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幫派邏輯

2015/8/27 — 14:56

( 旺角佔領區 l 資料圖片 )

( 旺角佔領區 l 資料圖片 )

記得數年前碼頭罷工時,聽得最多的,便是「雷氣」一詞,原來是指義氣。近年我又學多了一個字「篤灰」,即出賣朋友指證其罪行的意思。最近在張超雄被指有份指證示威者打爆立法僧玻璃一事上,又見一次。

這些詞原屬幫派的暗語,應是隱晦的,但在民間又出奇地普及。我大概明白「雷氣」、「篤灰」、「一個字頭」等用語,草根又親切,對基層男性的動員力尤其顯著。我也明白,在政治高壓的環境下,會出現很多秘密結社。站在街頭,我都自覺是義氣仔女。我有時想,黑社會與社運組織,是何種關係?

甚麼是黑社會呢﹖黑社會是現實世界的倒映,是我們所身處世界的鏡象。是的,歷史上的確有天地會,近代也有致公黨等革命組織,本身就是黑社會。然而大多數時候,黑社會仍是因利而合,亦被政權攏絡為管治機器。如日軍侵華時,便聘用本地黑幫管理銅鑼灣一帶。現時橫行新界迫遷的黑社會,助紂為虐,就更不用說了,直接坐於撲滅罪行委員會內。縱然大部份時間黑幫中人對政權懷有敵意,但僅僅把左右前後倒轉,並不具有改變現實的力量。

廣告

黑道中人講雷氣,乃是一種直率的道德感。然而此雷氣只在私人領域生效。如果是關乎眾多人的大事,則是把私人的領域擴展。即是把一件私事,變成「大的私事」,那才談得上雷氣,那才有仇可報。不過,一件私事追究至盡頭,便是要交出人頭而已,或曰「祭旗」。一旦祭旗之後,似乎就息事寧人。那事情本身呢﹖公義在磨拳擦掌間被放過了。

在政治群體間分享共同理念的友愛(Fraternity),與黑幫的情與義,好似都是兄弟情誼,卻是兩回事。 記得佔領旺角期間,一些幫派中的朋友向我通傳,說︰「上頭已收左Order黎搞你地。你地快D走啦,我唔想你受傷。」我既感恩他的「報串」,同時也很失望 — 他不能理解我的初衷。那時我便清楚知道,「義氣」畢竟有其限制,有時更會誤入歧途。例如一些本來應討論的集體行動原則,轉眼滑入「誰沒有義氣」、「誰是反骨仔」的互相指責當中。私人恩怨,好易取代了普遍原則的思考。

廣告

幫派邏輯不易脫離,原因是,幫派的關係是一種人情的高利貸。在這不對等的交易概念中,新帳疊上舊帳,每次皆得連本帶利,直至你還不起,便成了永恆的債。他把人縛綁於某個虧欠的原點,一旦墮入這一邏輯,時間便似是停頓,不易抽身。「篤灰」、「二五仔」等等虧欠,都可置於此脈絡下觀看。 在情義上不能反身,往往短路導致在道理上不能反身。

因此,當我看見一些政治社群,以幫派的邏輯去理解政治世界,以黑幫中人的態度去待人接物,實在令我不以為然。 至於其用語、行動模式、組織形式,也在隱隱強化一種幫派的邏輯,實無益於公共討論。公共之事,便以公共的姿態了決,並為後來的行動帶來指引。有了這種風骨,才構成一政治群體,而不是幫派。

香港人可愛的地方,是在一些時刻,出奇地講義氣。但無論社運與幫派兩者之間組織形式有多相近,實不必以幫派邏輯去作政治判斷,因我們始終不是黑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