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布堅尼本來就是世俗化

2016/9/1 — 16:48

在法國尼斯一個沙灘上,日前有信奉伊斯蘭教的女性身穿完全包裹身體的布堅尼(burkini),遭當地警方以破壞公序良俗為由要求脫衣,事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穆斯林女性的人權問題。

在法國尼斯一個沙灘上,日前有信奉伊斯蘭教的女性身穿完全包裹身體的布堅尼(burkini),遭當地警方以破壞公序良俗為由要求脫衣,事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穆斯林女性的人權問題。

【文:陳應聰】

個多月前才發生恐怖襲擊的法國尼斯,近日頒布禁令,禁止泳客穿著包裹全身、覆蓋頭部的泳衣「布堅尼」(Burkini)。一名女子在海灘被幾個警員包圍,眾目睽睽之下被要求脫下布堅尼。事件的照片被廣泛流傳,引起爭議。除尼斯外,全法國30多個海岸城市都頒下了布堅尼禁令。康城市長指布堅尼不尊重「良好的道德及世俗主義」,「有可能為公共秩序帶來危機。」 最新的發展是,法國最高行政法院宣判推翻禁令,指禁令違反信仰自由和個人自由。然而有城市表明不會撤回禁令,爭議預料會成為明年大選的一個焦點。

在法國,世俗化(laïcité,或譯「政教分離」)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原則,亦是禁令支持者的一個重要理據。法國經歷了多次宗教戰爭,自18世紀啟蒙運動起,開始提出政教分離的觀念。1882年頒布的《費里法》(La Loi Ferry)和1886年頒布的《戈布萊法》(La Loi Goblet),將義務教育界定為政府的責任,刪去神學課程內容。由教育範疇開始,遂步將不同公共生活領域世俗化,擺脫天主教會對社會的影響。到1905年,頒布了標誌性的《世俗法》(或譯政教分離法),當中第一條保證宗教自由,第二條申明國家不承認、不資助任何宗教活動。國家在宗教事務上保持中立。

廣告

政教分離原則自此成為法國人的核心價值。為了擺脫天主教會在社會各方面盤根錯節的影響力,法國多年來都嚴格執行世俗化原則,強調宗教信仰只屬於私人生活的領域,不得干預公共領域。近年不少爭議性的法規也是基於這原則頒布,如04年禁止學生在校內穿著任何展示宗教信仰的服飾、10年禁止在公共場所戴上面紗,都是基於世俗化社會的核心價值。

然而,即使官方對世俗化原則的立場也有分歧和轉變:1989年首次有穆斯林女學生因戴頭巾被罰時,政府認為只要頭巾不誇張,不一定違反世俗化原則。1909年,當時社會瀰漫反神職人員的氣氛,桑斯地區(Sens)立例禁止宗教性質的慶典遊行,甚至禁止在公共場所穿著神父長袍,以防引起社會混亂。當年法國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跟今天的一樣:宣判推翻禁令,重申《世俗法》不單在防止宗教干預公共事務,更重要的是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除非會危害公共秩序,否則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從事任何宗教活動。

廣告

法院的判辭提醒我們,世俗化原則是為了保障個人自由、自主而存在。然而近年多次恐襲的恐怖回憶,看來令法國人逐漸忘記了「自由、平等、博愛」才是法國精神的代表。最近法國輿論研究所的民調顯示,為防止恐襲發生,81%的受訪者願意在日常生活中接受更多安檢和限制部分自由。去年法國地方選舉,極右反移民的國民陣線在第一輪選舉中得票位居第一,引起主流政黨警惕。右翼政黨在今次事件中繼續挑撥排外情緒:有意角逐明年總統大選的前總統薩爾科齊表明支持布堅尼禁令,指穿著布堅尼是支持激進伊斯蘭教的挑釁行為,並指新移民、少數族裔、左翼人士破壞法國人的身份。

在恐怖主義的陰霾,民粹政客的操弄下,本來是為了保障個人自由的世俗主義,諷刺地成為身份認同的標記,用以驅分自己人和外人的界線。無怪乎有學者指這種極端的世俗主義本身就成為了另一種宗教。新一代移民反而被「世俗主義者」排擠在主流社會之外。

布堅尼的設計者 Aheda Zanetti在衛報撰文,指法國的禁令跟塔利班一樣剝奪女性的自由。她設計布堅尼,就是希望讓穆斯林女性有更多機會投入公共生活。例如幾年前澳洲海灘就招募了穿著布堅尼的衝浪救生員。反移民人士常批評穆斯林拒絕適應主流文化,拒絕融入當地生活。事實上,死硬的原教旨主義者恐怕根本就不會容許女性到公共海灘嬉戲。禁令支持者指布堅尼隱藏女性身體,是奴役女性、父權主義的象徵。那麼,同樣邏輯,高跟鞋、比堅尼又是否物化女性,應該被禁?

穿甚麼,本應是個人選擇。

布堅尼本來就為了令更多穆斯林融入主流社會,本來就是信仰自由、女性自主的體現,本來就是世俗化。如果法國人希望維護自己的核心價值、保護社會安全,禁令只會弄巧成拙,只表明法國政府拒絕穆斯林的態度,結果是將更多移民推向極端主義。這可能會為右翼政黨帶來更多選票,但同時為法國社會帶來更嚴重的「公共秩序危機」。

 

作者簡介:中學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