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抗高牆的真正代價

2015/4/23 — 16:23

【文:Andy Wong】

香港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過百萬人參與過,經歷超過兩個多月的佔領,最終在警方清場下結束,失敗是其中一個普遍對運動的結論。

筆者執筆之時,政府剛在立法會提交政改方案,但看當下形勢令我有另一番領會。雨傘運動雖然結束,還面對當權者不斷打壓,但人心不死。不同傘下組織如雨後春筍,開始不同類型的工作,希望延續運動的精神,在社會上不同領域推動爭取真普選工作。雖然人數相對雨傘運動的總參與者人數有一段距離,但他們都是運動的中堅分子,當權者絕對不能輕易將之除去。而就在這個傘下組織萌芽之時,泛民罕有地表現出團結的一面,多次公開聯署、表明堅拒「袋住先」立場,甚至有泛民人士覺得三日一聯署、七日一誓師過多。此舉即時令政府束手無策,唯有不斷出口術撬票,希望分化泛民,同時將政改失敗責任歸咎泛民,借助市民向泛民施壓。

廣告

其實相似情況在2010年亦出現過,當時政府推爛方案,可惜最後民主黨密會中聯辦後轉軚支持方案。

不同的是,當年沒有經歷過雨傘運動,關注政改的亦大部分只是政黨和社運人士。但雨傘運動之後其實香港已經生出一個前所未有的龐大公民力量,雖然主流傳媒近年已被收偏,但另一邊箱網路傳媒、社交網站、公民記者的興起已經改變了泛民支持者交流資訊的方式。經過雨傘運動之後,原來不少年長市民,甚至長者都已經習慣使用如Whatsapp、Facebook之類網絡工具交流資訊,年輕人更加去到機人合一的境界。大家千萬不要輕看這股公民力量,現時正正就是這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在制衡泛民。黃之鋒亦多次向泛民說:「雨傘運動的初衷是爭取真普選,如果泛民通過831下的方案等於背叛雨傘運動。」,所以整個雨傘運動就變成泛民的一個「緊箍咒」,大大增加議員轉軚的成本。

廣告

當然,雨傘運動支持者深明否決方案不是目標,亦不是初衷。但原本面對當下的高牆,要保持現況不再繼續沉淪也要付上之前無法預計的代價。對習慣了由殖民地政府給與自由和法治制度的香港人,實在難以想像要付出多少才可以爭取真正的民主。但其實從最近上演的《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可知一二,當時爭取黑人人權運動亦是處於低迷,當權者打壓比現時香港政府更狼更狠。但運動的轉捩點是一位白人運動支持者被打死,激發更多黑人甚至白人支持運動,最後運動才能成功改變政府對黑人的不公政策。

流血、犧牲是極高的代價,亦不是和平非暴力抗爭者希望見到的結果,但我認為今次運動已經清楚告訴給香港人知,面對現時中國的強勢,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真民主需要付出的代價遠比我們想像的高,一整個雨傘運動的力量原來都只可以抗衡假普選的發生。但運動過後的無力感、失敗感,其實只是我們對運動可達到的期望過高、對需要付出的代價了解太少,只要調整好心態,負面感覺便會一掃而空。

一位走了數十載爭取民路的老人家曾感慨的對我說:「爭取民主的路真的好難行!」。短短的話我當時只覺傷感,但現時方知要有歷練的人才說得出。

 

作者簡介:雨傘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