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黨 X 反對地產霸權】郭永健︰那天我跑向林鄭的座駕……

2017/11/8 — 17:29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

原來郭永健跑得很快。

本月1日,工黨副主席郭永健以及多名工黨成員,趁林鄭月娥赴金鐘香格里拉酒店出席酒會時,向林鄭示威,要求林鄭收回「80萬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警察早聞風聲,由太古廣場開始「接送」工黨一眾成員到達示威現場,並在酒店落車區以外十米範圍架起圍欄,將示威者欄住。

林鄭座駕一到,她本人並無立即下車,任由工黨成員呼叫口號,等待警察處理現場情況。郭永健見林鄭無意下車接收請願信,決定突破保安包圍,甩掉拉著他衣角的便衣人員,一支箭拼命跑到林鄭的座駕,甚至欲拉開車門遞信,惟最後亦被三、四名保安及便衣人員拉走。經過數分鐘擾攘下,面無半點表情的林鄭下車進入會場時,不情不願地收下工黨成員塞向她的請願信。警方亦隨即抄下郭永健的資料,說要保留檢控權利。

廣告

2007年守衞皇后碼頭瞓街

2007年守衞皇后碼頭瞓街

廣告

2007年聲援紥鐵工潮

2007年聲援紥鐵工潮

「你應該開班教跑步啦!」

「冇人諗過你跑得咁快!」

不少工黨成員事後笑道。

正確一點來說,也許連警方及保安人員都對郭永健的行動始料不及。學運、社運出身的郭永健,並不是第一次組織及參與示威行動,高官不肯接信,早已是家常便飯,郭亦有心理準備。他評估過現場警力後,決定放手一搏,「佢一句話公屋封頂,任何特首甚至以往任何港督,都冇講過,對基層嚟講係一個好激進嘅主張,激進地打擊基層!所以我覺得要用番相應行動去表達!」

有親建制的網絡打手形容工黨示威者激進,但郭永健骨子裡只是替基層感不值,皆因林鄭上月接受報章專訪時竟稱,出租公屋由現時的76萬個增至80萬個,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並可將大部分新建公屋轉做「綠置居」。事後林鄭為惹火言論補鑊,卻將責任歸咎於傳媒,指傳媒放大訪問內容的其中一句說話,對於引起社會大眾不必要的焦慮表示歉意。

2008年抗議北京奧運聖火

2008年抗議北京奧運聖火

2008年港大開學禮學生會會長發言

2008年港大開學禮學生會會長發言

「佢都唔係真係聽民意,佢比較精英心態,覺得自己嗰套係啱,套用返喺佢呢次嘅講法,佢都只係覺得表達得冇咁好,引嚟誤會,但佢骨子裡嗰套置業主導、公屋居民係包袱、屋委會租一間蝕一間,或者要長期補貼,呢啲思維係冇脫離過。我覺得佢道歉都係門面功夫。」

林鄭當正自己是精英,連聘請政治助理、副局長也講背景,下屬不是10A狀元,就是名牌大學畢業。至於示威者如郭永健,也許就是高官眼中的廢青。訪問當日,這名快將31歲的「廢青」,在議員辦事處脫下鞋子坐在梳化上,更開著手攜式電風扇與筆者聊天,非常切合屈穎妍女士眼中的「廢青」形象。

但假如用林鄭思維講履歷,查實郭永健亦算是半個「學霸」。他在沙田名校浸信會呂明才中學畢業,會考考獲28分,高考亦考獲2A、2B、1D,入讀港大建築系,後來轉攻經濟金融學系,08年更當過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在典型主流價值觀之中,這應該叫做有為青年領袖,早就應該被富貴黨、保皇黨招攬。

可是在郭永健眼中,追求社會平等公義更為重要。基層家庭出身的他,早就體會到勞動階層只有生存、沒有生活的痛苦。他小時候是馬鞍山「公屋仔」,當年還有天光墟,小販隨處可見,「我識啲小學同學,啲家長夜晚係做小販。」

2010年五區公投 街站

2010年五區公投 街站

2011年佔領中環 交易廣場平台發言

2011年佔領中環 交易廣場平台發言

郭永健的父親是廚師,每天工作十多小時,養起老婆及四個兒女,一家六口住在400多呎的公屋,「我同阿爸係少接觸,基本上佢都係夜返。我覺得基層生活對之後投身社運係有影響,起碼你設身處地知道基層嘅處境,知道資源有限,一個家庭要取捨,例如唔可以成日出街食飯,或者日頭玩完,夜晚就要返屋企食飯,因為夜晚出街食飯會貴,我會有同樣體會。」

精英與廢青,不要分得那麼細。他一直沒有刻意高舉成績,畢業後第一份工在非牟利機構「全球化監察」倡議中國勞工議題,當時月薪才10,000元,「嗰時冇諗咁多,夠自己用就得」;後來又做過黃毓民的議員助理,見證社民連「分家」;又曾轉投另一非牟利機構「中國勞動透視」。最後他於2012年開始擔任張超雄議員助理,主力擔任政策研究工作至今。

