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小苦楚ㅤ等於激勵

2019/6/15 — 10:38

一條逃犯條例修訂,觸發起回歸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超過零三年的二十三條,壹肆年的普選落閘,因為它觸動了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類似於回歸前的八九民運。

自由社會與專制腐敗政權的對立,是一國兩制中不能碰觸的瘡疤,今趟給林鄭月娥撻著了。這是為什麼最不政治化的,與特區未來最有直接關係的年青人感到問題不妙,需要衝上前線發出怒吼。可見,香港將成為示威之都,堵塞金鐘、佔領添美等主要路面,中胡椒水、擋催淚氣、捱橡膠彈等與警察對峙的場面,在中國不走向民主之前,這些衝突事件在香港的青年一代來說,不會陌生。小小苦楚,等於激勵,行得出來,就要勇氣和承擔。

現時驚惶失措的,似是老一輩多於年青人。今次事件凸顯出自發抗爭的問始,但自發運動必然走向政治。沙皇時期曾出現大型的尋找熱水的河,之後發展為孟雪維克(Menshevik,少數派)和布爾集維克(Bolshevik,多數派)。中共建黨之前,自發抗爭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最後才出現真正的革命黨。今天發生的事凸顯組織政治化的需要。

廣告

六四三十周年的一些總結是中國缺乏知識份子,香港何嘗不是。知識份子是敢於針砭時局,而不是說什麼,對不起年輕人,不要對孩子苛責,不要傷害年青一代的感情等,這些沒有內容的說話。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在關乎第一條修訂案的判詞中說:言論自由應在言論巿場中考驗。知識份子的責任,就是為言論巿場提供貨品,讓人們去選擇,知而不敢其言,社會何能有進步。知識份子有責任聆聽各方意見,特別是官方發言,而不是道聽途說,以建立自己的觀點。討好和勵志的說話,在戰場上是沒有用的。

六月十二日早上的大量年青人和平地集結在金鐘,本來是一個好的開始,但這機會錯失了。主動衝擊警方防線迫使警方提早清場,盧偉聰說了,林鄭月娥也說,衝擊事件令其他人無法和平地表達意見。

廣告

警察在六月十二日並未準備好清場計劃,被驅散的示威者被迫在中環灣仔一帶與警方打遊擊。這時在社交媒體瘋傳一條「被證實」的消息。八時警方將進行大拘捕,這是警察有系統地送出來的流言。筆者在韓農來港示烕和之後的催淚彈鎮壓中領教過,大家不要忘記本土民主前線在六月十二日晚上呼籲八時前撤走的聲明。

不合作運動

社會運動的支柱來自群眾,堵塞了金鐘是迫不得已,但泛民的一些組織者,包括大學教授倡導堵塞三隧、地鐵、機場則缺乏理智,與民為敵。不合作運動不應監人乃後,不應自絕於民。當年六七暴動,左派罷工失去巿民支持的轉捩點是放置「土製菠蘿」。吳文遠昨日在金鐘現場對著示威者的演說很真誠,他自知很大機會要入獄,今日上訴失敗,他即時要坐監四個月,不能與大家一起上街,他呼籲示威者要搞清楚示威的目的是阻止惡法通過,他也呼籲大家要留力。吳文遠已盡了自己能力和技巧地說出自己的意見。其他的泛民領袖有對地鐵搗亂表態嗎?

在香港風雨飄搖之際,建制派內一些重量級人物表明,要提防有外國勢力在港發動顏色革命,一旦中共將香港的抗爭運動定性為顏色革命,將會是徹底的賣港行為。它只需根據基本法,特首報請中央,就能出動解放軍。

中共會否大幅調整治港策略,是未知之數。

最後,民陣再次發起遊行是對的,筆者期待更多青人走出來,以和平的方式,對修例說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