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當前運動目標的看法

2019/6/19 — 16:25

這篇文章猶疑了很久應否寫出來,係因為怕被人罵爆,但作為一位老師和父親,不寫出來又不吐不快。

這幾天和一些舊生談起,6.12 警暴和梁先生過身後,許多同學都感到悲憤,「不撤不散」的要求很快成為他們這一代的共識。許多年青人正透過網絡動員,打算把行動升級。

我完全支持要有更多的行動,包括行動升級,迫使政府讓步。不過,我和許多年青人對當前局勢的理解,以至於對目前「修法」建議的階段,有明顯的分歧。

廣告

首先從立法會議事規則的角度,無錯「暫緩」只是將法案「凍結」在中止待續二讀狀態,政府理論上完全可能隨時向立法會秘書處提出恢復二讀。

我今早向我的朋友,包括中學同學、大學同學、大專講師同事、一些社運和政界朋友、一些記者朋友,發了一個問卷,做了一個不科學的統計。

廣告

「我想請問一下大家簡單做個不科學統計,你哋認為今屆立法會會期政府重新要求立法會二讀惡法嘅機會有幾大?1. 一定唔會 2. 很少 3. 一半一半 4. 很大 5. 一定會」

大家猜猜最多人選擇是什麼?

選擇 1. 和 2. 的超過九成,沒有人選擇 4. 或 5.。

這令我大膽假設,不同世代的人對何謂「暫緩」的意義理解可能有很大分別。

(1) 年紀像我這般的,可能覺得林鄭政府經已眾矢之的,受到社會強大的壓力,又要顧及共產黨權威、建制派的選情,還對宗教界做了一些承諾,她應該不敢在本屆立法會會期內再要求二讀,頂多會在下屆(明年選舉後)立法會才捲土重來(她還有三年任期)。即係,對本屆來說,即係名義上的暫緩,實質上的撤回。

(2) 年紀像我學生般十多廿歲的,他們可能不再相信「階段性勝利」的說法,他們認為根據過往紀錄成年人/特區政府出爾反爾的機會甚大,這個政府完全沒有公信力,要一直堅持直到政府真係撤回為止。

當然以上的「調查」既非隨機抽樣、樣本又小,不同年齡組群的想法又有社會階級、性別等差異,應該由專業研究員進行,而且這種差異有許多研究價值。

但這除了有社會科學上的研究意義外,還有當前的現實社運意義,因為這兩個假設會有完全不同的發生機會和引伸不同的社會後果。

若接納上面 (1) 以為政府不會重提二讀通知,結果政府提交,最後可能惡法通過。但我們還是要問短中期發生的機會有多大。

若接納上面 (2) 認為不撤不散,結果行動不斷為這個目標升級,最終結果視乎大家的力量對比(包括民意支持)和共產黨對林鄭下的命令。無論「升級」 是什麼,我最不想見到是再有青年人以死控訴,了結自己的生命。

(我的面書朋友不知是否記得,其實在林鄭第一次記招會前,我已經表達了一些憂慮,後來不幸成真。)

對我來說,撤回這個目標可以保留,但這不一定是當前最重要的「首要」目標,甚至這個首要目標已經不是林鄭下台 — 我相信她已權威盡喪,成為徹底的傀儡。但我個人一向是贊成林鄭下台的,這才是人民力量的體現,人民應該繼續要求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盧偉聰四人幫問責下台,持續維持對政府的強大壓力。

不合作運動仍然要繼續,但我認為目標要集中,當前最重要的,是全力要求特區政府撤除示威者的暴動標籤和成立獨立調查組織(監警會與警察投訴科都是廢物,前者沒有調查權,委員全是保皇;後者自己人查自己人,黑警沒 number 怎樣查?)徹查警暴,並且起訴施暴者、賠償受害人,終止自 689  時代以來不斷的警權膨脹,保障和平示威者的人身安全和自由,為日後的社會運動打開安全網。(其他如停止白色恐怖、反對秋後算帳等,繼續堅持)。這相信會繼續獲得大部份香港市民以至國際社會的支持。

中期來說,全面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掃除保皇一族,今次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勇武、本土、和理非、聖詠團等等各派今次一定要暫時放低多年以來的恩怨,敵愾同仇。而政權一定使橫手,例如種票、掌心雷、遺失選民登記資料等,一定做齊,大家必須小心應對。

長遠來說,要想方法令二百萬市民遊行的強大民意轉化為推動真普選的動力,要令市民知道沒有真普選,惡法威脅永遠有機會捲土重來。真普選才是使香港人安居樂業的必要條件。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