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當前局勢的一點看法-三罷未算成功 要怎麼樣的「大台」才有可為?

2019/8/7 — 14:49

兩天之內,三個記者會,兩股力量文宣博奕,就是勇武青年對奕㐂婆政權及中共。不存政治偏見,平心而論,小大衞技高一籌,壓倒一分為二的哥利亞,民心所向,有口皆譽。

林鄭月娥、張建宗和廢中之廢的陳茂波言不由衷,了無新意,對狂瀾既倒的管治危機,挽救無心又無力,發放的訊息就只有運動已經變質,成為「時代革命」,示威者旨在推翻特區政府,密謀搞獨立,抵觸「一國兩制」的中央底線,罪無可恕,必須殲滅,而示威者愈來愈升級的暴力衝擊破壞經濟,損害社會整體利益,目的明顯得很,就是一方面向港人動之以利,另方面予以威脅恫嚇,企圖孤立領導運動的連登仔核心力量。

國務院新聞辦的發言人楊光,扮演的只是中央喉舌的角色,不可能有個人意見,語氣比前更為強硬,反映北戴河會議後中共各派已取得共識,統一口徑,就是全力支持林鄭月娥的特區政府和警察暴力鎮壓激進分子,要旨就是所謂「止暴制亂」,還號召港人團結起來「保衞家園」,擺明向黑社會的白衣人和大陸親共移民的藍衣人大開綠燈,重施中共慣技,利用群眾鬥群眾。對於會否出動解放軍平亂的問題,楊光沒有正面回答,只強調對香港警察維持治安的能力有信心。熟悉中共語言偽術的人都會知道,這樣的說法模稜兩可,進可攻、退可守,出兵是萬不得已的最後手段,但不表示不可以調派武警混入香港警隊,加強鎮壓力量。因此,港人一定不能心存幻想,中共和㐂婆政權當前的主要策略就是要傾盡全力消滅運動最激進的力量,濫打濫捕濫告,事在必行,即所謂「止暴制亂」,然後才慢慢收拾殘局。

廣告

雖說無大台,但連登仔的核心力量卻頭腦清醒得很,十分精明,遠勝過去幾十年來香港民主運動各個派別的領袖,大概只有革馬盟時期的吳仲賢才有相若的水平,但後者的社會條件遠不及今天,創造不了革命的形勢,組織群眾的能力亦遠有不及。沒有意識形態,就沒有政治運動。如果連登仔的核心沒有革命的意識和決心(這點正是香港當前各個政治黨派所缺,絕大部分思維受「一國兩制」的框框所限,不敢越雷池半步;所謂港獨派,口頭鳩噏者十居其九,心理補償或精神自瀆大於一切,既冇能力,又欠論述,路線圖和時間表一律欠奉,連同 689 附從搞局的共特,都是政治廢物,可以不理),運動便不可能搞得那麼有聲有色,教全港市民大開眼界,而且由首至尾一直掌握運動節奏,徐疾有道,有理有節,領導群眾,指示方向。「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不是胡亂提出的,而是二百萬港人上街,㐂婆政權仍然漠視民意,拒絕回應五大訴求,衝擊立法會得到廣大市民認同,又轉戰屯門、上水和沙田取得勝利,在新城市廣場首次被黑警計劃圍捕失敗激起民憤後,在 721 港島大遊行後突襲中聯辦時宣讀革命宣言時首次提出的,還聲言要成立代表人民的臨時立法會。可惜,那晚因為發生元朗無差別毒打普通市民的恐襲,以及警議鄕黑公然合作,肆無忌憚,令全港市民側目,人神共憤,公眾和傳媒焦點全都轉到元朗恐襲之上,掩蓋了當晚中聯辦外的慘烈衝突和革命宣言。

然而,歪打正著,警黑治港和元朗恐襲遠遠超越了絕大部分港人的底線,抵觴香港最核心價值自由和法治,連不少建制中人也不能接受,包括各個專業界別和公務員,教反送中運動自動轉化成為帶有革命性質的逆權運動,遍地開花,無遠弗屆。群眾尤其是基層群眾如黃大仙居民政治覺悟更高,自發抗爭行動大大助長了群眾運動的氣燄,大滅疲於奔命的黑警威風。

