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左臀右股各五十,君子小人兩難分:再拆解「君子劍」的虛妄招式

2015/10/7 — 14:16

程介明 ( 圖片來源:河南理工大學 )

程介明 ( 圖片來源:河南理工大學 )

 日昨筆者撰文回應程介明教授2/10/2015刊於《信報》的〈程序‧理性‧法治〉長文 (下稱2/10程文),其後程教授於6/10/2015再登載題為〈誰也幫不下,誰也不會贏!〉一文(6/10程文)。 細讀兩篇長文,用詞遣句和行文風格截然不同,畢竟程教授功力深厚,出鞘運劍收放自如,可是「君子劍」的內力同樣造成是非含混的亂象。

 首先必須指出,6/10程文所要澄清《明報》早前報道他對副校事件評論的標題「沒違程序,輸的要服」,其實前一句是程大教授的意見。 2/10程文在文章倒數第四段提及程序問題時的原話是:「…校委會裡面可以有很多種討論,但是沒有違反程序。」 《明報》用上「沒違程序」四字來概括,但是並沒有曲解原意。

廣告

6/10程文列出他對港大委任副校長事件的十四點「觀察」。 「觀察」兩字的確可圈可點,有客觀旁聽的含意,也指所謂「中肯持平」性質的報道,因為「觀察」指的是他對現象和環境反映出來的「所見所聞」,卻並不一定是他的個人「所感」,雖然他在行文時夾雜一兩句略著邊際的話。  仔細閱讀內容,他只是將事情過程按時序略述,而加插幾點議論和註腳而已,對一些關鍵問題並無斬釘截鐵的明確表態和清晰說法,讀者很容易在「君子劍」虛招花式中迷失,因而在他銳意製造的「斷章」中不經意的「取義」,過份演繹他潛藏的本意,是程教授善長「君子劍」的逆劍勢「斷章取義」重要招式。

總的來說,這是程教授在處理敏感政治議題的一貫手法:在描述和議論的大塊文章內,往往偏移焦點和淡化問題,最後是是非非不直說,模模糊糊各打五十。 無論如何,筆者 嘗試拆解6/10程文所說的「觀察」,再評議文末的結論。 雖然有時難免無意間「斷章取義」,還是儘量引用原文。 那十四點「觀察」可以概略的列為:

廣告

(一)…「這是港大的悲劇,也是香港的悲劇」;

(二)…當事人「不服氣,不甘受辱,自己出面評論事件,失了分」;

(三)…「那是對大學的學術尊嚴的最大侮辱」;

(四)…這次委任事件「是一個政治事件」;

(五)…「這場風波的性質,在香港是前所未見的」;

(六)…左派傳媒以政治理由攻擊當事人「輕易地用內地習慣的思維來評判香港的狀況」;

(七)…「香港的任何問題,必然有內地元素的干擾,香港人必須學會處理」;

(八) …內地傳媒要政治正確,是「寧左勿右」的思潮,香港人不必「放大成為中央方針,是很容易的誤判」;

(九)…「這是屬於鬥爭,目的就是不讓某人當選」;

(十)…「如何面對政治壓力,…是校委會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有點手足無措」

(十一)…等埋首副策略「…的確違反了以往的慣例,但是又不至於算是破壞程序」;

(十二)…「學生與支持者的思路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選擇了進一步摧毀這個制度」;

(十三) …學生代表與他們的支持者的思路,「與上述的左派媒體沒有分別,都是政治掛帥…港大成了政治鬥爭的犧牲品」;

(十四) …「不少人咬著學術問題不放,明明是政治因素…因此出了洋相,扮了小丑…」

綜觀上述的「觀察」,雖然較2/10程文佈局和層次分明,可是所用文字和句式還是虛實有之,招式套路雜亂,必須耐心細讀才能分辨清楚那些講法只不過是他從「觀察」別人和環境反映出來的「現象」,未必一定是他心底所認同的「事實」,而在「現象」和「事實」之間,程教授輕鬆自如的仗著「君子劍」遊走其中,而從文章內容總可以看出不少浮面輕巧的劍勢文氣,往往是「點到即止」的招式,甚或一些矛盾混亂的說法。 這樣的遊走空間讓程教授一方面可以討好那些被誤導的人,另一方面最重要是珍惜羽毛,不會因此冒犯特區權貴和得罪內地專制獨裁的共產黨。

不過,文末那幾段總結式文字是精要所在。 從「觀察」所得,程教授三番四次提及「政治風波」、「政治事件」和「政治因素」,可是卻在結論時引申為「文化差異」(雖然又用括號補上一句:或曰「政治文化」的挑戰)。 程教授這樣的說法似乎有意扭曲此事的本質,以及刻意淡化其嚴重性,顯得有點避諱而欲蓋彌彰。 筆者拿不出具體證據來,但是有合理的懷疑和推論: 這是由共產黨專政的中央政府策劃,特區政府配合發動的一場政治打壓行動;由國家機器搖控的香港左派傳媒掀起輿論攻勢,特首梁振英安插的校委會委員在會議規例章程和保密原則的罩護下,為所欲為的把物色委員會的建議推翻……。

 程教授文中提問「誰贏了?」,現實上無疑是共產黨和同路人不惜賠上港大百年基業而贏了這一仗! 筆者相信此事只不過是「香港被大陸全盤殖民化」宏圖鉅作中一小片拼塊。  更可悲和可鄙的是不少香港人在此事過程中或赤膊出擊,或落井下石,或推波助瀾,也包括橫刀持劍「觀察」的人。  名教授城府甚深而手段高明,豈會像他筆下的「小丑」助理教授這般見識,不過,如果居心不良,哲道行者心中的「智劍」只會助紂為虐,教授宗師手上的「君子劍」同樣只是為小人開道而已。

 

 

註1:程介明〈程序‧理性‧法治〉一文刊於2/10/2015《信報》

註2:程介明〈誰也幫不了, 誰也不會贏〉一文刊於6/10/2015《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