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麥理浩以來「諮詢式民主」體系蓋棺論定

2016/11/29 — 18:48

作者製圖;資料來源:Freedom House

作者製圖;資料來源:Freedom House

彭定康叫香港人爭民主,卻不要想命運自主。我只想起「諮詢式民主」這句 oxymoron。

我想是時候對麥理浩以來「諮詢式民主」體系蓋棺論定了。

一)「諮詢式民主」在七、八十年代確是令香港能成為日本以外東亞最自由的地方。

廣告

二)但這種自由只是相對的。當年長毛等社運人仕屢遭政治檢控,他們大部份都不是親中媚共者。這種「殖民地摩登 (Colonial Modernity)」,亦故意忽略香港人的主體性,其運作亦倚賴執政者的政治道德及政治意志。

三)當年相對的善治,不是單靠「諮詢式民主」體系,來自倫敦及北京的地緣政治制約其實更為關鍵。

廣告

四)臺灣及韓國於八、九十年代民主化,香港公民自由已失去其優越性。

五)彭定康政改方案終究只是將「諮詢式民主」究極化,只是折衷方案。即使這些改革在主權移交後完好無缺,大格局仍然沒變。

六)主權移交後基本上仍維持「諮詢式民主」的制度,但執政者是中國的人,香港亦已遭納入中國勢力範圍。地緣政治因素已非有效的政治制約。「諮詢式民主」制度亦退化為政治酬庸制度。

七)「諮詢式民主」的經驗令「第二代香港人」缺乏主體性。他們缺乏香港國族意識,其實反映他們未有掌握「主權在民」的理念。他們即使爭取民主,亦有仰望明君的心態,亦有濃厚的 rear guard politics 心態。偏偏遭「諮詢式民主」荼毒的這一代,卻一直是香港民主運動的領導者。

八)別理肥彭了。英國正走向沒落,香港的未來應與東亞沿海世界的標準看齊。

 

(標題為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