一直以來,家人沒對郭永健的生涯規劃有微言,也不阻止他參與社運。他從小到大對歷史、時事有興趣,入讀大學後,更有機會參與其中,例如他曾在大學宿舍推廣保衞天星、皇后碼頭,與示威者林輝走到禮賓府門外「瞓街」,這些社運前輩的抗爭手法令他眼界大開,「以前最多係去六四燭光集會、去遊行,你發覺大家都好似好循規蹈矩,有人組織,有人主辦,你就跟啦。但去到天星、皇后,人少少,同埋你會發現佢哋同警方係會對抗,香港原來有呢一類人存在。」

2011年參與籌組工黨

2011年參與籌組工黨

2011年港大八一八事件、西區警署示威遞信

2011年港大八一八事件、西區警署示威遞信

時至08年,郭永健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期間,曾聯同支聯會到傳送奧運聖火現場示威;2010年公民黨、社民連發起五區公投,他與4名來自不同大學的學生會前會長和幹事,組成「大專2012」參選,藉以推動真普選議題;同年他有份成立「左翼21」,專攻基層議題及左翼論述;2011年8月他以港大「老鬼」身份組織示威活動,向當時訪校的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抗議;2011年底更有份創立工黨,現為工黨副主席,負責政策研究工作;2015年他亦參選過大埔區議員補選,成為工黨首名區議員,但上任僅4個月就因區議會換屆未能連任,成為最「短命」區議員。

郭永健從小到大對時事充滿好奇心,加上多年的政策研究工作,他對各項政策都頗為熟書,尤其對房屋、公共財政、基層醫療政策上心,「關心房屋,係因為地產霸權。我覺得香港好似永劫輪迴,由當年董建華托市,到曾蔭權減少公屋供應、停建居屋,到後尾發覺搞唔掂,梁振英又復建居屋,基本上個pattern係冇變過。」

這一代人到了適婚年齡,開始面對「土地問題」,郭永健都是受害者。他三年前結婚,育有一女,現時一家三口住在300呎單位,月租1萬元,「我覺得走唔出個困局,樓價跌就托市,樓價升時公屋、居屋都唔夠,大家又負擔唔到昂貴租金。由80年代到依家,個cycle都係咁,香港人嘅整體生活有冇改善?其實係冇。到林鄭月娥,換咗呢個特首,佢原來又係咁,甚至係更差。」

2011年港大八一八事件、西區警署示威遞信

2011年港大八一八事件、西區警署示威遞信

2015年區議會補選勝出

2015年區議會補選勝出

至於研究公共財政議題,想不到原來他要「多謝」張炳良,「我讀書時其實冇讀public finance嘅科,但一講地產霸權,就會講土地收入係重要嘅一部分,如果你冇土地收入,政府點俾福利你?我記得嗰時張炳良有篇文,講靠土地收入,香港先可以維持類福利政府(Quasi-welfare state)。嗰時我諗,如果你要改變成個高地價政策,你要扭轉個局面,就要從稅制、財政入手。」

講到要靠公共財政去維持福利,最明顯的例子是近年政府不斷以天價興建大白象工程,卻削減醫療開支,原來香港的窮人沒資格生病。郭永健與張超雄研究藥物政策,早在今年8月,即林鄭上任不足兩個月,郭有份撰寫「蒲公英藥物基金」建議書,倡議由政府設立200億元基金,資助昂貴藥物費用,讓有生命危險的癌症或罕有病病人盡快得到藥物救治。

2017年10月施政報告前SMA病人請願

2017年10月施政報告前SMA病人請願

2017年10月集體談判權廢法20年絕食30小時

2017年10月集體談判權廢法20年絕食30小時

今年施政報告前夕,郭永健亦有份籌備罕見病脊髓肌肉萎縮症(SMA)病人及家長的示威活動,與張超雄一起到特首辦門外請願。那次病人帶著呼吸機搵上門,門外盡是記者鏡頭,林鄭遂罕有地親自接信,這個舉動明顯與本月初工黨要求收回公屋封頂論抗議的待遇南轅北徹。

政治與民生,從來密不可分,可是這年頭大家也開始「抗爭疲勞」,要將複雜的民生議題推進至主流討論,似乎比以前要花更多力氣。郭永健由社運圈走入政圈,也沒忘掉初衷,「我會希望將一種互助帶返去社會,大家係一個群體。例如全民退保,有啲人會覺得係要幫長者,有啲人就覺得係窮人受惠。以前有人會話政府要抽多啲稅,劫富濟貧。我覺得要調返轉諗,一個有錢人點解要幫窮人?我就會諗,我哋係一個群體,有呢個意識嘅話,就唔會話介意你俾多啲,你俾少啲,而係會意識到有需要時都會同樣得到幫助。香港始終比較自利,個著眼點都係從自己經驗出發,覺得好勤力開到單、賺到錢、買到樓,就係本事,我會覺得點樣脫離自己嘅經驗係重要。」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2)

2017年11月向林鄭示威要求撤回公屋封頂論及向基層道歉(2)

郭永健在大埔地區辦事處工作

郭永健在大埔地區辦事處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