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算港獨等於自殘,我們也要談

2016/8/17 — 12:28

【文:王日(通識科老師,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通識有一單元是「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老師經常會以一些「偏差」行為跟學生討論,比如青少年濫藥、吸毒、援交、濫交等等。討論什麼?青少年濫藥的成因、影響等,這是一個指定動作。

廣告

從未聽過討論這些議題,會加劇學生濫藥情況,正如從未有人聽過歷史老師討論二戰等於鼓吹戰爭。討論港獨為何不可以,似乎難以理解。叫你不要談其實都在談,就好像大聲叫人靜一些。其實想點?

後來,特首說這不是言論自由問題,教師有責任「引導」學生,因為這是是非問題。如果這樣的話,就不能不談了。因為港獨就好像自殘、濫藥一樣是錯的。要跟學生多談,才能確保它們有正確理解。

廣告

我們會介紹毒品,我們會講述每種毒品的影響,甚至會邀請成功戒毒者現身說法。不會有人說這是引狼入室,只因只是「引導」學生了解「是非問題」。

毒品危害,十分客觀。可以感染愛滋病、乙型肝炎、破傷風、神智失常,失去判斷或自制能力,因而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危險、身體器官如腦、肝、肺、腎、心臟等的功能受損、急性中毒死亡……

可參考

港獨呢,誰定義對錯?醫生還是法庭?經社會廣泛討論?現在,似乎只是當權者一錘定音,這正是「以吏為師」,不是法治,是法家!教師成了當權者的口舌,晚點豈不是要說「XX萬歲」?

又,教育就只是灌輸對錯?如果這樣的話,只要給學生背誦什麼是對錯就行了。我們要的是學生能自己思考、判別的能力。如果港獨這麼不好,就訓練多一些明辨是非的青少年去「反港獨」好了,這麼才符合可持續發展。一國兩制可以千秋萬世。

我們要退一步問,課堂討論有什麼意義?我們會知道前因後果,找到事情的脈絡。比如青少年濫藥,就不是簡單的對錯問題,而牽涉青少年的自尊感、社群關係、毒品流通情況等等因素影響。青少年明白了,長大了就懂去改變社會,消滅那些負面因素。港獨嘛,一樣。青少年是未來的尖兵。維護一國兩制的偉大任務,交給他們吧。

說到底,與其說港獨等於自殘,討論港獨其實更像討論是否應用強制驗毒,我們要知道問題是什麼,解決方法又是什麼。強制驗毒能否舒緩濫藥問題,有沒有成效?它會不會反效果,有沒有侵犯青少年私隱權?

提出港獨的,究竟是目標還是方法?它能舒緩一國兩制實施的問題?它的代價是什麼?大家願意承擔這些後果嗎?老師在課堂提出這些問題,一起探索,相信比「收收埋埋」、「神神秘秘」好——這才叫做引導。性教育就是好例子。老師口中念念有詞,說堅決反對婚前性行為,學生就守身如玉嗎?還不是要教他們學懂考慮後果和代價,替迷途中的小羔羊打打底?

就算港獨等於自殘,談港獨也不等於自殘,等於談自殘也不等於自殘。特首語言偽術相當不錯,但思考分析則要努力學習。

 

參考資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