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於衝擊立法會的事件 : 給香港人的家書

2019/7/2 — 19:26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7月1日 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經歷昨夜衝擊立法會的事件,本人看得非常痛心,之前,已經有三個人因宣道而逝,我們沒有理由去說這一切都是因為自私而做出的。在昨午,甚至得知一些消息,有人想走進為道犧牲的烈士當中,而且非常決紀,有些是中學生,有些已為人父。

從網上看到的消息,信息,及不同中外傳媒的綜合來看。本人評估,這次行動,是一場對政府建築物,不希望傷害或殺害任何人的情況下,作出的象徵式接管,與6月30日的支持警方示威集會不同的是,沒有人因為他的立場,已見而被襲擊,攻擊或威嚇。乃至於整場運動中,致使有意見不同人士,仍然可以和平,而團結的維護各位的安全。

然而,作為一個反差,6月30日當支持警察的示威者見到異見人士,不論是在海富中心,立法會示威區及連濃牆的示威者,他們都採取敵意態度,傷害,毆打,恐嚇異妥見人士,在立法會示威區及連濃牆的示威者,都被支持警方集會的參加者,拋擲雜物,泥土,混凝土塊,而且出言侮辱女性(該女性是立場新聞記者)「不如你做雞好過啦」,以「廢青」、「垃圾」及「強姦犯」立法會示威區的反修例示威者。支持警察集會參加者甚至把連濃牆二位為道犧牲的烈士而設的弔唁區都破壞。一名15歲女遭30名撐警人士拳打致傷,骨折流腦液,警察在場卻無即時拘捕。大公,立場,港台等媒體都被示威者攻擊受傷,甚至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林卓延先生在場調停,他都被人用硬物打至頭部傷,送往急症室治療。當晚有一同女示威者於海富受襲,但是警方得悉,放走該名襲擊者,女警卻拘留受襲者,要求她要不追究襲擊者,才可以釋放受襲者。有一名參加集會的長者人士在地鐵站跌倒,當時,有一名反修例人士立刻把她扶起,卻又被約十個集會人士襲擊指罵,久久未有散去。在場警員被加派到海富,警察總部,查學生的身份證並搜身。曾偉雄指設撐警人士施襲僅「十個八個」。

廣告

然而,反修例示威者至今,對於持不同意見者用平和的方式,努力阻止任何衝突及受傷,在需要時甚至願意對持相反意見人士拖以援手。在七月一日的晚上,沒有一個不同意見人士,在立法會工作的人,或甚是警員受傷或威嚇。

在這次的衝入立會的示威中,摧毀的物件都是具針對性的,多是政府象徵,立會主席畫像(97年之後),基本法小冊子等,雖然不可否認,電腦屏幕,乃至攝影機成為摧毀目標,但與這些無關的項目,如圖書館的圖書,立會內部的文物,都成為了被保護的目標。而藏有金錢的地區,如立法會食堂,沒有被搶劫的現象,甚至示威者自發要求在拿取任何食物飲料時必須付款才可取走。這與暴徙行徑的任何定義完全不一致。因此,從塗鴉到摧毀的物件,這都只是對政府象徵及建制的象徵性打擊。而在網上看到在行動片段中,示威者的後續行動,都是重申回修訂條例草案、收回6.12暴動定性、撤銷條例控罪和追究警方過度使用武力,並且要求取消非民主功能組別及實現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真普選。

廣告

事實上,由雨傘運動到現在,守護自由到民主化的訴求及運動都一直沒有改變,遊行,集會及佔領都在運動中出現,而昨日的衝入立法會行動,雖然事實上無法提升道德的感召,似是對無力感及絕望感的應激方案,是一場具爭議的行動,但無疑他們比我們更有勇氣及決心,表現對香港人及周遭同濟的的愛。行出了我們所有人不敢走出去的一步。

在截稿前,本人收到友人的訊息,有官立中學的老師嚴厲質問學生昨日有否參與衝入立會的行動,有四名同學舉手。之後有疑似警方的跟進,也有中學生討論,想重返示威區幫手進行清潔。這也反映了他們願意為自已行為,對行為的後續影響負責的決心。這份勇氣,是我可能一生人都學不會的東西。

相比之前的立法會會議上,有民主派議員要求默哀青年因道義而死,建制派指議程不允許而拒絕,不表達衰悼。卻要求繼續開會。而現在,整個建制派,只是想譴責衝擊行為本身,不會找事件前因後果,建制及政府也不願意回應訴求。究竟對錯如何,自有公論。

對於同屬民主派的人而與我一樣不認同行為本身的朋友,我勸勉一句 : 要問的係感受,要做的是對話,要持守的是謙卑。不要期待在緊張而絕望的氣氛下,找到行動理據為何。

一個人都不能少,我們要走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