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巴黎恐襲:一個不可忽略的仇恨根源

2015/11/16 — 20:24

恐襲發生當晚,巴黎多條街道被封鎖。 ( 圖片來源:Brian Morearty )

恐襲發生當晚,巴黎多條街道被封鎖。 ( 圖片來源:Brian Morearty )

伊斯蘭國襲擊巴黎,部分人士立即反彈,高調指責這是西方社會的錯,是他們咎由自取,並指事件與宗教或伊斯蘭教無關。外邊有人會稱這類人為「左膠」,但為免對左膠妖魔化,本文簡稱他們為「甲派」。對於甲派的見解,我相當保留。

甲派會追本溯源,尋找歷史脈絡,找到西方世界分裂中東的終極原因。但任何一件事都是由多個原因組成,而越近期的原因,重要性越大。好比兩岸是否要統一,有人可以不斷追溯毛澤東和蔣介石的種種恩怨,以至荷蘭人的統治和鄭成功的故事。但最重要的,是現在發生甚麼事。現在就是台灣新一代自出生以來,就體驗到兩岸是迥然不同的獨立實體,那思想稱為「自然獨」,他們並無意願接受毛鄧江胡習和共產黨的管治,也無意擁抱共產黨提倡的一國兩制和假普選。這個近因,才是最重要、最具意義的。

廣告

至於現在到法國施襲的恐怖分子,在殺人前只會叫臨死者要怪就怪法國總統奧朗德吧!可是他在2012年才就職法國總統,那些遠古的事根本不應由他問責,他們是不明是非。目前恐怖分子眾多,最大的原因是伊斯蘭國以洗腦式來培訓殺人機器。事實上他們一直不只襲擊西方世界和把西方以至日本的人道主義工作者逐一斬首,他們甚至更仇視與其遜尼派系有別的伊斯蘭教什葉派教徒,以至其他異教徒,這亦證明伊斯蘭國或極端伊斯蘭教本身才是更大的問題,其中的宗教紛爭甚至已延續一段不短的時間。

甲派有人把罪過歸因於歐洲國家排除或歧視難民,但這個指控在時空上並不吻合,因為不久前德國總理默克爾才對中東難民大開歡迎之門,瑞典這些年來亦接收了很多難民,致使本國16%人口均於外國出生,造成極大的財政壓力和融合難題*。在這個時候歸咎排外是不適切的。何況,甲派應該理解,敘利亞以至中東的難民不可勝數,歐洲至少短時間內根本難以一一容納,甲派的理念不過是天馬行空,不切實際。倫理學家Peter Singer更指出,有見難民數目眾多,其實應在生活成本較低的地區照料他們,那才能以同等資金,照顧到最多的人,在環球經濟疲不能興之際減輕財務負擔,才是切實可行。故在土耳其設立安置點是一個不錯安排。除了成本較低,他們日後要回鄉,也較為容易。而且彼此的文化和宗教,也較為相近。他們亦不用飄洋過海。而事實上歐洲各國亦正積極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探討此事,並為此給予土國各種優惠和支援。可惜這些努力被甲派置若罔聞。

廣告

甲派認定排外的移民政策滋長了仇恨,但他們卻選擇性地忽視了宗教滋長的更大仇恨,企圖把宗教這個既是遠因也是近因的問題一筆勾消。記得早前肯雅一場大概與西方世界無關的恐怖襲擊,恐怖分子每抓住一個人質,就考他《可蘭經》,能答就放走,不能答就處決。那就與部分基督教會指臨終前信主可上天堂享福,不信就下地獄永受火刑異曲同工。宗教滋長的排外和仇恨,就在於它們提倡只有自己信的才是真神,其他人都是抵死的,都是邪魔妖道,都應配落地獄。當這些仇恨滋長到某一地步並備受煽動,就會做出那些不可思議的事。誰敢說如果沒有宗教,這些恐怖襲擊還會發生?這個重要的近因,這些天天在發生的傳教事件,為何被有意無意地忽略?

部分穆斯林誠然在恐襲發生後也譴責事件,可是伊斯蘭國壯大,以及斬首人質也有好一段時間,為何他們沒有聯合起來,高調說明伊斯蘭國所信奉的並非伊斯蘭教?為何他們不努力去摧毀伊斯蘭國的道德高地,盡力削減他們的號召力?在這方面,普世的伊斯蘭教也不可以說沒有責任。有人回應說,伊斯蘭教領袖不是與伊斯蘭國畫清界線了嗎?何謂不夠努力?我會說,國力書院被指賣假學位,它會在網站首頁張貼,說有關報導「抹黑」。麥當勞被指麥樂雞過期,會在網站首頁張貼致歉啟事。但各伊斯蘭教網頁又有否在首頁張貼對伊斯蘭國的譴責呢?我想這是最起碼的,不太努力的努力吧。更進一步的是,他們有否反思宗教和教義有排他和助長仇恨的可能呢?他們有否成立一個聯合委員會去就抵制伊斯蘭國構思對策,抗衡伊斯蘭國意識形態的擴張?

如果我們要忽視宗教理由,如果我們硬要說歐洲只有接受所有移民才不算咎由自取,如果我們要選擇性地只看某些原因,只追究西方世界,那的確也是另類的仇恨滋長。如果一定要追究遠因無視近因,我看還是不如追究宇宙大爆炸好了,假如沒有這場大爆炸,又怎會有今天的恐怖襲擊呢?

 

*註:據2015年11月7日《Economist》,瑞典本年估計接收190,000名難民,以其900餘萬人口計算,接收新移民人數更是數倍於香港。近年瑞典在人口湧入,供不應求下,樓價過去十年上升100-150%,雖然可能不及香港,但表現已非常突出,為無殼蝸牛製造難題。

而根據2015年11月9日《Bloomberg Businessweek》,很多難民均無法與瑞典社會融合,基於教育不足、語言不通,很多來自阿富汗、索馬里等地的非本國出生瑞典人的失業率達16%,遠高於本國出生的6.5%。支援難民的開支達到GDP的1%,相當於每年58億美元,而隨著新一波的難民潮出現,數字將會升至超過1.3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