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年學運人(一)

2016/12/13 — 13:20

資料圖片來源:華仁書院

資料圖片來源:華仁書院

當年升中學要考試派位,我考獲全港排名183,被派去皇仁中學。但我只去了一天,翌日便沒出現。

對皇仁沒好感,因為小學時讀《中國學生周報》,曾經讀過皇仁學生投稿論及身份危機,描述每逢開周會,要先向掛在禮堂上的英女皇肖像唱英國國歌,我覺得很封建和殖民主義,沒有興趣讀這間學校。我一直心儀的是香港華仁(港華)。在官塘樂善堂小學讀小五、六年班時,班主任雷Sir是九龍華仁舊生,很為自己是華仁畢業生而自豪,經常吹噓華仁怎麼厲害,激發了我的鬥心,要考進華仁給他和同學們看。我的十六叔和隣居都是華仁仔,所以我對華仁感到很親切。還有那件寶藍色校褸,加上有星狀的校徽,很醒目又很有型,比起皇仁那件好看得多了。

港華一向有自行招生,我報考了。社工又帶我約見Father Foley瞭解取錄原則。他告訴我如果有兩人考試分數相同,他會先取錄我。結果我入學考試成績也很好,於是放棄皇仁,到港華上課。

廣告

華仁用英文授課,我們小學讀的是中文,所以一點也不習慣。開學第一個月,我完全聽不明白班主任Madam Ng說什麼。第一次英文測驗還不及格。好害怕,擔心會不會被人踢出校,因為有同學說,華仁中英數不合格,不准升班。沒書讀我就不知自己可以做什麼了。於是努力讀書,第二次期考,終於取得了獎狀。華仁很鼓勵讀書,期考結束,中英文得分最高的學生會獲頒發獎狀。全年考試成績最高的,還有書劵獎。有一年我得到了中文獎,那張得獎照還刊登在《南華早報》,紅十字會學校的高姑娘看到,不知多高興。往後五年,我的成績都在十名以內。

讀書只有靠自己。我母親雖然打理店舖,頗有女強人形態,但對子女的學業,卻不大關心,完全沒有路向指引,當然她可能亦沒有認識。整個中學時期,我都是在惶恐的狀態下渡過的。對考試沒有信心。考完會考怕考不上預科;考完預科又怕考不上大學,很不安。我已有心理準備,如考不上預科就學做會計或讀電腦,那時開始聽聞有電腦這個行業。

廣告

其他同學好像很有信心似的。積極成立讀書小組,買天書,一起溫習。他們卻沒有向我招手。我連考試範圍是什麼也不大曉得。校方也沒特別訓練我們考試技巧。會考到了,還在教正常課文。那些家境富裕的同學,中二的時候,早就添置了本生燈(Bunsen Burner)在家中做化學實驗。華仁學生的階級成份很混雜,中四時候,坐我旁邊的同學是很有錢的郭炳聯,坐平治房車返學放學,那時我們當然連新鴻基地產是什麼也不知道,還以為他是永安郭姓家族後人;又有同學家裡開酒樓,但他好像不喜歡人家知道他的家庭背景,有時他帶點心請我們吃,也特地換上沒有名號的紙袋。我什麼背景都沒有,自愧不如別人,常常感到害怕。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