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反:改寫歷史的逆流

2018/7/13 — 16:22

《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內容簡介之一

發生在半個世紀前的香港 1967 年左派暴動(以下簡稱「67 暴動」),是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以下簡稱「文革」)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文革向香港延伸的結果。中共對文革的定性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動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1] 作為文革延伸物的 67 暴動,也同樣是一場給香港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因此,67 暴動也遭到中共的否定。[2]

對67暴動作出徹底的否定,既是中共最高層的認知,也是 1997 年之前香港主流社會的共識。但是在 1997 年之後,當年策動暴動的人,成為今天政壇上的主導者,他們就有強烈的動機要改寫令他們尷尬或者不光彩的歷史。2001 年,特首董建華把特區最高榮譽「大紫荊勛章」頒給策動暴動的標誌性人物楊光先生,卻把次一級的「金紫荊勛章」頒給反對暴動的標誌性人物 – 林彬 – 所服務的商業電台創辦人何佐芝先生。這裡帶出的政治訊息明確無誤:暴動者得最高榮譽,反暴動者得次一級榮譽。這就完全顛倒了香港社會原來的價值觀和是非觀。在特區政府帶頭下,香港社會就出現一股要求為 67 暴動平反的暗湧。這股暗流的主力當然是旗幟鮮明地要求為 67 暴動平反的傳統左派人士,也有很多非傳統左派人士,例如自由派學者、左翼社運工運人士、作家、編輯、導演等都不自覺地參與到這場為暴動平反、翻案以及漂白的行列中。

廣告

2001年,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頒授大紫荊勳章予楊光。 (政府圖片)

2001年,時任行政長官董建華,頒授大紫荊勳章予楊光。 (政府圖片)

廣告

這股逆流集中在三個方面:

一是改變暴動的定性:左派把一場意圖通過暴力手段搶奪港英統治權的鬥爭稱為「反帝、反殖、爭取人權」的愛國主義鬥爭;把以全體香港人的安危作為人質迫使港英投降的鬥爭稱為「前輩們的出發點是貧苦大眾的利益」(見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在《am730》的專欄)。

二是改寫歷史事實:左派居然膽敢否認暴動期間他們曾經幹過的血腥事件,例如左派立法會議員公開否認兩大血案——炸死清華街兩姐弟以及燒死林彬——是他們所為,反而誣告是港英插臓嫁禍。一些自由派學者也在「67 暴動導遊團」中重複這些讕言。此外也有人修飾淡化一些不容否認的事件,例如警隊網頁修改沙頭角槍擊事件的敘述等。

三是以強權者的邏輯為暴動評功擺好,說什麼 1967 後香港之所以能取得長足之進乃是因為暴動促使港英洗心革面,厲行改革的結果。對不明歷史真相的人來說,這個說法有很大的迷惑性,但卻經不起推敲:如果這個邏輯——「暴動促使社會進步」——成立的話,那麼請左派每隔三五年就來一場暴動好了,這就能保證香港社會不斷進步。這種邏輯就像中共的邏輯一樣:沒有「六四事件」就沒有後來中國經濟的發展,同樣是荒謬的。很多自由派學者都是不慎跌進這種邏輯謬誤的泥塗中,不自覺地成為「為暴動評功擺好」的一份子。

左派為「67 暴動」平反的動作最近已經上升到中央層級。去年12月一個「香港資深愛國工會工作者訪京團」,在中聯辦社工部部長楊茂帶領下到訪港澳辦,由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權接見,聽取他們提出平反「67 暴動」的要求。對此,黃柳權表態:「67 反英抗暴鬥爭是一場反帝反殖的愛國行動,是為捍衛國家和民族作出貢獻,是英勇的」。他承諾會向中央最高層寫報告請求作出正面的及公開的響應。如果真的寫報告,則平反「67 暴動」也就進入議事日程了。

正值歷史面臨被嚴重改寫扭曲的時刻,筆者出版了《香港 67 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一書,希望讀者能夠通過對吳荻舟遺稿的分析,確認 67 暴動的本質是:香港左派以「反帝、反殖」為名,意圖通過暴力手段去搶奪港英統治權為實的鬥爭。在這個過程中,人們看到的是他們不惜以香港整體的繁榮穩定和人身安全為人質,去要挾港英投降,以遂奪權的目的。希望一切自覺或不自覺地捲入為 67 暴動平反的人士,能夠心平氣和地閲讀當年吳荻舟這些記載,認識暴動的本質。關於左派發動暴動的目的,筆者將在下一篇詳細解釋。

(拙作《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的新書發佈會將於7月14日上午11點假香港總商會會議室舉行,地址為:金鐘統一中心22樓,歡迎讀者參加,報名見此

註釋:

[1]見中共中央《關於建國以來黨和國家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1981年6月27日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上通過。
[2]港澳辦原黨組書記兼副主任李後的著作《回歸的歷程》,代表中共對67暴動做了一個總結:「群眾是英勇的,路線是錯誤的,損失是嚴重的」。

 

《消失的檔案》網站

《消失的檔案》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