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帶着悲哀反對醫改草案

2016/7/14 — 9:24

資料圖片:醫委會靜坐

資料圖片:醫委會靜坐

醫委會改革草案今個星期會繼續被立法會審議,會否被表決還是未知之數。兩星期前,我曾在網上媒體公開表明我反對草案的立場。不過,我對此並不感到自豪;相反,我對需要堅持這立場感到悲哀。

首先,其實反對這草案的理性理由只有一個,就是對政府的不信任,擔心他們會操控醫學界,然後把類似模式引入其他專業。這個擔憂理應是杞人憂天,但經過近四年的施政,我不敢相信權力是不會被濫用的。當連前民政事務局局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何志平醫生近日在報章說反對草案就是要奪特首權力時,這就更惹人懷疑特首會否用盡其委任權。這立場所反映的不信任,是港人的悲哀。

第二,正因為反對草案是牽涉一個信任問題,我不敢說反對草案是正義、捍衛真理的行為。純粹從政策角度來說,今次大家企圖推翻的,理論上是一個把病人、消費者權力增加的方案,而且亦已經是比起不少西方地區保守的改革。還有,這改革斷斷續續地討論了十多年,在草案委員會階段時亦大致上得到跨黨派支持,但現在臨門才可能被推翻,試問有什麼正義、真理可言?當我們只是被迫在很差與表面上好一點但大家擔心會更差的選擇之間挑選時,剩下的就只有含淚反對草案的悲哀。

廣告

第三,有些反對草案者要大搞「醫療恐慌」,直接或間接鼓吹「誰贊成就是不公義甚至是賣港賊」,才能引起社會留意。不過這些策略使到社會更撕裂,亦使到民主陣營變成進退失據。我不敢怪責那些走嘩然取寵「通過草案就人人都會被大陸醫生在香港割走他們的腎」路線的反對草案者,因為他們的確曾經試過理性討論議題而不獲社會關注。但要靠這種策略才能引起公眾注意亦是一種悲哀。

第四,醫生是社會的棟樑。他們的專業身份與醫治病人的技能使他們受到市民尊重。但無論是因為政權的抹黑、或因為有些反對草案者走的嘩然取寵路線,醫委會改革這一戰的確令在社交媒體以外的香港社會與輿論對醫生的觀感轉趨負面。而至少在議政層面上,醫生的公信力亦因此受到不少的影響。這對醫生是壞事,因為公信力是要很辛苦地去爭取回來的、失去了就不容易重拾。這對社會亦是壞事,因為將來就算有更「大鑊」的事情令醫生再出來發聲,社會未必會聆聽,因而失去對抗意識。一個醫生、社會雙輸的局面實在令人悲哀。

廣告

面對着這個悲哀的局面,我只能向各方作出很卑微的懇求。

我懇求政府懸崖勒馬,為了不要讓社會再撕裂下去,把有爭議性的草案條文撤回,然後與各方尋求共識、盡快重啟醫委會改革。

如果草案獲得通過,我懇求病人權益團體與其支持者緊守崗位,確保他們不受政府操控、確保香港醫療水準提升、不會下跌。我亦懇求反對草案的醫生與其支持者不要「發爛」,冷靜而有尊嚴地繼續監察制度,以理性、專業讓社會對他們重拾信任。

如果草案被撤回或不被表決,我懇求病人權益團體與其支持者不要氣餒,繼續爭取,弱者求公義的路永遠都是漫長及荊棘滿途的。我亦懇求反對草案的醫生與其支持者不要慶祝這結果。無論這局面是政府或是其他持份者製造出來的,草案不被通過將會是對病人權益、對醫生的公信力、對社會、對政局代價沉重的「勝利」。這場「勝利」甚至是有點像史書用來形容「皮洛士式勝利」的那一句:「如果再這樣贏多一次就『玩完』了」。慶祝,只會令各方更覺得反對草案者是一群只求「勝利」而不負責任的人士。因此,我懇求反對草案者能以沉重、謙卑的態度去回應「勝利」,繼續為醫療監管改革努力。

四年立法會任期將會在明天屆滿,要在這樣情況下為任期畫上句號實屬悲哀。但願各方能拿出智慧,在未來日子為社會打破悲哀的局面。

* 註: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任建峰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