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左 / 阻膠」

2019/11/5 — 18:37

夜貓製圖

夜貓製圖

【文:Tony】

太古兇徒斬人兼咬甩區議員耳仔,網上一片對「左膠」的憤怒聲音。這個字眼濫用多年,已經空洞到一個地步,不知所指何人。或者正因為其空洞,大家可以向它投注驚人的負面情緒。

首先作為左翼,我只能說十分無辜,亦不知從何說起,因為「無差別反對使用武力」跟左翼思想真的沒甚麼關係。被壓迫者有使用武力的權利,因為他們要反抗更大的暴力。早在很久前就有左翼在香港努力發出這樣的聲音,實際參與且付出代價。近來香港因為反送中有不少義教武術班,讓我聯想到歐美左翼,也有不少反法西斯的武術班,例如英國布萊頓有個叫做 “Left Hook”(左勾拳)的團體。

廣告

比起「無底線」,我更相信「以武抗暴」。我認為確要有底線,但底線是根據情況和常理作出的判斷。例如普通藍絲撩交嗌,縱然面目可憎,不必拳腳相向、黑漆噴面。但太古兇徒,單單是拿出刀這一點,就足夠給他一個頭破血流的下場了。任何稍有武術常識的人都知道,刀是多麼危險,台灣鄭捷無差別殺人,一個人兩把刀,便造成四死廿四傷。那是實實在在的死亡威脅。我不覺得有哪些左翼朋友會反對群眾痛毆兇徒。

如果有人認為,就算有兇徒持刀襲擊,我們也只能在不傷害他的情況下制服他,那自然是相當無理而天真的要求。不過,單看網上留言,我還以為有很多人出手阻礙。但我翻看了幾條不同角度的片段,卻看不到幾個眾人口中的「阻膠」。網上對於想象中的「阻膠」的怨憎異常地高漲,但是不是誇大了現實有人出手阻礙的情況呢?

廣告

不斷鼓吹「要連埋阻膠一同私了」這種仇恨,可能是一種錯置,有時可能變成了對同路人的苛求和指責。梁天琦跟我們說︰「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確是警世良言。

 

#夜貓 #左膠 #阻膠 #私鳥

夜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