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準政權,別讓整場運動失焦

2019/8/14 — 21:12

立場新聞圖片:2019.8.13, 機場

立場新聞圖片:2019.8.13, 機場

昨天五時半在機場接機區手執 iPad 播片時,有兩個哭著的女生衝過來說自己已經 check in 了,但進不了禁區。工作人員叫她們去 T2,指那邊一定能入閂。她們的航班六時起飛,其實已經趕不及了,但我也選擇了帶她們跑去 T2。

在機場訊號不好,我到達 T2 時離境通道才知道那邊已經給重重行李車和人牆包圍。我嘗試跟前線溝通,指她們的航班沒有取消,可否讓她們通過。前線態度堅決,我唯有與兩個女生又跑回 T1 的櫃檯嘗試改航班。

沿途她們跟我說她理解我們的訴求,但覺得自己和香港萍水相逢也給影響到很不合理。她也說自己一直相信香港的示威者都是理性,也一直跟身邊人如此說,但經過今天後她無法說謊,再為香港人講好說話。

廣告

在肯定她們都不能如期上機後,我跟她們走到人較少的角落,慢慢由第一次遊行開始說起,說如果不是政府一直不回應,不會發生到群眾選擇這個大規模影響香港經濟(高官唯一注重的事)的方法。她們算是個已經覺醒的大陸人,我每次說我們不想香港變成大陸齷齣的地方,她們都點點頭表示同意。她們的淚水和怒氣慢慢止住,我再跟她們道歉,希望她理解我們的初衷。

我理解所有運動都會帶來 collateral damage,本著不割席的心態,縱然我不認同主動堵住離境大堂,無差別不讓旅客登上已經這 check-in 的航機,我也不會分化和責罵批評他們。但作為醫者,我不能說服自己被影響的旅客都是微不足道,可以概括成整場運動的一堆數字。

廣告

執筆之際我已離開機場,而且看見機場情況越趨失控。我只希望在場有和理非的、英語普通話比較流利的、態度好的,主動跟受影響的旅客解釋整場運動緣由,因為我們希望別人同情我們的狀況、為我們發聲的同時,我們也應理解他們滯留他鄉、無覺好瞓的苦處。有人說他們自找的,要為國際社會的沉默負責;捫心自問,我們又幾何為遠在他方的蘇丹、敘利亞發聲?如果現場物資不缺的話,希望在場者也主動釋出善意,分發給在場旅客,這是我們最起碼能做,減低 collateral damage 和把焦點對準政權(政府置滯留機場的旅客於不顧,比自然災害時的災民更慘!)的方法。

提出異見已經預計了會招來負評,我不是割席,只希望大家保持理性,對準政權,別讓整場運動失焦。

後記:

可能我的言辭並不清楚,引起大家誤會了。從來沒有大力批評前線,只是提出另一條可行路線讓在場人士參考,與其執著於我們是否失民心,不如想如何能重拾他們的理解和支持。

同時也要為前線說公道說話。的確現場氣氛緊張,雖然我個人在入境那邊感受不大,但相信在離境那邊是的確有劍拔弩張的時候。當然我也不能分辨前線是否有鬼。我在此希望批評者體諒和謹守不割席的精神,正因為現場沒有「大台」,才會有不少未盡完善的地方。也正因如此,才證明了現場者並非受背後高人指點,我們都是青澀的新手,很多還懷著自 2014 年失敗的傷痕。如果我們整場運動沒有半點瑕疵,那才是最不合理的事。

有現場抗爭者寫了一封公開道歉信,用我在此引一段:「自 6 月以來,香港人經歷了這段充滿恐懼不公的時間,很多人都感到身心俱疲,成了驚弓之鳥。抗爭者在 13 日被長期的精神壓力及現場激烈的牽扯挑撥下,作出的過激反應,讓我們感到痛心和無奈。」這點,作為同路人我們明白,但我們不能期望每位香港的過客都瞭解。多一點的善意和解釋,真的能扭轉他們的想法,我試過了。我們檢討但不割席,一起走下去。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