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政治 之一】港府必須頂住泛民政黨的福利政治

2016/5/19 — 16:51

資料圖片:陳雲,圖片來源:香港復興會

資料圖片:陳雲,圖片來源:香港復興會

香港經濟大衰退,只要處置得宜,將是香港度過劫難,重新復元的良機,也是香港克服1990年代至今的新自由主義弊病的良機。美國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之後重生。香港也會是,但必須要有政治家在議會縱橫遊說,主持大局,否則香港從此覆亡。陳雲提出的希望政治,就是在香港的亂世闖出生路。

香港明年進入大蕭條的時候,各種之前用資產託管或公司化方式賤賣出去的公共資產,例如領匯(領展)、港鐵,在香港進入大蕭條之後,港府如果保有原本的財力,將可用低廉成本回購,重新公有化。前提是,港府的庫房必須充實,不能給中國打劫,也不能給泛民用各種福利訴求來打劫。香港目前的福利已經足夠,再多的福利,也只是給予政府藉口,監察市民,虐殺市民自由,並且用新興專業服務來扼殺民間的互助互信和民間傳統知識。泛民的民主中國和福利主義,只是妨礙香港政治自主發展和促進新自由主義。

即將來到的大衰退,非比尋常,香港已經失去中國經濟上升的因素來拯救,香港要生存下去,機會幾乎是零。

廣告

在香港仍有工業可以出口歐美的年代,即使上世紀七十年代股災,香港都可以捱得過去。九七之後,金融風暴、金融海嘯香港工業掏空但可以捱得過去,是因為中國經濟上升的因素帶挈,中國將商貿服務、金融服務、樓房投資和自由行消費持續帶入香港。今年之後,中國的正面因素已經消失,轉為負面(中國輸入的將會是壞賬、商業詐騙、跨境基建打劫香港庫房、一帶一路亞洲投資銀行抽乾香港銀行、各種罪犯湧入香港、病患的保險索償者來港求醫、雙非人口回流成為福利戶...),香港要靠自己來生存和復甦,機會其實是零,除非出現力挽狂瀾的政治轉型。

在香港經濟進入長期的衰退期的時候,香港是有機會撥亂反正,返回九七前的狀態的。新自由主義肆虐時期,港府曾經將盈利的公共資產上市或託管,在經濟衰退的時候,游資枯竭的股市是無法支援領展那種用加租來催谷股價的既有做法,在消費萎縮時期,領展要老實做生意而有盈利是不可能的,政府只要用合適的方法,例如興建公屋並用公屋商場加以競爭,便可以用低廉的股價回購領展。

廣告

中國的大蕭條,令到中共資本難以來港購買港鐵上蓋的房地產,港鐵北上擴展業務的能力也萎縮了,消費整體下降,地鐵商場、廣告也萎縮了,這是港府回購港鐵,將之重新公有化的良機。

港府在明年必須頂住泛民政黨的福利政治,必須採取嚴厲的財政緊縮政策(strict austerity measures),將公帑用於必須的公共服務,福利只用於保護底層民生,但放棄資助那些擾民、削弱家長能力及赤化香港的服務,如無厘頭的街頭地磚清潔及除草、學校補習津貼、大陸交流津貼、普教中津貼之類。

港府之前用外判方式將公共服務、社福服務外判的做法,極其昂貴而且增加政府濫權的能力,締造了一個big but invisible government。在衰退時期,令到這些外判商無利可圖,願意放棄經營,港府可以重新用較低的工資和較低的退休保障,將前線員工(例如保安員、清潔員、護理員、福利員、半職教師)用公務員的待遇重新聘用,並且開放公共空間給小販擺賣(需要若干規管),促進低下層的就業比率,安定民生。一旦政府將這些前線員工恢復為公務員,政府就必須約束員工,不能濫權,員工也會授權民間自治,用mutual trust(互信)的方式來減低管治成本,這正是英國殖民政府的方法。

教育改革方面,目前的政府做法是極其浪費公帑的新自由主義教育,學校支出的名目眾多,但教育功效低下,只是勞役兒童製造工奴。經濟衰退時期,正好撥亂反正,返回基本的教育。浪費公帑的教育如何精簡的問題,題目巨大,我遲些另文續談。總之,將政府的無謂教育補貼取走,就是恢復民間的自由,恢復家庭教育的自主。If you want a good government, you need to make it poor and thrifty.

(陳雲《希望政治》系列之一,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