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島國天光

2018/11/22 — 15:07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Thomas Tucker @Unsplash)

台北市(資料圖片,來源:Thomas Tucker @Unsplash)

香港人對金馬獎留下的印象,大多沿於香港藝人得獎。男女主配得獎名單從八十年代到現在,由一大串香港人的名字組成,當中譚詠麟、萬梓良、成龍、黎明等所謂天王級藝人,能稱影帝也只有靠金馬獎。對於成龍可以憑《警察故事 3》和《重案組》兩套動作電影得以成為「最佳男主角」,金馬獎在演技的定義上早已展示出高度開放性。但到了我可以自掏腰包買飛睇戲的年紀,看著郭富城可以憑劇情沒頭沒尾的《三岔口》首次獲得影帝殊榮,吳君如也可以憑《金雞》封后,金馬獎給予我有容乃大的印象就更加深刻。

隨著台灣電影近年重新冒起,金馬獎的內涵更趨多元,得獎者在台上發出不同的聲音是自然不過的事。所以說,今年所謂的「風波」根本是無風起浪,事情的曲直根本是一條不必思索的是非題。就算沒有張藝謀率先在頒發最佳新導演時說出「這麼多年輕導演的作品,代表著中國電影的希望」,傅榆身為這一套講述太陽花學運的紀錄片導演,她的得獎感言自是順理成章毫無違和之處。

其實對近十年時刻接觸中國式荒誕的香港人而言,大陸及香港藝人在微博的表忠潮也沒有什麼違和感。有說他們身不由己值得可憐,亦有認為他們是既得利益飽食鹹魚早已忘記了渴何憐之有;我個人的看法是當中也程度的差異,你要跟大隊轉發圖片交個差可以理解,但大可不必像陳小春添上「中國香港」的 hashtag#,或更甚如陳偉霆再加一句「念一遍,中國台灣」。相比之下,胡歌是那夜上台頒金馬獎的嘉賓,事後微博也轉發了「一點都不能少.jpg」,第二天早上被記者在松山機場追上問他對「風波」的看法,他只說了一句「很遺憾」,但沒有說清楚是對那一方遺憾;記者最後問一句還會再來台灣嗎,胡歌點一點頭才進入他的禁區。當年胡思杜被逼寫文章批判他父親胡適,身在台灣的胡適嘆謂共產國家不單沒有言論自由,連沉默的自由也沒有。胡歌那不出惡言的沉默只怕也需要一點點勇氣。

廣告

或者台灣的電影界應該值得慶幸,大陸的杯葛與封殺在在證明台灣的電影界沒有被滲透。前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將最佳電影頒予《十年》,親共媚中向錢看的香港電影人立即群起炮打司令部,又說政治片沒有票房又要改變金像獎投票規矩云云。那夜頒獎時,金像獎主席爾冬陞還直認製作團隊內有人問他是否需要自我審查迴避提起《十年》,他回答說「後生仔,(美國)羅斯福總統講過一句說話,值得恐懼的是恐懼本身」。到了這一夜,李安身為金馬獎主席也孤身上台頒發最後大獎,遭遇新加坡女星評委會主席鞏俐小姐臨時失場,李大導輕輕一句「你想跟同志(評審)們坐在一起嗎,謝謝你們啊」,所恃者並非兩尊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座的底氣,而是太平洋的風一貫孕育的溫情和儒雅。

其實從大陸翻牆的自由行網軍也不必那麼強調這是「中國台灣金馬獎」,蓋因這一屆的金馬獎完全能夠反映中國電影業的面向。譬如最佳劇情片頒予在大陸不能上映、導演胡波拍竣影片後自殺身亡的《大象席地而坐》,相信在金馬獎頒獎禮之前,在大陸能知道這部電影存在的人寥寥可數 。另外,據說是帶頭在微博貼圖表態的范冰冰,眾所周知是因為台劇《還珠格格》而嶄露頭角,也曾是金馬獎的最佳女配角,由她打響「一點都不能少」的第一槍來回饋台灣這塊土地,很「中國」;然則她過去數月失聯的日子,遭遇可能比她演過那齣叫《蘋果》的戲內劇情更激動,這也並非不能諒解。胡波與范冰冰的人生,比「中國電影」更能說中國的故事,這都全靠金馬獎折射出來。

廣告

回到傅榆導演所說的話:「《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片很多人都以為只是在講政治,但它更多是在談論青春。青春很美好,但青春也是最容易犯錯的時候,尤其是容易把錯誤的期待投射在別人身上,這種錯誤不只是發生在人對人,也可能發生在國家對國家。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要回應她這一番話,就得問問自己,我們如何看待她口中所屬於的國家?個人來說,我越來越不喜歡到台灣去,因為近幾次去,心情都不輕鬆,應該是有點自慚形穢吧:活在不斷退步的香港,台灣縱是原地踏步,距離還是會越來越遠。在香港搭西鐵,趕時間的話,就要從入閘處衝上兩層樓高的月台,然後多數會目送列車剛開。在台北捷運,入閘處往上望,就看列車到站倒數計時,時刻精確至秒。在市區三線的港鐵站找廁所是艱鉅的行程,捷運卻貼心到女廁門外有顯示燈說明廁格佔用情況。當然台灣的城市總有殘破髒亂的角落,但人本的市政,在香港是無法感受到的。

民主不是什麼偉大的事情,台灣也不是人間天堂,社會問題累積難解,就如年輕人工資低沒出路,女孩子要穿背心熱褲在夜市炸雞排賣豆花等待機會來臨,這現況算不上健康。然而人民卻可以不滿現狀吵吵鬧鬧,不必害怕說哪一句話會有哪一種後果,政治從業員要得到國家權力就得向每一個國民鞠躬下拜,世上無人可以抹殺台灣是有史以來華人所建立最自由、最民主的國家這項事實。我也對民進黨很不滿意,覺得蔡英文上台後,口口聲聲說台灣是民主的燈塔,但對香港的民主運動沒有實質的支援也算了,官方的「口惠」也不多見。政客就是政客,民主制度不保證選出最好,卻能避免最壞,我不想有日會出現「中國台灣」,更不願見到這個星期六之後,會出現「中國高雄」、「中國台北」、「中國新北」、「中國台中」等等等等,但我相信台灣人會清楚正在為何而去做出抉擇。

所以,我在傅榆導演的 Facebook,在一眾簡體字的留言中,我也留了個言:「如何看待台灣,不同的人皆有自由。於我而言,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當台灣實現普及而平等的民主制度那一刻,她就是地球上一個主權獨立的共和國。這是對岸的人唸一兆遍『中國台灣』也不會改變的事實,就如怎樣說『世界是平的』,地球也仍然是地球。我相信世上不會只有我一個如此這樣看待台灣。世無萬歲之邦,人類文明的歷史逆流充斥於一時一地,公義會遲到但不會缺席。但願島國天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