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思考香港前路 之二】屬於世界的公正的偉大的城邦

2015/8/13 — 10:19

我昨晚發的文章中,我提到「在反思、深化和捍衛我們珍惜的價值和制度的同時,我們應該盡可能將我們的價值、制度和文化,以不同的方式,去參與和影響中國的社會發展。」這個觀點,受到許多朋友的質疑,認為我過於離地天真和一廂情願,認為香港和香港人對於中國的發展其實起不到任何作用。既然如此,我以下就我身邊所知的一些例子,和大家分享一二。我知道,臉書上有不少朋友,較我有更多的經驗和例子,歡迎大家補充和分享。

1. 梁文道,我讀中大時的同期哲學系同學。他數年前出版的《常識》,據說在內地賣了超過三十萬本。在今天的中國文化界讀書界,梁文道估計是最有影響力的top 5吧。周濂,中大哲學系博士畢業,目前在人民大學教書,他的《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也賣了超過三十萬。這兩本書都有繁體版。有興趣的朋友可去買來讀讀,大概就會明白這兩本書對中國讀者的影響。

廣告

2. 我同期認識的好幾位中大哲學系博士,目前在中國最好的幾所大學任教,成為最受學生歡迎的老師,默默培養一代又一代哲學人。

3. 陳健民教授一手創辦的中大公民社會中心,多年來為中國的NGO提供培訓,介紹香港公民社會的種種經驗,在中國NGO界無人不識。朱健剛,中大人類學系博士畢業,他在中山大學創立的公民社會中心,有中國的NGO黃埔軍校的美譽,培養數不清的NGO人才。盧思騁,我的同期同學,畢業短短幾年,就成為中國Green Peace的負責人,大力推動中國環保工作,現在是世界自然基金會中國總幹事。王英瑜,我當年的新亞同房,過去十多年,一直在中國從事第一線的工人權益工作。

廣告

4. 中大校友會聯會的小扁擔勵學行動,在我的師姐張玿于領導下,任勞任怨,親力親為,過去二十年在中國貧窮地區建了數十所小學,造福不知多少農村兒童。這是少為人知卻極為了不起的成就。

5. 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的高華教授的《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中國禁書,從2000年出版至今,長期暢銷,估計重印了二十次吧。這本書是研究中共黨史的權威之作,有興趣的朋友可買來讀讀。

6. 兩年前我們請得北大教授賀衛方來中大新亞圓形廣場做了一場公開講座,談中國憲政的未來,一個在內地不能講的題目,1500人來聽,其中許多是從廣州和深圳特別趕來,微博上更有數十萬人關注當天的講座。

7. 說回我自己。兩年前,我在中山大學的三場講座被迫取消,於是我在微博上和網友討論「自由」,連續六小時,三天之內,單是其中一條微博,就有800個評論,1800條轉發,逾400萬人閱讀。(部份討論收在《政治的道德》)我每年回去中國的大學做政治哲學講座,即使是最枯燥的英文原著解讀,都會將課室迫滿,連續講解幾小時沒一人離去,那種對學問的追求,絕對不輸於香港學生。(網上可以找到其中的一些視頻)我的《政治哲學對話錄》放在微博上供人免費下載,下載人數至今過萬。我的微博有超過十五萬粉絲,過去這幾年,我日以繼夜不間斷地在微博和中國年青一代討論政治哲學,轉發各種文章。討論的水平及熱烈的程度,絕對較FB好。(有興趣的朋友可去我的微博參觀)

這些都是隨手拈來的例子。我想大家不會反對,這些朋友在不同位置做的事情,無論多麼微小,都在發揮一點作用,都在改變這個世界一點點。當然,影響有多大,誰也不知道。但我想大家也同意,我們做事,從來都不可能是預知結果才做的。或許又有人說,就算這些人這些事,因為香港這個獨特位置而參與了中國的改變,於香港又有什麼關係?這些事,真的能夠有助甚至保證香港高度自治嗎?老實說,沒人可以保證。而且,許多人做的許多事(包括我自己)也不是那麼工具理性的計算,一定是為了A這個目的才去做B,而更多是因為B這件事本身就有它的價值。

但我請大家想像一下:如果愈來愈多香港人,能在不同領域不同位置,善用香港的文化、制度和價值優勢,對中國的社會轉型產生愈來愈大的好的影響,這對香港會是壞事嗎?當中港區隔事實上不可能,當大陸的壞東西愈來愈侵蝕香港的文化和制度時,我們好好整理和珍惜自己的價值,同時好好將這些價值實踐於香港和內地,這對香港的未來是壞事嗎?

我是真的相信,香港仍然有許多寶貴的價值和優勢,是我們自己沒有充份意識到,因此也就不曾有意識好好去保存和發展的。以我熟悉的大學教育為例,香港的大學實在是走錯了太多路,浪費了太多資源,同時放棄了太多它理應肩負的對香港的責任。(當然,我們的文化裡面也有許多壞的東西,需要慢慢拋掉。)如果我們希望香港不要一直向下墮,希望香港仍然在文化上學術上創作上有活力,而不只是一個炒樓炒股且貧富懸殊極不公正的城市,而是我所說的屬於世界的公正的偉大的城邦,我們就必須認真思考:在中國崛起及融入世界的今天,香港的位置和價值在哪裡,面對什麼迫切的挑戰,我們又可以通過怎樣的社會制度變革,去保留和壯大這些價值和優勢。這是放在我們面前的大問題。有志於改變香港的年青朋友,或許也可以試試從這些角度去思考。

以上都是一些不成熟的個人觀察和想法,拋出來,供大家繼續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