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屢創新低的零票議員

2016/1/27 — 12:57

【文:陳清泉@精算思政】

2016年過了還不夠一個月,香港在各個方面都屢創新低。除了恆生指數之外,還有就是零票議員們的差劣表現。

零票當選的金融界立法會議員吳亮星,在短短幾日間就貢獻了「聽講有人坐洗頭艇返大陸」和「唔講全名係好有技巧」兩大醜事。即使相對於吳議員一向的極低水平來衡量,這仍然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低位。

廣告

至於另一位零票議員,保險界的陳健波議員,情況也是同樣的不堪。

專業團體包括保險起動、精算思政和思言財雋,聯同陳方安生主持的香港2020,早前發佈了關於保險界、金融界和金融服務界三個功能組別界別,抗大選民基礎的建議,要求在選民中由純粹公司票轉為加入個人票,以增加選舉的代表性。且看看我們尊貴的陳議員是怎樣回應的(見1月20日信報報導):

廣告

「保險界議員陳健波去年11月回覆保險起動和精算思政,指其建議不可行。他向本報解釋,方案令保險界選民增至逾9萬人,已等同在功能界別搞直選,「很多地區直選議員,當選都不用9萬票」。他認為會改變功能界別的特質,因從業員一般不會從經營者角度考慮議題。

陳稱,在保留功能界別的前提下,擴大選民基礎應循序漸進,保險業聯會去年政改期間,已建議政府把保險界的公司票轉成董事票,並容許業界商會有投票權,把135張公司票增至約1500票,但不獲採納。

陳健波稱,上述兩團體要求他以私人法案提出修訂,但這受制於《基本法》不可行,亦不認同只有保險界獨自改革。他說歡迎與業界團體再交流。」

短短幾段的評論,便顯示出陳議員既缺乏常識,也無心為保險業界從業員爭取權益。我說陳議員的表現屢創新低,並不為過。

首先,9萬功能組別選民就等於直選,所以不可以爭取,本身就是自相矛盾。保險起動和精算思政的本意,從來就是爭取廢除功能組別這種既不合理、又無代表性的、歷史遺留下的畸胎。只是2016的立法會選舉制度中功能組別仍然存在,我們就退而求其次,建議擴大選民基礎。我們清楚知道這不算直選。不然的話,難道會計界功能組別會因為所有會計師都是選民,於是會計界便是在功能組別攪直選囉?那按照陳議員的邏輯,是不是要把會計界改成每間會計師樓才有一張公司票、醫學界改成醫管局加醫院和醫療集團的一間公司一張公司票,才算是「真正的功能組別」選舉?

至於9萬人就不算功能組別,我想提醒陳議員,教育界功能組別的選民人數可是超過9萬啊!9萬人就等於直選?那陳議員甚麼時候會在立法會中提出動議,撥亂反正,把教育界改為每間學校投一票的「公司票」?恐怕這才算是符合陳議員心目中的「功能組別選舉」吧?

關於當選票數多寡的問題,我們就替陳議員簡單解釋一下,以釋陳議員的疑慮。

稍有常識的都會知道,有9萬選民,不會需要有9萬票才能當選。因為投票率不會是百分之百,不會每一個選民都投票。要是保險界選舉改成個人票,除了陳議員或許會在2016年尋求連任之外,因為選舉變得更公平和更有代表性,一定會有其他有能之士去參選。即使投票率超過一半,勝出當選的也可能只拿到兩三萬票,這跟陳議員說「沒有光環」的直選議員的得票差不多。

至於地區直選議員事實上是面對幾十萬選民,只是因為「多議席單票制」,才導致有些議員兩三萬票就能當選—這樣艱深的議題,恐怕是超過陳議員所能理解的,我就不多講了。

就從業員不會「從經營者的角度考慮議題」的言論,這正正點出現有公司票的荒謬之處。公司老闆們,已經有行業組織,如保險業聯會,去為他們發聲;本地公司有商會代表,而外國公司更有其所屬國家的商會和駐港領使去保護外國企業的利益。政府和議員要知道經營者的意見,根本就有現成的、財雄勢大的組織架構去影響政府決策,何勞功能組別議員去為他們擔憂?難道陳議員覺得保險業聯會表現不好?我自己倒覺得保險業聯會一向在行業自我監管方面做得很落力,很有成果。

我們關於擴大功能組別選民基礎的提議,正正是因為公司老闆的聲音已經有充足的渠道去反映,而從業員的意見卻一直被業界議員所忽視。陳議員只會重覆強調老闆們的利益,豈不令萬千保險界從業員心冷?

至於陳議員自己的建議,把公司票改為公司老闆控制為主的董事票,已經證實是「兩頭唔到岸」的和稀泥建議;不單止在業界從業員中沒有支持,政府和建制也冷淡對待。這豈不正正反映陳零票議員無能力提出保障業界從業員利益的可行建議?

陳議員又說提出私人草案「在基本法下不可行」。那麼,陳議員有盡其所能為業界從業員爭取嗎?立法會將會就2016立法會選舉修改進行公聽會,我想請問陳議員,你會趁機向譚志源局長反映現有功能組別的不足嗎?你會向政府儘量爭取保險界功能組別增加代表性嗎?

說到不贊成保險業「獨自改革」就更荒謬了;在同一個發佈會中,思言財雋就已經提出就金融界和金融服務界的改革。明明有其他兩個界別的建議同時提出來,怎能說成是保險界獨自改革?

退一萬步講,即使是保險界獨自去改革吧。既然是應該做的改革,為甚麼保險界就不能先做?是不是要等所有界別一起改革才能做?我想問建制派議員,是不是在「等埋發叔」事件之後,所有事情都要「等埋所有人」才一起做?

陳議員要不是在裝傻、混淆視聽,就是理解能力有問題。不管是那一樣,都不是保險從業員代表應有的表現。

短短幾段回應,陳議員的表現是如此不堪;不單止缺乏常識,也無心為保險從業員爭取平等的政治權利;如此的低質素,各位保險從業員,各位精算師,你們真的甘心讓這樣的議員代表你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