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朗普當選與美中政策

2016/11/24 — 13:10

習近平與特朗普

習近平與特朗普

川普(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共和黨全面執政,孰好孰壞,暫難預料。未來四年,川普能否扭轉歐巴馬(奧巴馬)八年執政期間全球外交綏靖無能格局,尤其是他能否改變美國對中國的軟弱外交政策而強硬起來,成為了包括香港和台灣在內各方有識之士的關注焦點。

我細閱近日新聞點滴,總體來說,感到審慎樂觀。川普能否真正學習到例如昔日雷根(列根)總統的涵養、胸襟、智慧、勇氣,在國際利益爭逐中,全力弘揚人權自由及憲政民主等公義價值,引領中國、朝鮮、俄羅斯、伊斯蘭國等獨裁政權走向滅亡,目前我雖未完全寄予厚望,但從他最近的人事任命看來,至少他比歐巴馬(奧巴馬)及希拉蕊(希拉莉)更值得令人期待。

先撇開他在選舉前那些政治不正確的大嘴巴狂言、政治恫嚇、歧視言論、性犯罪疑團不說,川普在選舉前對中國霸權及威脅的認識還是比較清醒的。很多人以為希拉蕊在擔任國務卿期間曾經提出「重返亞洲」戰略,因此她對中國比較強硬云云,但這是昧於事實的武斷。實情是她和歐巴馬政府對中國太過軟弱,為了經貿利益,差點出賣陳光誠給中共暴政,更不用說她對誘發伊斯蘭國肆虐猖狂的人道責任,以及「重返亞洲」的雷聲大雨點小。至於克林頓基金會,究竟收受了多少中資鉅款,更加諱莫如深。

廣告

另一方面,很多人標籤川普奉行本土主義、孤立主義、反全球化,渲染川普呼籲減少駐韓美軍,要求日本支付美軍防禦費用,甚至舉出他曾失言以暴亂來形容八九民運,因此滿心以為他是中國政府之友。其實這些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跳躍式思維。我相信身為企業家的川普,以及其背後的幕僚及政治勢力,根本不會放棄美國在亞洲的現有影響力。

川普要日本支付軍費,可以理解為:為了權責對等,美國可能為日本自行建軍及修憲開綠燈,但絕不等於取消美日安保條約。對韓國政策也將大致雷同。川普的構想很可能就是培養韓、日等國軍事自力更生,繼續圍堵中國,但絕對不會在彼此同盟關係上作出任何讓步。很多中國五毛網絡水軍大肆吹捧川普和貶抑希拉蕊,足見習核心及其奴才見識之淺薄與低能。信或不信,可待未來事實逐一驗證。

廣告

綜觀川普對中國政府的看法與政策,可以說是一面倒的負面評價。在工作職位上,川普批評中國搶奪美國人工作;在貿易逆差上,川普直指中國正在強姦美國(但竟然無一中共奴才批評過川普辱華),美國對中國開放自由,但中國對美國不開放自由,甚至樹立保護主義長城,因此美國要向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實施45%反補貼稅,同時不要再用蠢蛋來跟中國談生意,需要禁止中國政府補貼的商品及不符環保規定的商品進口美國;在貨幣政策上,川普聲稱會將中國列為匯率操控國,認為人民幣至少被低估15%至40%;在財稅改革上,川普提倡降低企業稅賦,減少國債,促進企業重返美國,杜絕中國金融勒索;在知識產權上,川普主張防止共享尖端科技成為進入中國市場的條件;在外交姿態上,川普大力批評歐巴馬不應請習近平吃晚宴,應該改吃麥當勞漢堡就可以了;在南海政策上,川普抨擊中國不尊重美國。凡此種種,縱使他未必能夠成全上述所有政策主張,但是如能完成其中一部分,已經算是功德無量,遠遠比歐巴馬政府好得多。

近日更有好消息傳出。川普有意任命美國退休中將、國防情報局前局長佛林(Michael Flynn,另譯佛萊、芬恩、弗林)為國家安全顧問,成為他的三大核心幕僚之一(司法、國安、情報)。佛林雖然出身自民主黨,但對國際局勢有相當清晰和強硬的看法,與歐巴馬不咬弦,因此轉而支持比較志同道合的川普。佛林批評美國近年外交示弱,成為眾矢之的,事事對外道歉,無力抗制中國、朝鮮、俄羅斯、伊斯蘭國的嚴峻威脅。他主張美國外交政策必須重返強勢,先要令人感到深不可測。

話雖如此,佛林已經明確批評美國近年外交弱勢,正是促使中俄聯合的原因,而美國今後外交政策的重點,應該在於破除這種劣勢,制止中國予取予求、不斷榨財、取笑美國。佛林指出中國持續建立自己的軍工產業,偷竊敏感軍事科技知識,培養太空軍備實力,不斷影響及滲透非洲及中南美洲。然而,面對達40%供應中國石油總量的波斯灣地區,中國卻一直沒有投放任何海空軍資源,反而在長達半個世紀時間內,不斷免費依賴美國的能源安全保障。佛林這些言論有理有據,會否化為實際的反制行動,雖然尚屬未知之數,但我肯定未聞歐巴馬、希拉蕊二人滿身銅臭的執政時代會有如此清醒認識。

當然,政治人物的承諾未必成真,但只要上述政綱有一半或兩三成得以兌現,已經相當不錯。從川普及佛林的種種言論看來,他們反制天朝中國霸權還是值得期待。我預料美國外交政策的關鍵是在於抑制中國天朝霸權的同時,把伊斯蘭國儘快摧毀,在敘利亞問題上跟俄羅斯達成暫時共識,然後全力抑制中俄聯合,劍指中國霸權。會否成真,拭目以待。期待自明年一月起上台執政的川普新政府不會令人失望。

附帶一提的是川普的民主正當性問題。有人質疑川普只不過是贏了選舉人票(預計是川普306票對希拉蕊232票),但卻輸了一人一票的多數普選票(川普61,201,031票對希拉蕊62,523,126票),落差達1,322,095票(截至脫稿為止),因此沒有充分的民主正當性。的確,即使點算美國公民的境外選票(但由於選舉人票已分勝負,所以依法現在不會點算),對於這1,322,095張全國普選票的落差,川普恐怕已經不大可能僅憑境外票落差去追回全國普選票落差。這已是一個客觀事實。

不過,美國總統選舉規則早已被明確規定,而且兩黨均在早有預期的前提下開展選舉工程,因此大家不宜在選輸了之後,才開始反過來埋怨遊戲規則。沒錯,我同意美國總統選舉人票制度,不符合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普及平等民主選舉要求。但這只不過是一個小偏差,往往涉及美國建立聯邦時的妥協代價和歷史因素,並非意味著美國選舉制度就是反民主而走向獨裁。今後這個制度應該改變(雖極困難),而且川普總統上任後也應該謙虛一點,接受自己普選票不如(至少未必如)希拉蕊的政治現實,但是如果說川普執政沒有民主正當性,恐怕是小題大作,言過其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