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庸之惡的選舉主任

2016/8/3 — 13:42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本民前與青年新政等名成員同行。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本民前與青年新政等名成員同行。

【文:伍善恆(前學民思潮成員)】

新界東選舉主任何麗嫦憑「我認為」「我覺得」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不會捨棄港獨立場而取消其參選資格,連同連同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民進黨楊繼昌、國民香港(城邦派)主席中出羊子、保守黨賴綺雯,以及沙田區議員陳國強,共六人被取消選舉主任。事件觸發何麗嫦以及新界西地方選區選舉主任羅應祺被網民「起底」(其實所有資料都早於網上公開,又何來起底?」,有一說指他們都只是「打份工」而已,不是他們決定篩走梁天琦等人,何不指罵背後操盤下決定的梁振英等人。

廣告

美藉猶太裔政治思想家Hannah Arendt 於1963年發表的著作《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中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惡。前納粹高官Adolf Eichmann於耶路撒冷受審時反覆強調自己只是遵守效忠元首、執行長官的命令去殺人,強調「自己是齒輪系統中的一環,只是起了傳動的作用罷了」。Hannah Arendt 認為 Adolf Eichmann 與一般人並無本質上的分別,只是放棄了「思考」的過程盲目執行指令,再利用執行體制的安排去合理化自己個人道德的對錯,這就是Adolf Eichmann平庸之惡。對於顯而易見的惡行卻不加限制,或是直接參與的行為,是在意識形態機器下無思想、無責任的一種犯罪,就就是平庸之惡。

以「打份工」作為理由的人天真的以為執行職務是行惡的藉口,沒有需要分擔政權的罪名。然而現代民主發展中,政治的結果就是共同承擔,不論你有否參與其中過程,袖手旁觀都不等於沒有承擔的責任。就算我們置之不理,其實都只是默許這個政權為非作歹,助長政權的極端之惡,去繼續進行更多暴行,同時又助長其他人平庸之惡的心,推動他們也保持沉默,不去批評當權者的暴行。對著他們政治篩選卻懷著「隻眼開隻眼閉」的心態去執行指令,最終也只是幫兇。

廣告

回到香港今天的現實,選舉主任等人雖都是執行指令,但他們可以有權選擇不執行不義的指示,不論以任何方式。就算他們只是「打份工」,亦有選擇工作的自由,選擇這份工作、執行無理指示,都不是他們免受公眾指罵的擋箭牌。正正因為他們選擇執行此等政治指令,所以他們都不是無辜,亦該背上與梁振英同等罪名,受千夫所指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