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心偽人文教育

2016/2/20 — 17:06

《學校課程持續更新:聚焦、深化、持續  更新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的諮詢文件,「基本法教育」一部份,我們看到這段文字。

《學校課程持續更新:聚焦、深化、持續 更新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的諮詢文件,「基本法教育」一部份,我們看到這段文字。

【文: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早前課程發展議會發表了名為《學校課程持續更新:聚焦、深化、持續  更新個人、社會及人文教育學習領域課程(小一至中六)》的諮詢文件。當中最惹人憂慮的,是在「範疇6:社會體系與公民精神」刪去了「公義在社會的重要性」。事實是,我們仍能在文件找到「公義」一詞,不過卻已是另一種意義。

在「基本法教育」一部份,我們看到這段文字︰

廣告

「鼓勵學生了解《基本法》,並非只限於豐富其關於地區性、國際性和全球性的知識,更重要的是能加強他們的正面價值觀和態度,包括法律、公義、國民身份認同、民主、自由、個人權利、平等、包容、尊重不同意見和理性,以培育學生成為有識見、富責任感的公民,為個人、家庭、社會、國家,以至全人類的福祉作出承擔和貢獻。教師須按課程、學齡,以及學生需要,靈活選取多元化的學與教資源,從不同角度教授《基本法》,以及提供學習機會,讓學生明白、實踐和反思學習內容。」

問題在哪裏?在於公義是在《基本法》之下的公義,而非以公義作為一標準去審視社會制度,這當然包括基本法。基本法是否沒有被批評和被批判的可能?當然不是,問題只是我們是否鼓勵學生去想這類型的問題。當然,公義的標準本身是眾說紛紜,但它卻是一個能對既定現實作批判的工具。學生和老師如果不配備這類型的「工具」,就只能為現實倒模、複製。大概,這正是現政權最想做的事情。

廣告

文件「1.2 回應環境變遷」這樣說︰

「在本地層面,香港維持高度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仍要面對在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環境等方面的挑戰,例如貧窮問題、人力資源錯配、青年失業問題、社會因對政制發展而各執己見,以及社會發展與文化或環境保育之間的爭議。在國家層面,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亦面臨種種挑戰:社會方面,人口老化、勞動人口遷移、城市急速發展;經濟方面,各行各業的競爭優勢有待增強,亦要將「一帶一路」落實為可行的經濟發展策略;政治方面,需提高管治水平,包括依法治國等;文化方面,需著眼於加強歷史文物及文化的保育;以及在環境方面,需多加關注環境的可持續發展等。在全球層面,全球化一方面為人類發展帶來利益和新的文化面貌,另一方面亦提高了社會大眾對國際議題的關注和參與。與此同時,大眾日益關切可能隨之而來的社會、經濟、政治及環境問題,例如目前國際政局的重大衝突、環球經濟問題和環境議題。」

看完整段文字,感覺是它描述的「現實」並不現實。雖然它的筆調好像很客觀、很冷靜。隨便挑幾項談談︰「香港維持高度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仍要……」的句式,就已將維持高度社會經濟發展當成自明之理,其他只有靠邊站。但是,為什麼?在人文學科,我們是否應首先要學生反思這種唯經濟發展論嗎?

「為政制發展各執己見」是指各種意見都旗鼓相當,不分高下的僵局嗎?還是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立?我們不是要學生明辨思考,去分辨是非對錯嗎?最要命的是,所謂「回應」是什麼意思?不會是「適應」吧。「適應環境」是我們的常用語,意味我們不要改變什麼,只作妥協。如果不是這意思的話,我們根據什麼改變(回應)?公義該是一個很重要的標竿吧——那為什麼可以刪去它?

另外,一帶一路是中國仍在構想建設中的經濟合作體,它本身未成形,更未成氣候,就連一個各國元首同時簽訂的合作協議都未出現。但在文件中,卻已把它視作現實的必然。這明顯放棄了「一帶一路是否可行?」的學理判斷,與人文學科提倡獨立思考的原則違背。

最後一談附錄6.3提到的批判思考。文件說「過去譯作「批判性思考」。2015 年起,建議使用「明辨性思考」作為 critical thinking 的中譯,以強調其要義是謹慎思考,明辨分析。為保持課程文件用語的一致性,所有於2015 年或以後更新的中、小學課程文件均會相應更新。我們理解其他華語地區的教育專業部門及群體仍多採用「批判性思考」或「批判思維」,我們將按需要予以註明。」

回想一年前自己寫過這段話︰「這種批判觀(批判性思考),與處處框在權力製造的現實(比如普選落閘是不能被挑戰的現實,問題只在於怎樣去適應)去想問題和解決問題的「分辨觀」當然不同。在英美那些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其實不免有「批判」的需要。香港正值政經環境都壓得人透不過氣之時,豈能自甘於MC題式的「明辨」,而放棄能助學生看通全局的批判?」(什麼是批判思考(下)——不是翻譯問題,是自由的問題!) 「批判思考」已變成「明辨性思考」了。一步一步的,我們就會被這種把玩文字的偽人文學科降服。這類暗渡陳倉地將批判空間扼殺的文件,教育工作者真的不得不提防。

 

作者簡介: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