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於雷動帶來的影響 是「𠝹」票還是「種」票

2016/9/8 — 20:43

9月4日立法會選舉,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個人龍最長的票站。晚上十時半截龍後,不少排隊選民均拿著智能手機查看選情,部份向傳媒表示,投票意向受雷動計劃影響。

9月4日立法會選舉,太古城票站是香港其中一個人龍最長的票站。晚上十時半截龍後,不少排隊選民均拿著智能手機查看選情,部份向傳媒表示,投票意向受雷動計劃影響。

【文:望舒希】

在雨傘時裝了Telegram、FireChat,之後一直無用,直到見到有雷動。其實雷動的集思會我無去過、義工沒有做,但覺得雷動可能給大眾市民多一個資訊上的選擇,於是就填了 Telegram 上的問卷,到有日再收到link 入了他們九東的群組,到之後見識過益友風暴,討論組將近癱瘓。

對於雷動,我不是搞手、也不是義工,可能連活躍的參加者也談不上,說是第一身的使用者貼切一點。

廣告

觀乎近日不論民主黨派、一眾網絡留言,都全力轟雷動。雷動其中一大罪狀,是「愛你變成害你」,錯「𠝹」了不應𠝹的票(另一個罪狀是不根據數據棄保,恐怕要另文分享)。其實每區選戰變化包含好多因素,如獲廣泛報導的棄保效應 (廣泛到只爭一個大台,大公文匯都高調報導) 、不同的名人推薦(如葉德嫻為羅冠聰站台)、以致各自啟動告急直播等等。我就著我自己所屬的九東選情,分析一下雷動的可能性。

首先從結果論,九東雷不雷動,只能維持泛民對建制 2:3的議席(註)。有人說雷動全力助快必,使公民黨的飛機師譚文豪失票 (但公民黨選舉後的回應很得體),由第三跌落第五以致差點失卻議席。

廣告

因為雷動在九東一直只有單一建議:「策略選民全投快必」,我們可以嘗試在快必的選票變化大膽估計一下雷動的動員力。下列兩圖是我製作,一個是根據港大滾動民調 (圖二;最後是 1/9) 估算各候選人應得的票數 (例如胡志偉最後的港大民調是13%,如果準確而沒變化,他應得到有效票數的13%,即42,769票),再比較實得的票數,看他最終是多了還是少了票。另外一圖我使用《公民數據》(圖一;註),據我了解他們以港大民調為基準,再加上雷動使用者的調查,以及義工到區內實地做數百份問卷而調整的數據,而最後公開的數據是2/9。

圖一

圖一

 

無論是1/9的港大民調,或2/9的公民數據,那時預測的數字都未受雷動建議所影響 (雷動第一次的建議應是3/9 的晚上)。九東最關鍵的第五席,結果拖離第六差成一萬二千多票,數百票的上落在這區是極小數目。我以0.2%作分野 (如下調了660票為負面影響),以港大民調對比:可見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不受雷動或其他因素影響,但快必明顯多了4.7%的票。而參考公民數據,譚文豪、黃洋達仍是沒受影響,但陳澤滔多了0.9% (約3000票),胡志偉多了1.2% (約4000千),而快必多了4.5%,即14,707票。

當然快必多了的14,707不會全都因為雷動。首先這區有胡穗珊的棄保,她義助了3700票給民主各派。除胡穗珊外,此區非建制主要是譚香文少了2000票和呂永基的910票。但這些票數都不能支持快必的升幅。我假設快必接收了以上過半即三千多票,他剩餘的一萬一千票增幅,就不能簡單用棄保或𠝹票論所能解釋。那到底票從何來?總不可能雷動雷了建制的票吧。

可能性有很多,但我相信其中一個已證實的可能,就是高投票率產生了新的票源。而且走出來投票的,是本來不打算投票的選民 (當然他們傾向支持民主派)。這還是有一點根據,除了投票率上升,這區本來民調預計非建制與建制的票數是相若,但最終結果非建制多了3.8/4.7%。

今年多了一個「雷動」,但不等如多了非建制票就是因為雷動。但一個有利雷動 (或是策略配票) 與投票率上升有關的證據,是投票首五個小時的投票率是低於上屆的。但從中午12:30打後直到晚上關票站,大家用目測都不難發現投票率隨著時間節節上升。所以我才嘗試大膽假設,高出的投票率可能和雷動或是策略配票有關,因為選民想接收多些資訊,才晚一些出來投票。

我嘗試以這個方法,來引證我自己的經驗。我認識有泛民支持者其實已灰心了好幾年,過去兩屆都沒有投票,甚至是次選舉前不久都沒打算投票。在我寫了幾天FB講選戰後,叫大家珍惜一票,竟然有朋友主動問他的一票是否真的可以有用。如果有用,如何有用。我叫他們嘗試了解一下雷動,他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的一票好像有些價值,結果也投了票。

當然這關聯要做更大規模研究才能作準,但其實現時雷動也好、策略配票也好,都只是小規模的小修小補,和建制的選舉機器相距甚遠(註)。我見這機制初見成效 (至少嬴了知明度) ,大家總不用「見一個大台就拆一個大台」。

當然雷動不夠完美,但罵文很多,不用我再多插一刀,但是雷動挺切合我所認識非建制派選民的期望。或許雷動能為選民帶來多一點的希望,能「種出」選票。

 

註一:《公民數據》是「雷動計劃」提出後自發的技術團隊,科技可以加強社會民主發展的可行性。《公民數據》與「雷動計劃」沒有直屬關係,資源有限會先集中力量開發《雷動聲吶》,與「雷動計劃」相呼應。《雷動聲吶》並不搜集個人資料,不為政黨做宣傳,數據經過統計學的潔淨處理後定期公開。政團及組織可以根據數據進行動員以及民調分析。 (資料來源:公民數據 FB Page)

註二:如果雷動建議黃洋達,是否有不一樣結果?答案是不。雷動內部調查有78%使用者就算建議黃洋達都不會投,當然那基準很細,但作為參考,快必選票的22%是7000票,給黃洋達追第五的譚文豪仍遠遠不夠,遑論爭三席。所以雷動雖有正面的作用,但作用不是很巨大。假如我再極大膽估計,快必多了的票除了棄保,應有一半以上和雷動相關,因為他是空降的候選人,人力在九東影響力也不算大。由此估計,雷動能刺激約2% 的選民出來投票。

註三:建制派的配票能力強是人所共知,但看數據我甚至發現他們的應變力也超強大。假如本來民調排第五民建聯的柯創盛,是知道雷動全力谷一個快必上,來匆忙調票,柯可以在短短時間內調升了 2.4%/ 4.7% 的票源,可見雷動仍屬土炮試作,未是建制派的對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