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19/11/10 - 14:23

【布什米爾筆記】警權立論(二):我們的警察到底「瀕臨」還是「已經」死亡?

承上文:這些有瑕疵的分析類型有三,頗能概觀大多評論。

第一種以歷史唯物角度出發,嘗試以香港以往六、七十年代發生的暴動提供「靈感」作出推斷。因為當時港英政府事後作出深入調查了解來龍去脈,事後又大幅改善民生,所以此類分析多能推導出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用處及必要性。然而,這帶有很高的誤導成份。六十年代後,香港在英國這個海洋強國治下及有利亞洲四小龍的環境中,逐漸由落後地區發展成建設第一世界又連結第三世界的重要金融、物流中心,物質經濟背景及條件與現時新冷戰的時代格局相差甚遠 (至於香港開埠前及初期常被認為為無關痛癢的不毛之地,有關看法被徐承恩先生大幅重構,有意者請讀《鬱躁的城邦:香港民族源流史》)。

第二類,以國際陣營對比分析國外同類運動,多包括烏克蘭革命及法國黃背心。這種分析多營造出一種共通性,即世界各地的人都因為某幾種特定的問題,例如政府腐敗、制度失效、社會資源分配不公而奮力作出抵抗,頗有無權者互相呼應,營造鬥爭框架(framing)的感覺。誠然,對抗爭者而言外國示威提供實際技巧及策略。然而理論分析層面而言,假若缺乏專門知識,便容易得出相當局限的結論。舉例在退役軍人幫助及嚴酷環境磨練的民族性下,烏克蘭人長於公共示威 (public protest);而香港人,尤其大批海外移民,卻用了相當多的精力作匿名的私人示威(private protest;如以 Google Form 組織的聯署),近期在商場歌唱、護送行兇者,越來越像是勇武、左翼及知識份子的競賽。早有提倡的持久罷工罷課、稅務不合作運動等,就算本應更和平亦無須示威者犯險。不過香港人偏好匿名,上述集體活動也在運動百日後禁蒙面法實施,才較多出現於公眾討論。

廣告

第三種,直接批判政權的邪惡、官商勾結、警察濫用職權、權力制衡不足,論者作出資料搜查及整理。上至中央的干預及政府官員不用問責,下至警察投訴科及警監會一類組織的興廢都在討論之中。這裡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批判過後,到底香港「瀕臨」死亡,還是「已經」死亡?既然政府如此不堪,我們到底要的是革新的政府,還是全新的政府?不論以往、現時、將來,香港警隊的服務對象到底是誰?反過來解讀,這也是現時定調的分野。到底今次是社會運動、純粹發洩的騷亂,還是顏色革命?對法律訂明的權力架構不滿,上至特首,下至警員,大家接受在現行框架下有修復的餘地嗎?雙方武裝及武力的程度應以哪裡為界?以上問題本質可粗略化為:「現況為何及如何不能接受?」這便關乎認受性概念,以下將會進一步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