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布局釋法 志在忠君愛黨?

2016/11/17 — 12:21

【文:曾偉強】

高等法院原訟庭十一月十五日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十月十二日的宣誓違反《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因此,他們的宣誓無效;自十月十二日起取消他們的議員資格。對此,有人額手稱慶,高呼大快人心。可是不久前,也有人批評香港法院的裁決「令人憂慮」云云。

現實是,無論法庭怎判,都會受到批評,甚至惡意批評。但如果我們仍然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仍然堅守法治精神,便應該尊重法官的裁決。否則,與那些「街邊涼粉」何異?而且,在下亦認同判詞所言,即使無釋法,結果亦相同。

廣告

裁決印證了這次人大強行主動釋法,實屬不必要之惡,而且極之醜惡。自九七以還,五次釋法,四次違法。不知道是港人無可奈何,還是無限包容,但主動甚至任意釋法,似成了新常態。話說回來,觀乎法官的判詞,不禁令人反思,這次釋法,到底是只怕萬一,還是項莊舞劍?

陰謀論一直猜測,由梁特挑起「港獨偽議題」,到「確認書」、讓青政參選、當選,以至宣誓,均是「精心計算」的布局。到底是捕風捉影,還是空穴來風,只有讓時間來證明。但高院的判詞中,有一點值得留意,就是梁游均沒有提出正面的論據,證明他們的宣誓符合《基本法》或《宣誓及聲明條例》中的規定;以及他們的行為並不構成「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

廣告

「港獨偽議題」由梁特一手炒熱,但全世界,不論中外,包括香港七百三十萬人,均不相信香港有決心、有能力、有條件、有可能獨而立之。但為何在中南海卻深信,在其眼中的幾個黃毛小子,幾句口號,便能動搖中共政權,分裂國土?這個實在說不過去,亦有違常理。

必須指出的是,不僅香港一直認為「港獨」屬偽議題,即便是大陸官媒也作如是觀。《人民日報海外版》十一月二日刋出題為〈嚴懲「港獨」方能正視聽〉的署名文章,便明言「港獨」是個假議題。

《環球時報》十一月十六日題為〈香港「辱國議員」被廢下崗大快人心〉的社評,便認為「港獨這麼惡俗的偽命題能在香港被少數人假戲真做,一些年輕人跟着起哄,香港社會中這股政治戾氣從何而來,值得認真思考。」這個「假戲真做」、「認真思考」,不知道是向誰說的呢?

文章還意有所指地說,「一些年輕人把港獨當宣洩口」而已。因此,必須「把跟着港獨起哄宣洩情緒的那部分年輕人爭取過來……香港治理或許就抓住了關鍵鎖鑰。」《環時》這番口氣,一反向來「勇武激進」的形象,也真的值得「認真思考」。

梁特十一月十五日晚上出席公開活動後向傳媒說,「正在研究判詞的內容,來決定下一步的行動。」而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十一月十六日則明言,「今次的釋法並不是只針對個別的情況而作出,而是就《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原則性作出一個解說。」這個「解說」與梁特的「下一步行動」,似乎另有玄機,耐人尋味。

回頭再看《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假如這次釋法,真如袁國強所言,並非針對個別情況,即梁游的宣誓,而是一個原則性的解說,那麼,其涵蓋範圍,也就明顯不過了。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其中第三點指出,「第一百零四條所規定的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香港特別行政區作出的法律承諾,具有法律約束力。」也就是說,人大常委在一零四條九十字原文之上,僭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換句話說,從今以後,原先須宣誓擁護香港特區和《基本法》的所有行政、立法、司法人員,便變成首先要效忠中共國,完全配合習核心「絕對忠誠」的要求,滿足全面掌控香港事務,讓一國吞併兩制的目的。

由此觀之,被炒得沸沸揚揚的「港獨偽議題」,可能只是大棋局中的一着,旨在借題發揮,實現公職人員,包括「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忠君愛黨的玄謀。但到底幕後由誰操盤,卻又真的不好說。也許,自以為在操盤的人,本身也只是棋子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