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政治 之五】商界騎劫了香港的國家教育主權

2016/6/8 — 11:27

婆陳雲,圖片來源:香港復興會

婆陳雲,圖片來源:香港復興會

香港教育之商界騎劫了香港的國家教育主權。

今日傍晚在坑口社區中心的公民政治講座,我以我當年在政府總部工作的研究和參與諮詢的經歷,講出當年梁錦松、李國章這群商界或買辦世家,如何用教育改革,在香港教育做了management take-over (管理人接管)。

什麼是管理人接管?我們可以看看2001年美國的Enron能源公司醜聞。管理層在公司做假賬,之後管理層得到股份認購證的酬金,公司股價急升之後,管理層兌現了真金白銀,逃之夭夭,股東埋單,公司破產。

廣告

現代國家的教育,是國家按照其理念,塑造下一代的國民,這是國民學校的教育(public education),商界或其他機構的僱主,只能等待公費學校的畢業生,用練習生、試用期的方式(trainee or probation),聘請之後,用公司或機構的資源,自行用學徒的方式訓練他們成為長期僱員。

九七之前,香港的教育是有國家管的,那個國家叫大英帝國,香港總督是英女王代表以及駐港三軍總司令,國家的呈現,令香港在九七之前的公費教育有國家的主權話事,商界不可以說三道四,只能接收公費教育之後的學生,教育在九七之前是有自主性的。

廣告

九七之後,由於一國兩制並無實踐,在港共政府無法行使自主權的狀態下,商界財閥對教育長驅直入,將他們願意聘請的僱員,在學校用reverse engineering的方法複製出來。在公司,僱員除了要交成績文憑之外,要交CV、考電腦技能、參加aptitude test、panel interview,之後接受合約制的短期勞工。

於是,原本香港的知識為本的教育(knowledge-based education),改為能力為本的教育(ability-based education),學校的全才教育變成商界的可僱請性(employability)的教育。

教育變得漫無目的,學生要好像預備做僱員那樣裝備自己:學各種不知道何時可用而隨時報廢的能力、建立自己的學習歷程記錄(CV and learning portfolio),識得電腦技能(做powerpoint、電腦排版...)、學習group project 和group discussion這些奪取同伴功勞的辦公室政治。這些學校訓練,美其名是七個學習宗旨、八大學習領域、九種共同能力、多樣的價值觀和態度與五種基要的學習經歷之類,但其實是要畢業生變成在學校裝備好職場需要,不會取用公司的訓練資源,預備新自由主義的香港職場的殘酷待遇和更新淘汰。

這種在教育改革之後的能力為本的教育,加上共產黨的滲透,變成虐待師生、奴化青少年的教育。然而,各位必須知道,香港在九七之後的教育,主導者並非中共,而是香港的財閥商界。這才是香港教育的政治經濟學。

教育的政治經濟學,就是重造生產關係(德文 Wiedererzeugung der Produktionsverhältnisse),商界節省了職訓的經費,而且有了奴性極強的員工、不會罷工鬥爭、無獨立人格的員工、甘願無酬無限加班的員工、兒子自殺了要等到下班之後才去殮房的員工、一句要返工就不必去婚禮和回家過節日的員工。

香港在九七之後的教育被控制政治的財閥接管,於是就喪失了國家在教育的自主性,教育變得支離破碎、無道德、無人性、反社會、反家庭。要奪回香港的教育主權,你只能夠靠陳雲的永續《基本法》,重奪自主權。

只有我知道怎樣做。因為,只有我知道問題何在。正如你不讀這篇貼文,你永遠不會知道當年政府總部做了什麼事,你除了罵共產黨之外,一籌莫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