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己亥盛夏紀錄】撕裂了甚麼

2019/7/28 — 16:53

這個夏天,風起雲湧,百萬人、數十萬人不斷走出來,某些擔心謹慎者憂慮的民意逆轉,始終沒有發生,連最溫和的老牌香港本土建制政黨自由黨也對特首林鄭月娥發了公開信,要求直接撤回法案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過執筆時,後者仍然冥頑不靈就是,這一刻現屆政府已經完全孤立,幾乎和全民對立,這種情況在現代的國際大都會,絕對空前,不過不知是否絶後。

而到了這一刻,香港人身份認同已不再抽象,是所謂主權移交二十二年的實際經歷,使我們終於成為真正的香港人,不是空泛的感情,無根的亢奮,而是在面對共同外敵的抗爭中,在血淚、汗水、恐懼、挫敗裏團結起來的戰友,建立的一種至死不渝的、對共同家園的愛。

2003 年主權移交後首次破紀錄五十萬人大遊行立即 KO 掃把頭,亦使老懵董一年零八個月後不支,但反而為責成老董查抓不足的中央政府取分,使一般香港人向内地在經濟及文化上靠攏,吊詭地政治上亦不再抗拒中央,今次反送中在形格勢禁之下,林鄭月娥相信亦將會成為第二個未能做完一個任期的特首,不過就史無前例地令幾乎整個香港與中國徹底撕裂,是這次和上次顯著的、非常重要的不同,所以這個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建立,是和拒絕做中國人同時發生的。

廣告

我中學時期已經有開明的老師不斷提醒我們,愛一個國家不等同愛一個政權,在當時是最好的通識教育,不過現實是民族、國家與政權雖然是不同的概念始終有交集的共同領域(Intersection as in set theory),而可惜自七十年代以來,中華民國的「中國」象徵意義已經名存實亡,所以在國家與政權層面而言,中國的概念只有中共一家壟斷,而文化中國領域的所謂名家大師,從去世不久的饒宗頤到杜維明、金耀基等輩都不同程度地向邪惡極權膜拜示忠,堅持在文化領域矢志不渝「漢賊不兩立」的只有一個余英時,所以一般珍惜、尊重及認同文化中國的知識人,實際上都已經成為了亡國之軀。

不過不破不立,不生不滅,而且文化建設重質不重量,七百萬與十四億的對比是偽命題,香港不單有力承繼華夏文化,而且早就走上國際社會,今次反送中運動更令全球動容,中華文化只是涵蓋在香港文化中的一個單元,無論將來的政治局勢如何發展,我們就如《民主會戰勝歸來》歌詞:「與天地同在」。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