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9 - 19:00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一):為甚麼我們須重新審視警察?

警權議題日益受到關注。不論坊間談論,還是學者研究,都將注意力重新放到這個在五、六年前不太受重視的課題上。誠然,警政作為公共課題,本身便包含公眾期望的一環;然而,若缺少了嚴謹的理論作為基礎,推論便易於變成民粹的情感宣洩,或相距現實甚遠又不痛不癢的陳述。專門且具批判性的犯罪學論述相當重要。有見及此,本文的目的是由淺入深解釋當代警權認受性理論的概況、最新發展以及對當前現實環境的啟示。文章首先由講述馬克思具影響力及綜括性(generalized)的思想開始,到底一百多年前的社會經濟觀點如何影響今時今日有關香港警察的分析研究?然後會介紹學科近年來的發展,以及建基於分析哲學概念發展的理論。最後會帶出在現時困局下為轉型正義作出準備的必要。望拋磚引玉,敬希垂聽。

認受性關乎管治是否有效、正當、合法,於現代社會學佔中心位置。當中最主要的引文來自其中一位社會學之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現代國家是一個籌劃支配的必要組織。它在尋求壟斷合法使用武力作為支配一個地區的方法上取得成功。」(“The modern state is a compulsory association which organizes domination. It has been successful in seeking to monopolize the legitimate use of physical force as a means of domination within a territory.”)他又將認受性分為傳統型、法理型以及魅力型。因為一般領袖多包含多於一種類型,所以這分類法在實際操作(operationalization)上頗見困難。

坊間很多時候充斥著多種以此思路作出的思考分析。警察被構想為國家機器。他們是資產階級壓制無產階級的重要部份,以暴力箝制思想。套用國家機器及社會階層到香港社會看似恰當,卻未能解釋全貌。英國哲學家 Karl Popper 便曾將馬克思主義與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論一併探討,認為這些學說解釋能力(explanatory power)上共同性過高,令其幾近無可推翻。「不可被任何可構想的事件推翻的理論是不科學的。」(“A theory which is not refutable by any conceivable event is non-scientific.”) 如果以此方向得出個人見解,往往得出頭頭是道,實質似是而非的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