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長來了

2019/7/8 — 13:40

這些事情一直在我心上,一邊看著大家的九龍行動,一邊回想起來。如果你工作的地方,所屬的部門和團體請了高官和中聯辦人員來做國際會議的主禮嘉賓,你會怎樣?你會夾道歡迎他們和參與大合照嗎?我們應該恭恭敬敬的款待客人嗎?還是可以借機溝通一下,表達港人反送中的訴求?

他們的演詞全是「歌舞昇平」,as if 甚麼都沒有發生過,聽到我把幾火,忍不住舉個牌給局長看一看,臨急寫了「譴責 Carrie Lam」和 「Don’t shoot our kids!」然後馬上有兩個穿黑色西裝的大漢走過來,大大聲聲的說:「小姐,請你尊重這個場合!」好驚呀!大學的 security guards 怎會這麼對待老師?他們大概是誰的保鑣或是警察。大學內怎會有這些人,好恐怖!

我沒有站起來,沒有大叫,只是靜靜的舉起兩個牌,已經被兩條大漢兇完,然後一直怒睥,大學已經變成這樣?這件事我沒有說出來,一直驚有人來清算我,有種恐懼壓在心口。

廣告

局長再來

廣告

可怕的事継續發生,噫!我們為什麼還要再邀請局長來分享?局長說:「大家要減少負面的形容詞及描述,就可以減低負面情緒的擴散」,我們還要容許這些高官來壓抑我們憤怒的情緒嗎?

我想說的是:我們還要請這樣的政府官員來跟大家說甚麼「香港人需要逐漸收拾心情,因香港面對不少挑戰,整體社會要齊心做好未來的工作」?我們還要聽他說甚麼「希望大家知道政府已檢討,並期望聆聽各界聲音」嗎?

為什麼我們還是這麼渴望在私下聽聽官員提出的意見,是很想了解一下政府的難處嗎?還是因為我們以為自己可以遊說局長承諾一點甚麼?還是因為我們還以為自己可以帶領年青人,再讓整個運動由「對話之路已盡」再轉為「重啟政改」?

我想說的是:香港人反送中訴求已經清楚明確,年青人付出代價已經這麼沈重,政府官員如果真是有心人,就公開回應,說說自已可以作出的制度上的改變吧?不要再扮中立,或者左右做人難,然後拉鳩啲年軽人去坐監。

有些官僚的廢話,我們還要乖乖的坐著聽嗎?既然我們都不想同學再說我們離地,不如也邀請同學一齊出席,是其是非其非,又或者索性搞個杯葛局長再來社工系的行動,其實都好有意思。

我跟幾個同事分享了我的看法,有說:「這不過是舊同事分享。」如果是舊同事聚舊,可以去飲茶。如果真的有機會就著近日發生的事「分享」,若果可以講句真心話,那麼我們是否應該告訴局長:這個政府而經失去了管治的能力,你們這些官員的手上已經沾滿市民的鮮血,無論你們做什麼都無法彌補你們犯下的罪過。不過,如果你們還有點良知,不是為了戀棧權位而継續服侍阿爺,何不立即出來正面回應大家的幾點訴求。如果你沒有誠意沒有能力,至少你可以引咎辭職!

大家覺得我這個建議怎様?有那一句是太過份?很想知道大家心裡其實想怎樣。

那天周永新教授說得好:「看我們大會的 backdrop, 所表揚的社工價值是什麼?甚麼 care, compassion, to serve, to love ..... 有這些價值觀的社工,只適合和政府對話。(替政府提供服務)。如果不說social justice, equality 和 citizen rights, 我們怎可以和2,000,000上街市民同行,怎可以和年青人對話。」

不知多少年沒有聽過這種人話,全場站了起來。不如我們不要只和政府搞 we connect 了,我們和抗爭者靠緊一點好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