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年藏鐳射筆 裁判官改控罪再判罪成 涂謹申憂引發警方濫告

2019/11/7 — 16:05

一名 15 歲少年因涉嫌藏有鐳射筆,原本被控「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但主審案件的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認為控罪欠妥善,根據《裁判官條例》第 27 條賦予的權力,把控罪修改為「有意圖而管有攻擊性武器」,並判處少年罪成,需還柙候懲。本身是律師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裁決影響巨大,非常擔心有可能引發警方濫告的情況。

涂謹申留意到裁判官承認雷射筆本身並非攻擊性武器,有其合法用途,但指被告承認參與遊行,且攜有頭盔、手套、護膝等防禦性裝備,認為他當時有意圖以雷射筆照射警員或他人,故裁定他罪成。

涂謹申認為,由管有一些防禦物件從而推斷管有人藏有的另一件非攻擊性武器是有意圖用它去攻擊他人,裁判官這樣的說法是非常危險的。他指按此道理,被告當時攜有用作防禦用途的頭盔也可以用來「扑人」,裁判官其實亦可以此推斷被告藏有頭盔是有意圖用作攻擊他人。

廣告

涂指出,警方一直以「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作為控罪,可見控方都一直沒有掌握足夠證據證明管有雷射筆是有意圖去作攻擊的武器,他相當擔心今天的裁決可能會令警方更容易在沒有法律基礎之下濫用條例,肆意控告他人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涂最後指,如這案件能上訴至更上級的法院,將有機會及盡快作更深入的詮釋和討論,有助減少警方有可能錯誤引用條例引致的濫告情況。

大律師黃宇逸:裁判法院判例無約束力 或影響律政司檢控方向

廣告

而法律界選委兼大律師黃宇逸則認為,雷射筆本身不屬攻擊性武器並沒有爭議性。而裁判官由環境證供,例如被告身處的地方或案發前後發生的事件等,去推斷被告有否犯罪意圖亦屬正常做法。他又認為本案為裁判法院案件,對日後案件並無約束力,但不排除案件或會影響律政司對同類案件的檢控方向。

根據《香港法例》第227章《裁判官條例》第27條,如主審裁判官覺得任何申訴、告發或傳票在內容或形式上有欠妥之處,如他信納對申訴、告發或傳票作出修訂不會造成不公正情況,可作出修訂;否則應撤銷申訴、告發或傳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