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市民看不見的暴力

2019/10/14 — 15:2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葛西】

在香港,暴力有兩種,一種是能讓市民能看得見的物理性暴力,就是港共政府和親政府人士所說的抗爭者的裝修工程,召喚神獸和火魔法,另一種是市民看不見,亦很難感受到的暴力,就是制度暴力。

議會的存在原意就是一個代議政制,讓市民選出自己的代議士去代表自己於議會發聲,為自己監察政府,於議會中各黨各派的議員透過會議和表決去為社會議題尋求最大公因數,這就是文明的民主社會處理社會紛爭的方法。民主議會從來都不是一個高效率立法機關,因為尋求最大公因數的過程是需要時間去討論、協商和妥協,但這個制度就能確保社會紛爭盡可能於議會內解決,使社會不會因紛爭而導致社會大亂。

廣告

很可惜香港的議會有先天缺陷,功能組別的存在使議會不是全部議員都是經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產生。畸形的議會制度選亦使議會權力失衡,因為分組點票的議會表決制度,大部分議案都需要於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議員同時過半數贊成才獲得通過,所以代表少數人的功能組別議員,可以於議會中否決代表多數人的直選議員提出的議案。由建制派議員所控制的議會亦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的發言時間和次數,阻止反對派利用拉布拖延議會進度,讓政府可以以高效通過他們想通過的議案。政府亦為議會選舉的候選人進行了篩選,剝奪他們認為不「愛國愛港」的人的參選權,此舉亦同時剝奪了市民的投票權,使他們不能投票給他們屬意的參選人。

文明的社會會將行政,立法,司法三大權分權,這些機關互相制衡,防止獨裁的政權出現。議會受到建制派控制,他們和政府通力合作,將議會變成橡皮圖章,務求以高效率的方式將政府提交的議案和撥款要求一一通過。立法機關和行政機關的高度合作使議會監察政府的效用失效,社會的紛爭不能於議會內解決,使紛爭於街頭上爆發。

廣告

雙普選不是一句口號,而是必須實行的事,因為沒有民意基礎的行政和立法機關,他們可以漠視民意,利用議會的制度暴力和行政暴力為所欲為,而這種無形的暴力會對香港造成毁滅性傷害,而且傷害時會禍及下一代。英國人留下來的完善制度已破壞得七七八八,我們不能再任由港共政權及其黨羽為所欲為了,香港人要反抗了。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普通80後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暴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