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局長,這是你應該說的話?

2019/7/30 — 19:54

楊潤雄

楊潤雄

【文:小春老師(中學教師)】

局長,這是你應該說的話?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接受本報專訪,稱研究通識教育科能否達到培養正確價值觀、明辨性思考等課程目標,不排除重新考慮該科是否繼續必修。」(星島日報)

「楊潤雄接受《星島日報》專訪時指,『如真的有些問題,令課程無法達到原先目標,就算專責小組從理念上覺得這科要繼續,那我們是否繼續下去,政府亦應該有所考慮』。他強調相關決定必以學生利益作出發點,而非政治因素。」(蘋果日報)

廣告

教育局轄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六月份發表諮詢文件,訂定於 2019 年 9 月 16 日或之前,收集對整體檢討中小學課程的意見,其中包括高中四個必修科目的檢討。

諮詢尚在進行中,可是,局長卻在諮詢期間發表「不排除重新考慮該科是否繼續必修」、「就算專責小組從理念上覺得這科要繼續,那我們是否繼續下去,政府亦應該有所考慮」的言論。

廣告

然而,教育局轄下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已開展諮詢,局長的言論就等如自打嘴巴。專責小組尚在收集意見,局長便已經提出有機會漠視諮詢結果的言論,究竟用心何在呢?是否如報道所說,放風讓大眾有心理準備,就算專責小組的建議與局長的見解相違,也會對通識教育科的「繼續」推行加以阻撓?

此外,「就算專責小組從理念上覺得這科要繼續」,局長所言,一方面為專責小組的建議方向定下了前設,也就是對社會普遍意見的可能反映;另一方面也表明,無論意見如何,局長都有可能會就他所認知、所聽到的聲音為據,提出是否繼續推行通識教育科的考慮。

局長說他聽到一些意見,是甚麼意見呢?前特首董建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梁美芬?有甚麼意見,可以凌駕於專責小組於諮詢期中,從不同持份者,包括前線教師、專家學者、家長學生等收集而得,廣泛而有認受性的意見,而且要急於諮詢期期間提出呢? 

有關通識教育科是否推動了年青人參與社會事務、時事活動,早前,除了個人人士的見解外,各界,包括教育局人士都提出現階段沒有實質調查分析,支持這個說法。身為局長,如果只如一般外行人,就個人見解發表沒有實質證據的言論,如何服眾?如何對得起身為教育局局長,領導教育界的身份?局長面對社會上的不同意見,何不成立或委託調查小組,取得實際憑證?這才是一局之長,有別於坊間人士,隨便開口評論的做法。

報道中又稱,局長得悉有教師教法偏頗。我很奇怪,有多少教師偏頗?是甚麼教法呢?「偏頗」的意思是指偏於泛民,還是偏於親中?局長得到這些資訊,有沒有撤查?從報道中,只見局長輕言一句,便似乎成了有力的佐證,我反而認為局長要為前線的通識教師,還一個公道;不宜空泛的一句,便為辛苦經營通識科的老師扣上不明不白的帽子。

最後,還是那個問題,究竟教育局局長為甚麼要這樣說呢?究竟身為局長應該這樣說嗎?教育局的網頁,局長的歡迎辭是這樣寫的:

「……我們需要為學生、老師、校長和家長創造一個穩定、洋溢關懷、具啓發性及富滿足感的教與學環境……身為負責教育的主要官員,我會聯同我的專業團隊,繼續提供專業的服務,並與教育界各持份者保持緊密連繫及溝通……」

盼望,身為教育的主要官員,要是其是,非其非,立下身為局長的體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