廣告

在記者會上,三位青年代表氣定神閒,言詞懇切,有禮貎,有風度,中英文皆佳,還有手語翻譯照顧弱勢社群,表現遠在一眾廢官之上,更有民間政府的影子。他們除了清楚提出論據,逐點反駁特區政府抹於事實的指控外,對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解釋,也盡顯機智,說的都是事實,沒有說謊,其實也沒有否認核心力量有革命的意圖。那的確是梁天琦 2016 年參選時提出的競選口號,多次以「先生」尊稱,所有視梁天琦為精神領袖的革命青年都會受落。三年來,不同人有不同解讀,也是事實,包括 KOL 如李怡、議員如毛孟靜視之為變形走樣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得以光復原貎,撥亂反正。但不管怎樣解讀,最重要是今天的和理非和廣大支持民主的市民不割蓆、不篤灰、不指責,兄弟爬山,各有各做,保持默契,各相呼應。

作為革命領袖,當然會充分明白,主觀的意願不能代替客觀的事實,只能辯證對立而統一,互相轉化,結合天時、地利、人和多項條件,才有機會成功。現階段而言,時代革命肯定不是大多數港人的意願,也沒有這個意識,勇武抗爭走在最前綫也是很多人付不出的代價,但暴力的洗禮往往能夠催生群眾的抗爭意識,尤其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和基層群眾,並非完全沒有社會基礎。經過上周一連三日的游擊抗爭和三罷,勇武抗爭不能說是失敗,至少七區集會和包圍警署,令警方左支右絀,應付不懈,還因黑警瘋狂的無差別施暴激起公憤和群眾自發抗爭;但也不能説是成功,因為損兵折將,被捕示威者數以百計,而三罷嚴格而言不算成功,基本上只是政治表態,除了機場航空人員罷工影響最大外,其餘交通阻塞,都是勇武青年的不合作運動所致,難免引起一般市民不滿,只是形勢使然,無奈接受,但久而久之,必有反彈,勢必削弱廣大市民的支持。對運動出現逆轉的端倪,連登的核心力量充分警覺,多番出文自我批評,要求前綫勇武戰士戒驕戒躁,不要自我感覺良好,時刻記住要爭取民意,對和理非,同樣堅持不割蓆、不篤灰、不指責,以免陷於自我孤立的境地。

都說現在是和理非進化和進場的時候,搞勇武抗爭,無大台的 Be Water 的確機動靈活,如魚得水,成效和戰績有目共賭,毋容置疑。但凡事皆要因時制宜,否則就會成為教條,窒礙運動。李小龍的 Be Water 論,既可以是水銀瀉地,不拘一格,但亦可涓滴成流,百川滙海。如果搞文鬥,各自起義最大的效用是動員表態,要產生有實效的不合作運動,就有必要團結各界力量,共赴時艱。三罷運動未算成功,因為真正動搖特區政府的管治和癱瘓社會的運作,必須公務員和集體運輸行業罷工,否則集會一如和平遊行示威,不會對政府構成壓力。以今天要求鄭若樺下台的法律界靜默遊行為例,就是沒有邊際遞減效應,對政府也不會産生壓力,但如果律師和司法界罷工,法庭所有審訊便會立即停頓,司法制度陷入崩潰邊緣,㐂婆政權能不就範乎?對於大量被捕示威人士和義務律師而言,更有實際好處,不言而喻。

據聞和理非有人想搞大台,不少人按照歷史經驗條件反射即時反對。愚見以為,如果只是依循過去的做法,只由民主各黨各派或民陣組成大台,成效一定不彰,並且立即會受從不抗爭的口頭勇武派攻擊,重蹈覆轍,又再陷入沒有意義及糾纏不清的政治爭拗,費時失事。但如果大台是由份屬建制如公務員、律師、醫護人員和各專業界別團體,以及社會上德高望重的人物如李國能、黃仁龍、曾俊華等組成,民主派各個政黨只是其中一份子,儼如一個民間政府,這樣子的一個聯合陣線式的大台,便大有必要,也應大有可為。

目下的政治形勢是:㐂婆政權沒有管治意志,中聯辦實質已取而代之;泛民沒有革命意志,也不敢領導群眾;連登仔有革命意志,廣大群眾則漸由「自在階級」變成「自為階級」;布爾喬亞的社會精英若然仍是潦倒資産階級(Lumpen-Bourgeoisie),明哲保身,不肯變革,最終革命固然失敗,一國兩制也會不保,中共慘勝,收回一個爛攤子,恐怕就是香港的終局。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對當前局勢的一點看法」。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