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願榮光歸香港》歌詞的一些修改建議

2019/9/13 — 18:22

《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 截圖

《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 截圖

很感謝有抗爭者創作了《願榮光歸香港》,相信對鼓舞和團結抗爭力量會很有幫助。筆者閲讀了《立場新聞》對該曲創作人(T)的專訪(下稱《專訪》),並留意到以下說話:「T 承認,《願榮光歸香港》歌詞以意義行先,因此有些歌詞不押韻,『都無辦法,暫時未搵到更好的代替。』他期望如別人有更好的提議,之後可繼續修正,『好多呢方面的歌,啲詞都係改過好多次。』」我自己有些想法,雖然不敢說一定是更好的提議,但亦想分享一下,希望有點參考價值。

以下首先寫出修改後的所有歌詞(以括號標記可考慮的修改建議):

何以 這土地 (掉眼淚)
何以 令眾人 (極憤恨)
昂首 拒默沉 吶喊聲 響透
盼自由 歸於 這裡

廣告

何以 (暗黑夜) (驅不走)
何以 為信念 從沒退後 
(寧可) 血在流 (願邁進聲) 響透 
建自由 光輝 香港 

在 晚星 墜落 徬徨 午夜
迷霧裡 (那遠處) 吹來 號 角 聲
捍自由 來齊集這裡 來全力抗對
勇氣 智慧 (永遠不滅)

廣告

黎明來到 要光復 (美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民主 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但願) 榮光 歸香港

以下是詳細的分析。

關於歌詞的第一段,《專訪》說:「自由、平等、公正,都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但近年香港人卻發現,這些價值『原來會不斷被剝奪、打壓』,『這是歌詞第一段想講的,令大家有返共鳴。』」我的回應是:

  • 「淚再流」:我不清楚「再」字的用意,意思是雨傘運動是上次的淚流,所以今次是再流?還是沒有對以往淚流的具體意含?還是含有一種多災多難的意思?若是不需強調再次(我自己沒有立場),可考慮以「掉眼淚」代替。
  • 「亦憤恨」:歌詞裡有時用到一些較虛的詞彙,沒有表達多少實質意思,建議可考慮轉用能更豐富整首歌曲意義的用語,例如,這裡可考慮以「極憤恨」代替,以強調憤恨的程度。

《專訪》說:「第二段歌詞,形容的則是反送中運動的概況,『大家見到不公義的情況,即使流血,甚至有人獻出生命,大家都要企出來。』」我的回應是:

  • 「何以 這恐懼 抹不走」:我不太確定為何第二段的開首要強調抹不走的恐懼。當然,在反送中運動裡,對暴政的恐懼是一種重要的情緒反應,可是當中也不缺乏別的情緒,如對抗爭者團結表現的鼓舞振奮,或正如此段下一句所以表達的堅定勇氣。因此,我覺得可以考慮以「何以 暗黑夜 驅不走」去取代之,以表達反送中運動是要對抗一個驅不走的黑暗力量,而下一句亦正正承接了表達,縱使面對此黑勢力,抗爭者仍有堅守信念的勇氣的意義。
  • 「何解 血在流 但邁進聲 響透 」:由於第一段的第一第二句以「何以」開首,但第三句開首則用上非疑問和非以「何」字為首的「昂首」,那麼如果要使第一第二段更加工整對應,則應考慮不用「何解」,而一個取代建議是「寧可」。另外,「但」可改為「願」,以配合「寧可」的意思。

《專訪》說:「第三段歌詞跟其他特別不同,主題是『黑暗時期大家都要繼續前進』。」我的回應是:

  • 主題:我認為對主題更貼切的描述應該不是涉及「黑暗時期」,而是「方向不明的狀況」,因為:對於「在晚星 墜落 徬徨 午夜」,我自己的理解是,抗爭運動就正如在很久以前於夜裡航行的船隻一樣,要靠看星來分辨方向,所以假如連星也墜落,那麼便無法分辨方向;另外,第二句的「迷霧裡」亦明顯表達了方向不明的狀況。
  • 「迷霧裡 最遠處 吹來 號角聲」:我可以理解這裡為何要強調是遠處,例如可以是一種鼓勵的信息:雖然我們感到迷失,然而指引方向的微弱的號角聲可能正從遠方傳來,要多加留意,不要絕望。但為何是「最」遠處呢?一來,在迷霧裡我們通常能夠分辨聲音是否來自遠處,但卻難以斷言是否最遠處;另外,「最遠處」會否給人一種太過渺茫的感覺呢?因為我們還是要鼓勵人們往那裡進發的,即使真的是最遠處(因為是終極理想?),也可能不宜強調。所以,可考慮以「那遠處」代替之。
  • 「也永不滅」:可以考慮以「永遠不滅」替代,略去似乎較虛的「也」字,而換上更實在清晰一點點的意思。

《專訪》說:「最後一段則是展望未來,『希望光明、榮耀重臨香港』。」我的回應是:

  • 「這香港」:「這」字似乎也是較虛的,可考慮以「美」取代,即用「美香港」,「美麗的香港」的意思,而「美麗」取其廣義。
  • 「我願」:可考慮以「但願」取代。對我來說,這個轉換有一個很微細的感覺上的分別,但姑且不說明,留待有興趣的讀者自己判斷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