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宣誓風波的理解

2016/10/22 — 18:55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我理解宣誓的定義係要講者押上自己的誠意(sincerity),真誠(integrity)和勇氣(courage),對住天地良心說出誓詞。這是一個非常莊嚴的儀式。試問一個反對政權的從政者,得到了幾萬選民的嘉許和認同,是否應該真誠地,有勇氣地敢於說出心中所想?如果草草了事,讀稿般宣讀誓詞,哪有從政者應有的真誠,面對和承擔?如果你相信主權在民,咁青政兩位所表達的Hong Kong is Not China, 就是切切實實把人民賦予他們的權(mandate)在立法會最莊重的時刻表達出來。

有朋友將青政兩位的言行與Donald Trump比較,覺得兩者都係極端右翼排外主義,挑撥種族之間的仇恨。本人不太同意。沒錯,「支那」兩字確實包含了很強的侮辱性。很多有讀歷史書的人,包括我自己,對二戰期間日軍侵華時的惡行都會感到髮指。

但很明顯,游蕙禎的「re fucking Chi-na」係用來取代 「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幾個字,對的是政權而不是人民,而且還是講及「效忠」這兩字。效忠就梗係要忠心耿耿,但明明人民的授權就係要佢哋反政權,咁青政兩位應該效忠於人民還是國家呢?

廣告

哈維爾在無權者的權力一書曾經講過:

"...This metaphysical order guarantees the inner coherence of the totalitarian power structure. It is the glue holding it together... entire pyramid of totalitarian power, deprived of the element that binds it together, would collapse..."

廣告

大概是說一個威權政府的正當性是由恆常的規例,法則,常態,一致性等超物質因素而穩固起來的。換言之,一個成功的反對派必須把握每一個機會破壞和撕毁政權的正當性,咁當然係要寸土必爭,宣誓環節豈能放過。

兩位青政輸就輸在策略用錯了,低估了強國的玻璃心,低估了建制的輿論機器,低估了比兩邊選民夾住左右做人難不能自主的壓力。我唔係游蕙禎心裡條蟲,但我相信她說出「支那」兩字是對準政權而不是要存心侮辱華人或歧視新移民。

反對派就必須要有天塌不驚的氣魄。如果船頭驚鬼船尾驚賊,咁不如返屋企。佢大你,梗係要大番佢,一退?滿盤皆落索。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