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庸的惡勢力

2015/12/4 — 8:27

左起: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剛在區選當選的民建聯成員巫成鋒(巫成鋒facebook)

左起: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剛在區選當選的民建聯成員巫成鋒(巫成鋒facebook)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是猶太裔美國哲學家,其名作之一是她去旁聽納粹屠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即策劃企圖把猶太人滅族的最後解決方案領導之一)在以色列被審訊的感想。她的結論就是,艾希曼不是甚麼大魔頭。他恐怖之處,就正是他的那份平庸,把一切惡行看成工作、看成遵守命令,在執行命令時大有想法但在大是大非問題就不去運用獨立思維(所以絕對是「不搞事」)、一切跟大隊。她把這份以平凡、平庸人去策劃及行使邪惡的事稱為「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

這令我想起近日一份報章對第一次當選的候任屯門區議員、民建聯成員巫成鋒的專訪。他憶述自己原本是「政治中立」,起初只是對民建聯搞的地區活動有興趣才去試,覺得不是外界想像中那樣差。到了他加入民建聯時,在電視見到一位民建聯成員獲授勳,就對媽媽說如果他努力做,他有一天都可以被政府頒發勳章。他亦說,他欣賞民建聯實事求是,但他做事都有自己的方式。

首先,請容許我事先澄清,我並不是說巫成鋒是壞人。我不認識他本人,但我相信他有付出很多努力、幫過不少他選區內的街坊。我亦不是說,民建聯成員就一定是壞人(而我更不是說民主陣營的就一定是好人)。無論是我自己或身邊的朋友都有認識民建聯人士,當中的確有雖然我會與他們政見不同、但仍絕對是真心想香港好的有心人(當中有十分愛錫自己家庭的就更不在話下)。我更不是說民建聯的「壞」是與德國納粹黨的戰爭、滅族等邪惡等同,所以在以下的論述我把漢娜˙鄂蘭形容的「邪惡」以相對地溫和的「惡勢力」來代替。

廣告

民建聯的確是一股有份使到香港政治文化及施政敗壞的惡勢力。他們在選舉期外把物資、活動優惠大派特派雖然是合法,但有意無意地把市民的心態潛移默化地在政治上、甚至日常生活上逐漸覺得收東西去換取好處是正常及沒有問題的。他們及與他們關係良好的傳統左報在論政及選舉時重抹黑誣衊、輕理性討論、把派系鬥爭思維融入社會。在施政上,作為最大的黨派,政府要他們支持甚麼、他們就會盲目地支持甚麼,使立法會監察政府施政的功能失效。

一切就帶我回到巫成鋒專訪的內容。一股惡勢力要發揮影響力,就不能單靠「壞人」去為其效力。真正十惡不赦的人在社會始終是極少數的,所以如果只靠這極少數去伸延惡勢力是幾乎沒有可能的。能把我以上提及的那些壞影響在社會得到接受及散播的,就正是靠一群「正常人」。這些人通常心腸不壞、有上進心、努力工作、有濃厚的家庭觀念。

廣告

但這些人亦有很多會視自己為中立、理性。他們還會覺得既然要服務群眾,投靠多資源的團體是無可厚非的。可惜,他們的「中立」,其實就是變相站了在強權那一邊。他們的「理性」,其實就是不去深入思考,而是盲目跟大隊。他們的「服務群眾」層面只限於表面化的派糖,而不考慮某些運用資源或處事方式會否為社會、為街坊帶來更長遠、更根本性的不堪及不義。

所以,一股惡勢力究竟在社會上能否扎根及擴大的關鍵並不在乎於一群「壞人」身上,而是視乎一些「正常人」會否不知不覺、不在意、有時更是因不善思考而懵然不知地去為惡勢力服務。「正常」的香港人,你們會否停一停、想一想,確保你們不會平庸地造就政治惡勢力的蔓延?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