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反送中回應內地網友的留言

2019/8/19 — 16:52

這是我就反送中回應內地網友的留言。供大家參考:

一、「訴求不違犯基本法框架」,這是一項事實,這項事實是回應你所說的違犯基本法框架、是港獨的質疑。

二、「訴求/行動是否正當或合理」和「訴求/行動是否違法」明顯是兩個概念,後者交由專業的司法法庭就可以判決,前者是一種道德或政治哲學上的概念。

廣告

三、「訴求/行動是否違法」與「基本法」嚴格來說是不相關的,因為後者是一憲法性文件,它主要用來約束政府。前者的「法」是指刑法。

四、「訴求/行動是否正當或合理」是一種道德或政治哲學上的概念。故此,一個行動有可能一邊違法一邊是正當的(除非你認為「正當」和「合法律的」是完全等同的概念),這在概念上完全沒有衝突。典型公民抗命理論就是嘗試論證這點

廣告

五、「中國政府」與「中國人民」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現今中國政府並不是一民主政府,它沒有,也不需要聽從所謂人民意見。所以你不能混淆「中國大家」和「中央政府」來說「你们对中央政府有多少认同大家心知肚明,有多少人只认香港不认中国大家也心照不宣,你们想双普选不就是想选个完全不受中央政府影响的政府吗」。另外,雙普選並沒有違犯基本法的框架,所以我看不懂你想說的意思。香港政府就某些事務上會受到中央政府影響,這些事務是什麼,在基本法上已有列明。

六、香港人有很多認識中國政府的運作。理據是:很難想像一個社會擁有高度的新聞自由和信息流通,會對自己的鄰地(管治自己的)政府不認識。我反而好奇在新聞封閉及言論自由不高的社會裡,人民是否對中國政府有真正充分的認識。已經有相當多社會科學實證表明在高度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信息流通的社會,人民對社會的認識才會真正充分和客觀。就以最近的事件為例,香港可以看到官媒環時如何明顯發放假新聞,而且因為新聞自由封閉下,正確消息無法在民間散播,內地人民缺乏更多元消息來源獲得正反證據去作正確判斷。

七、我並不覺得台灣很差,即使它真的很差,也不代表這是民主自由之過。我看不到有任何歷史、政治學和社會學的證據表明,當其他條件相同情況下,一個社會會因為擁有民主自由後會變得更差(即民主自由社會與社會狀態差有一種正相關性,甚至因果關係)。

八、在某個意義下,我甚至不覺得中國真的很差。或者更全面地說,我認為所有政治體制都有各自的優點與困難。中國政府的極權統治最簡單直接的就是效率高、快,假如它實行得好(加上歷史時機),就有部分人受惠,這也是為什麼那麼中國人民眼看自己國家富強起來,對這制度相當滿意。但缺點也很多,最簡單的就是你無法預測什麼時候政權的權力壓迫會落在自己身上。地溝油、毒奶粉、強拆屋,可能你和香港人一樣都只是在新聞中看見(或你根本無法看到這些新聞),但他們都是受苦受害的內地人,更重要的是他們都是真真正正活生生的人。當強權不落在你身上,你會欣喜讚揚這個制度,當落在你身上後,就會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我沒意恐嚇任何人。我只是想指出相對穩定和人性化的制度是一種可預測的、一致的、相對保護人權和自由的制度,這既是法治(rule of law)制度,也是民主自由之制度。

九、也許很多內地人都喜歡中國現在的(極權)制度(真的嗎?如何證明?),但香港人確實有很多人不喜歡這個制度。為什麼有些內地人那麼喜愛把自己的意見強加在香港人身上?這是我一直很不解的地方。即使內地人說「因為大家是中國人」、「因為這裡是中國的地方」,所以單純根據這點,就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香港人身上?難道你們沒有任何「地方自治」、「特區制度」的概念?當然,我相信內地內部也會有不少人不喜歡中國現在的制度,只是他們的聲音無法進入政府,或者被打壓至無法給其他人聽見。但至少香港確實有很多人都不喜歡內地的制度就是了,然後根據這點,加上香港既有的政府制度和基本法框架都賦予特區政府擁有高度自治的權力,那麼為什麼內地人還是那麼喜歡要求香港人服從所謂「13 億人民」的意志?僅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那麼還要特區政府制度來幹什麼)?內地政府本身又有聆聽「13 億人民」的意志,若沒有,為何內地人不先爭取讓中國政府聆聽「13 億人民」的意志?

十、任何人民的抗爭、反抗本身就必然是面對一個強權政府,這正是「抗爭」、「反抗」概念裡所包含的內涵。因此說一場運動「反抗/抗爭並不現實」,這種說法反而是容洞的(trivial)。反抗意味著人民對現在政權不滿,即使再不理性的人也會意識到這樣做會遭受嚴重的打壓。這絕對是可預見,但這意味著反抗者就應該放棄嗎?沒有,至少歷史證明沒有。世界各地反抗強權的抗爭持續不斷,這正是因為本文提到的「人本來生而自由」,當人民的民主自由意識提高了,就不會再只停留在物質的層次,他們還會想追求民主、自由,這也可以預見的。

十一、歷史上很多成功的抗爭都是在事前難以預測的。即使在當時最頂尖的政治學者也不能預測到柏林圍牆倒下。我們在當代用歷史的眼光自然能找到各種蛛絲馬跡,相關解釋;但放回當時脈絡,確實沒有人會認為人民反抗會成功。抗爭者固然要追求手段的有效性,要考慮怎樣的策略方向更好,但更重要的還是理念訴求是否正當,是否堅持信念。因為所謂手段有效性,其實任何人或組織都難以得知。歷史不像預期,但我們的信念可以。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