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屈人的藝術

2015/5/13 — 18:24

當事人兄長。圖:朝雲

當事人兄長。圖:朝雲

【文:朝雲】

立法會 辦公室

蒙冤的智障者家屬,暨張超雄議員,公開負屈者的口供錄音。

廣告

家人解釋,警察兩度要求他示範如何推倒伯伯,但實情是警察叫他推,他就順警察的要求作勢,碰都不敢碰警察。而且他根本不明白何謂「警誡」,在警署內煩躁不安,不斷求警察取回八達通,要番屋企,要番院舍,因為他的生活,只習慣在此兩地度過。

由於幾經波折,他獲釋後尚需留在院舍觀察,足足兩星期沒回家,有點「忟憎」。現在他知道很快可以回家,很開心,一家人為了哄他,會共眾一堂陪他吃飯。

廣告

他們交代下星期將赴警察投訴科投訴,並公開調查結果予公眾。如警方繼續諉過,未能完滿解決,便轉向民事訴訟。他們明白過程慢長,惟望公眾監察,傳媒跟進。

錄音中,警察先問他「點解講對唔住?」然而事主不過重覆警察引導的問題,例如問他「一隻手定兩隻手?」他便會順應地答最後的「兩隻手」。當警察要求他「示範」如何推跌伯伯後,他自然而然地說「推佢膊頭」。但之後他反覆強調伯伯「冇跌倒」、「冇推伯伯」、「冇做」。但在不斷質問下,事主唯有說冇印象、唔記得。

當警察發覺他說法含糊,無計可施時。就轉而述說他推跌伯伯,夾雜問他是否去過美林邨,搭幾多號巴士,有幾多張八達通等。事主便對答如流。張超雄解釋,因為他和其他殘障者一樣,受家人和院舍陪訓,對這些事「燒碟」般銘記於心。

警察得計後,繼續「幫他回憶」,問他「去藍球場做咩?」(答去打波),轉而問他當日穿什麼衣服,甚至問他「幾時患上自閉症」(在場的人都忍不住笑),回家後點知伯伯死左(答睇電視),有沒有向家人交代自己做左「唔啱」的事…

每當警察轉移話題,在場氣氛震動,記者公眾皆嘩然。張超雄形容為屈人的藝術。

其他殘障者的家屬都在場旁聽,其中一位解釋,智障者自己未必有吃藥的概念,因為他受院舍和家人照顧時,藥是摻和在飯等食物中。同樣的遭遇,或有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希望政府正視並申張公義。

(原刊於作者facebook,題為編者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