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抗土地欺凌是香港教會的獨有使命

2016/2/22 — 14:29

曾聽過有人說:「置業是香港基督徒的屬靈議題。」我同意。不過,我認為問題不單是置業,也不單是基督徒,而是整個香港教會屬靈形態的問題。

土地是香港的罪惡之首。香港作為全球最貴租金的地方,香港人的生存空間已經被壓縮到地鐵車廂、昂貴租金、網絡世界裡去。香港人被迫以一生積蓄來換取本來應有的土地;餐廳小店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年終無休,卻將大部分所得的金錢白白繳交地主;年青夫婦組織家庭後就背負一生的置業窘局。「麥難民」(McRefugee)現象告訴我們,香港這個地方,有免費無線網絡,有免費供應的冷氣,有裝修堂皇的大型商場,居住其中的人卻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棲身之處。香港人作為上帝的創造,卻每天都默默地被人土地欺凌。

廣告

面對香港的土地壓迫,香港教會怎樣回應呢?

教會首肯。為了福音也好,為了植堂也好,為了生存也好,教會被迫參與這土地遊戲。巨型教會的二億擴堂計畫 — 價錢當然不是教會自己定,也沒有人真的願意花這洋洋二億 — 不過,弟兄姊妹的金錢就白白付出去。教會生存於香港,無可奈何被迫參與這土地遊戲。成功的教會在這遊戲成功了。失敗的教會彷彿註定失敗。曾聽說,兩間教會入紙申請遷往同一個地方,後來,一間成功,一間失敗,成功的教會興高采烈地讚美上帝帶領他們進入「迦南地」,失敗的教會就暗暗繼續獨留在二樓後座。教會為着建堂、擴堂一生勞碌。日光之下無新事。教會是土地的受害者。無可厚非。

廣告

不過,如果教會僅僅在這遊戲上勞碌一生,她就有負耶穌基督讓她生存在香港的託付了 — 教會同時是土地欺凌的對抗者。

若要為香港定一個獨有的神學主題,土地必然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面對土地欺凌,香港教會不認同,不妥協,更不應以擴闊自己地土為目標。相反,教會應成為別人的空間。教會從來都不是「私人地方」,她以自我犧牲為己任,讓困苦者在上帝裡面重尋應有的生存空間。這是「一杯涼水」的道理。香港人不需要涼水,卻需要生存空間。

當然,教會算不得甚麼。不過,教會卻可以盡一分綿力。我藉此文章作出呼籲:請各教會積極考慮開放教會給無家者、麥難民等有需要人士,讓他們得着上帝的安息。反正教會禮堂星期一至六都是空置的,何不讓這敬拜上帝的地方同時成為有需要人士的安息地呢?

你或許即時想到很多技術性問題,不過,這些都是可商討、可解決的。

反而,最重要的是:幫助香港人對抗土地欺凌,正是香港教會獨有的本土使命。

 

原刊於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 陳韋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