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反的意思 鄰居的比喻

2016/6/2 — 10:53

圖中寶麗萊照為六四紀念館的民主女神像,紀念館將於六四當日結束,覓址重建

圖中寶麗萊照為六四紀念館的民主女神像,紀念館將於六四當日結束,覓址重建

【圖 / 文:朝雲】

廿七年前,有鄰居為埋我地死左。

*   *   *

「平反」一詞不時備受質疑,記得陶傑先生亦是批評者之一,但在下不盡同意。

廣告

語言學家索緒爾認為,任何語言都分為「能指」和「所指」。「能指」是語言的聲音辭彙;「所指」是語言表達的意念。中文的著名例子有「土豆」,台灣人多視土豆為花生;大陸人多視土豆為薯仔。「土豆」作為一個「能指」,起碼有兩個「所指」。

語義來自約定俗成,雖有大致範圍,卻非變動不居。「抽水」作為一個「能指」,最初的「所指」,就是抽水馬桶等抽水系統,後引申為佔人便宜、輕薄女士*。但接下來它衍生出另一「所指」,最具生命力,就是利用一件事澆自己塊壘,加以譏諷。

廣告

現在妹仔大過主人婆,大家一提「抽水」,幾已忘記過去「所指」是什麼。

(註:筆者非文字學者,坊間對「抽水」的流變有眾多說法。僅想點出語言的「所指」,可隨時代衍生出千變萬化)

筆者一直思考有何詞語,可以取代「平反」,避免批評。「昭雪六四」?語氣似比「平反」更弱;「六四謝罪」?要六四的死難者謝罪?而且「謝罪」無法完全替代「平反」所指涉,討回公道的轉型正義。

「平反」未必是最好的用語,但愚以為是最簡潔的說法,蓋括到要求者的大部份意涵。大部份去維園的人,除了追求平反,對於中共謝罪、伏法、倒台、仆街,一樣並行不悖。

古詞今用在所難免。中共竊國後,不斷抹黑胡適,不少史家都為胡適平反。這就是現在「平反」的用法之一,沒預設任何尊卑秩序。若執意於「平反」的古代語境,咬定「平反」懷抱奴性、乞求、承認當權者地位等等,筆者以為恐求全責備。

*   *   *

『在麥加伊斯蘭寺院的聖堂前,遇到馬來人的貝伯人必然會如此這般地自問道:「為什麼這個人會和我在做相同的動作,口中和我念著同樣的語句,縱使我們之間根本無法互相交談?」答案只有一個,一旦他明白了:「因為我們。。。都是穆斯林。」』—《想像的共同體》

練總回望八九香港,愛國民主俱為次要,憤怒惶恐才是主流。在下深以為然。

港人從不曾懷抱任何普世大愛,在同一年代,近在台韓的民主運動、遠在世界的專政災難,港人多無動於衷。當年港人的主體意識業已發軔,視中國人為他者「阿燦」。為何突然之間,會在八九民運大唱《龍的傳人》?

因為香港人無法掌握自己命運,擔驚受怕之際,赫見大陸竟爆發民主運動。港人一度「認祖歸宗」,想像中國人與我們有共同信仰,既一樣反共,就可以休戚與共。\

當年香港人把將來的希望,投放在北京的廣場上,奢望中國人代香港人爭取民主,推翻了中共,就不怕「回歸」。

筆者很同意青年新政,以鄰居比喻港中關係:鄰居不堪地主剝削,爭取所有住戶一概減租。殘酷的地主放火燒屋,鄰居挺身救火,失敗而亡。

那些鄰居,係為埋救我地而死。

*   *   *

據筆者管窺,年輕人看待六四,概可分為兩種態度:

一、可以悼念六四,但要摒棄大中華包袱,轉而從普世價值哀悼

二、應該悼念六四,因為六四俾我知道,共產黨係仆街。冇可能係共產黨治下爭取到民主,我地要自決、我地要獨立。

筆者比較取後者。承認歷史背景,才能較好的承先啟後,理解六四的特別之處,重要所在。

民族與信仰密不可分,六四的確背負著大中華的民族想像,正是部分本土派不豫的原因。

筆者相信本土派願意為港死節,香港終會有自己的鄭南榕,造就香港的民族信仰與圖騰。

然而「一國兩制」的結構就是防井水犯河水。要打破一國,就要干預中國,裡應外合,策反中國人,才可望打倒共產黨。無論出於道德還是功利,中國的民主運動都值得協助,如圖博。至於共黨倒台後能否建立民主中國,是他們的選擇,我們幫不上忙。

歷史的背景,亦不盡是支聯會從中作梗。當年港人的確將希望交託給北京的學生和老百姓,而佢地真係為埋香港人而死。他們失敗了,但他們守死盡義。所以六四不同於其他慘劇,不少港人未忘至今。

且看親共的勢力如何囂張。港人從未普遍地服膺普世文明,但我們有的就是這點義氣。

不宜因為憎恨,就與愈益難能可貴的義氣切割;也不宜抹殺背景,要六四盡為自己塊壘背書才收貨。既自絕共同體的遞嬗漸變,亦拋卻香港人的慎終追遠。

不同派系都各有塊壘要灌澆,支聯會就不斷抽,興許抽得太多,致生反撲。故筆者以為,抽水是應該的,但不宜盡抽,留一點濕度,可溫潤歷史的橋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