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警察叔叔可以冷靜想想

2017/2/24 — 18:24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警員身上貼上「爭公義」的貼紙

資料圖片:2.22撐警集會,警員身上貼上「爭公義」的貼紙

最值得反省的那一句是「將被定罪濫權的警察與猶太遇難者比較,完全是不恰當的」。令人遺憾的不但是「對歷史缺乏認識」,而且是連基本常識、基本的判斷力都被群体情緒蓋過。還要是社會的執法者。設身處地,你話幾得人驚。

唔好講猶太人被迫害的歷史咁遙遠,難道就連不同的罪行會有不同的刑罰這樣簡單的道理都可以搞錯?

廣告

示威者向警員潑液體當然是違法了,被拘捕、被判刑有誰敢說不應該?

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把已經被捕、被制服的人士抬到暗角施以拳打腳踢的私刑,不也是罪行嗎?被拘捕、被判刑為何會變成不當?

廣告

依法判刑就是「有偏見」?就是「狗官」?這不是惡霸邏輯還是甚麼?只因為潑液體那人的判刑沒有打佢一鑊的警員那麼重?只因為警員是在當值工作中,所以打咗佢一鑊判刑都不應判得比佢重?甚至還有人認為警察在當值中也犯上刑事就會打擊士氣。警務人員在當值中犯上刑事罪這是第一次嗎?過去幾年好像已經很多單了。

很明顯,告上法庭的是兩條不同的控罪,有不同的刑罰標準。向別人潑液體刑罰重一些?還是執法人員行私刑的刑罰重一些?這都是有例何援,都是要依法律及案例規定。如果連執法的警務人員對這個簡單的法律觀念都不清楚,不就是連基本常識都缺乏嗎?

點解講到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過程中犯刑事是絕對不能接受?曾經有被拘留在警署的人士被當值的警員非禮強姦,咁係唔係可以話因為當值而可以免罪責?制服咗個犯然後𢯊埋暗角打一鑊,呢個做法係根據邊一條警隊行動守則?

現在有些撐警邏輯是:因為執法人員以私刑對待的那個人向警方潑液體在先,所以綁起佢靜雞雞打一鑊都唔係問題。知不知這種講法有幾落伍,有幾離譜,有幾反智。但竟然可以得到不少警務人員的認同。真令人失望。

就算告上法庭,根據的是兩條唔同罪行,打一鑊判刑重個潑液體,就是「司法不公」?咁就可以話自己是仿如「猶太人被人迫害」?講出嚟都笑死人。這不但是「對歷史缺乏認識」,就連基本常識,基本思維邏輯都有問題。最弊係今次暴露咗一部分警察連自己日常業務中嘅基本法理法治觀點都搞唔清楚。

犯上罪行的警員只是少數,只是整個警隊中的幾粒老鼠屎。現在的情況是有人做攪屎棍,要把幾粒老鼠屎與其他粥料攪埋一鑊。好多鍾意食屎、又唔介意食屎嘅盲毛也在旁邊推波助瀾。嗰啲攪屎棍動機何在?警隊中人應該予以警惕。

今天程翔在端傳媒的文章〈慎防中共藉七警案「改造」香港法制〉提出,"警隊固然要警惕自己不要成為梁振英的維穩工具,在「七警事件」中,更需要警惕自己不要成為中共「改造」香港法治制度的工具。很多跡象顯示,內地正在利用「七警」事件來攻擊香港的法治"。

我在周二的文章〈撐警是幌子,衝擊法治是目標〉也提出了,"面對近年因政治引起的爭拗,北京當局不但沒有扭轉過左的做法,反而更強力地「管控」香港,並視其中一個最主要阻力是獨立的司法系統。因此,意圖改變香港三權分立現狀,在近幾年由暗變明,變本加厲,除了得到部份當權派支持,一些本地政治組織及建制派人物,都在覬覦可乘之機。……七警事件正好為這種意圖提供一個着力點。所以,那些出來撐警的組織及人士,便漠視七警行為明顯越了界這基本事實,只着眼於法庭的判刑對警隊士氣的影響,也把焦點轉移,惡意攻擊海外法官。"

誠如程翔所言,香港的警務人員在過去幾年都是被梁振英這個政府擺上台,被放在一個與社會上不少人對立的位置。所以沒有必要太嚴厲的批評警察。但也請警務人員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職業,也要尊重法治。你們自己就是法治的重要悍衛者,法治要保護的是包括警察在內的所有人。有人說得對,「如果連法治不相信,何必當警察」。如果以為當了警察,便可以在法律上享有特權,這也是大錯特錯。如果說警察受到不公平的法律待遇,也請你們提出有說服力的證據出來,不要只講那些邏輯混亂、價值扭曲、罔顧事實、違反常識的歪理,不要只講粗口,不要空口駡人狗官,不要以為晒馬便是有道理。

我一向都呼籲示威人士要守法,犯了法負上後果也與人無尤。作為一個專業的記律隊伍,沒有必要因為少數人的越界及挑釁作出太過火的反應。因此而違反紀律、做了法律賦權以外的事,負上代價同樣與人無尤。

香港的警務人員是執法者,也應該是悍衛香港法治的重要力量。紀律部隊有一種文化特徵是同僚兄弟間要互相扶持,但不是叫你們是非不分。為七警的家人提供支援,理解他們因為當的社會氣氛而犯上了錯誤,不等同於扭曲法治及基本事實來包庇。當然也可以繼續批評示威人士,可以把犯了法的示威者繼續告上法庭。但這不代表警察可以凌駕法律超越司法,也不可以因為不高興法庭的判決結果而參與摧毁法治。

在當前的政治環境下,作為執法者,香港警務人員確實是處夾縫之中。不過也請香港的警務人員細心想想程翔、我及很多人都提出過的憂慮,不要輕易上那些搞屎棍的當,也不要甘心被他們利用。如果真的不認識猶太人被迫害的歷史,起碼應該嘗試去認識多一點中共這個政權是如何利用軍隊公安城管,即所謂的法政系統,作為獨裁專政的工具,做盡了所有違反法律及扭曲人性的事。我不應為香港的警隊會喜歡以大陸的那一套為標準。老實說,這幾天發生的事,令我這個信念難免有所動搖。

如果把當差作為一份謀生揾食養家的工作,就不要讓自己做老鼠屎就可以了。如果當差之目標,是要服務社會、捍衛法治、保護香港這個社會,那就更加要小心警惕,不要被攪屎棍利用。是警察也好、是撐警者也好,都不要讓自己成為食了屎也不自知的盲毛。很多人真的希望香港的警隊是 Asia's Finest, 如果可以成為 The World's Finest, 香港人肯定會很高興很驕傲。問題是現在很多人只是想把你們變成政權的工具。這是香港警察選擇當差的原意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