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沛敏

陳沛敏

新聞工作者

2019/10/26 - 11:04

差人點解驚起底

已退休的 P 哥決定移居台灣,離港前相約跑保安線的行家行山。因為是平日,也可能因為大陸旅客減少,秋日西貢的山水寧謐得如亂世的平行時空。

途中,我們在一家沒開門的鄉村士多外稍息,遇上幾個歐洲來的年輕背包客,大家閒聊起來。原來他們不約而同參加了一個戶外用品牌子舉行的遠足露營活動,怎知主辦方臨時以香港局勢為由把活動取消了,他們卻早訂好機票、住宿,惟有照樣出發,自己看地圖規劃行山路線、露營地點。

來自瑞典的青年說,之前他入住油麻地的賓館,10.20 那天特別到示威現場看看。行家問他怎看示威暴力,他說:「如果在歐洲,示威者爆玻璃後一定搶掠。但這裏沒有,他們只破壞特定的商店,是想表達一種政治訊息。」

廣告

然後又談到警察,瑞典青年目擊了藍水射清真寺那匪夷所思的一幕。跑警政新聞幾十年的 P 哥難免想當年:「以前皇家香港警察還得到一些香港人的尊重,現在 … 」

現在?中大最新的民調結果相當驚嚇,「完全不信任」警隊即給0分的巿民過半,佔 51.5%。六月初時這比率僅 6.5%,四個月間,警隊的公信力急速崩盤。

民調是 10.20 之前做的。我相信,警隊一日不改變現行作法,這數字只會繼續擴大,因為越來越多人像毛漢褚簡寧一樣,就算本來撐警,親歷警暴之後,終究明白警隊已「totally out of control」(毛漢被藍水射中後,林鄭打電話給他致歉時他這樣說。)

毛漢是老香港,跟很多港人一樣,已看到問題所在:「香港咁樣落去就變咗 police state(警察國家)」。現在連林鄭和盧偉聰都心知肚明,他們也管不了警隊。他們到清真寺道歉,環頭指揮官在記者會偏要加句「我哋都等緊暴徒同我哋道歉」。林鄭搞什麼跟勇武「深度對話」,也不過是擺擺政治姿態,一朝得志的「香港光頭警長」隨即微博發帖「這樣還是法治嗎?」「我日後怎樣執法?」早前他還發帖,公然嘲諷裁判官與「鼓勵暴徒犯法」無異,「司法公正?可笑!」

紀律部隊,卻紀律盡失。

政權用緊急法禁止市民蒙面,街上卻越來越多警察蒙面執法,枉論要求他們出示委任證、編號。

市民投訴遭受警暴性侵,警方發言人說躲在口罩後指控令世界大亂,要求受害人挺身舉報。警察自己卻以憂慮自己和家人被起底為由,史無前例地在法庭案件中隱去姓名,以英文字母作代號。員佐級協會近日更成功申請禁止公眾查閱選民名冊,下一步隨時封殺查冊、查車牌等公開資料,嚴重窒礙新聞界賴以監察官員權貴的偵查報道手段,完全罔顧公眾知情權。

員佐級協會最近還向發展商爭取,以團購優惠價在大灣區「肇慶香港城」買樓置業。十幾年前有連鎖食肆向警察提供「騷 pass 半價優惠」,傳媒揭發,警方高層急忙發聲明強調不知情,即時喝停。現在,前線協會向地產商轚買樓優惠,竟然無人出聲。

曾任皇家香港警察政治部反恐情報崗位的 Martin Purbrick 在《亞洲事務》期刊撰文〈2019 香港示威報告〉。二十頁的報告基本上記述了政治問題武力解決、警方無差別濫暴引發惡性循環的結果 — 警隊公信力和合法性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由 6.12 開始,面對示威,警隊由本來社區警政的日常運作模式,一下子重啟六七暴動時應對內部保安的準軍事模式。六七暴動時警隊還得到市民支持,後來也開始改革。但現在警隊準軍事模式似乎變成常態,更逐漸失控,失去社會多數人的支持。

警察不放林鄭在眼內,香港人又何嘗關心林鄭的去留。就算林鄭下台,也不能平息民憤,因為警隊已成民憤的源頭。上述民調還有一個矚目的數字,近七成市民支持大規模重組警隊。任由警隊進一步失控,只怕再過一個月,連獨立調查也無補於事。

(原刊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