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已記不起這幾天為年輕人們落淚多少次了

2019/7/5 — 0:15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

網絡時代,大家都想做「鍵盤法官」,去裁定某件事是對或錯。若真要做審判,第一步應該是什麼?是罵人?是下定義?是抓著某一個觀點不放?

都不是,答案是看證據,而且是看全面、全部的證據。誠如許多朋友近日指出的那樣,很多人都在高呼要制裁些什麼,但只要被問多幾句:「你能一字一句說出那些年輕人當晚在現場說了什麼宣言嗎?」「你知道除了 TVB 播出的東西之外,他們還做了/其實沒做哪些事情嗎?他們拼命保護了大樓裡面的什麼東西?他們如何善待記者?」若你回答不出來,沒關係,媒體的導向作用作祟,某程度上也怪不得你,畢竟每人精力、視角有限。但是,當你在這一刻已經看到天命所說的這一句話,若還是不知而不問,裝聾作啞而不去查閱,那麼從這一刻開始,就是你自己有責任了。不用覺得被冒犯,你不妨先自己悄悄去搜尋一下,要罵,也請看完再罵,可以嗎?感謝網絡年代,讓我們能夠看到更多資訊,我們不要浪費 youtube、facebook 這些渠道,不要把自己困在三色的四方格中,好嗎?

下一步,不妨問問自己,若他們是「收錢」,要用多少錢收買他們,才會願意冒著生命和前途的危險出來做這些「傻事」?若真有「強大 XX 勢力」的保護,他們為何又要擔心被捕?

廣告

他們其實很「怕死」。但他們怕同路人死,多於怕自己死。

大家都說,特首林鄭月娥確實至少做到了任期內的一個承諾,就是讓大家「connect」,讓大家「同行」。我很同意。反抗的一代當中,有人傾向於勇武,有人傾向於和平,五年前他們相互指責、謾罵,雙方想盡辦法劃清界限。今年,他們互相配合,互相包容,攜手「同行」。

廣告

有人說,自己為了兒女、為了下一代,所以要走出來指責年輕人「九唔搭八」。但我想說,我亦是身為人父,作為父親,已經記不起來這幾天為年輕人們落淚多少次了,既擔心他們的安全,亦為他們的堅定而感動。社會的進步,從來都是由年輕人的「不同」來推動的。上一代的人安於穩定和溫飽,沒有錯;而到了下一代,他們想追求更多的東西,更沒有錯。否則,我們只需要滿足於燒柴點蠟燭的生活不就可以了嗎?為何要追求科技進步?

何況,對於很多年輕人來說,他們追求的還不一定是什麼虛無縹緲的高尚理念,他們想要的真的只是有尊嚴的溫飽生活而已。別忘了,我們生於經濟起飛的年代,我們曾經掌握的機會和資源,他們沒有。

(原刊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