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三十 仍然堅守的添美新村

2015/2/18 — 20:13

清場過後,仍有不少人留守政總外的添美道。

清場過後,仍有不少人留守政總外的添美道。

清場過後,金鐘政總外「添美新村」的一班傘下村民,未有收爐過年,仍堅持留守,甚至在這裡食團年飯。今天年三十,細黃伯與黃太一早又回到添美新村,「今天其他人要返工、返屋企,我更加要返來睇著嗰圖書館!雨傘運動並未結束,只是告一段落,精神會繼續下去」,一直留守的細黃伯說。還有佔領期間絕食的莫紹文、藝術家Miso等,為爭取民主,仍然留守村裡。

黃伯和黃太坐在留守者建造的圖書館內,當留守區的「圖書館理員」,今天上午,就有幾位有心人特意前來捐書,黃伯和太太將書放上書架,向熱心人連連道謝。細黃伯說村裡互助互愛的精神,令他深受感動。佔領期間,一直留守,清場過後,他堅持延續雨傘運動的精神。他身上仍戴著「雨傘保命三寶」,包括黃傘皮飾、哨子和藍牙拍攝遙控器,他說,佔領期間在旺角地鐵站,「有人追住我打我,罵我『走狗漢奸』,一搥打到我眼鏡都甩」,但因為沒有受傷,故沒有報警。女婿和網民送他哨子和拍攝遙控器,他日遇上危險也能自保。「和平理性非暴力」,是黃伯抗爭時堅守的原則,現時他仍會隨其他團體落區,呼籲市民登記做選民。

細黃伯身上仍戴著「雨傘保命三寶」。

細黃伯身上仍戴著「雨傘保命三寶」。

廣告

黃伯與黃太在村內的圖書館打理圖書。

黃伯與黃太在村內的圖書館打理圖書。

廣告

 

佔領期間絕食的莫紹文(Benny)的營,駐紮在公民廣場外。他說,銅鑼灣清場後,他病了一整天,病瘉,又再出動,來到添美新村延續行動。「留守,象徵性的作用大於實際作用,希望有條線可以延著,我相信未來可能有第二波佔領」。

在添美新村內,令他最深刻的鼓勵,並非來自抗爭同路人,竟然是來自警察。清場後幾星期,警方未有鬆懈,仍加緊巡邏。嚴寒之下,Benny堅持睡在路上,讓人看到仍有人抗爭,有警員晚上巡經,勸他回帳篷內:「你無咗健康,點抗爭呀?」Benny回應:「我會保重,多謝你們。」「個次真係有啲想喊」,他說,警察按指示做事,心痛政府令警民關係撕裂。他今晚會先回家吃團年飯,大年初一會回來留守。

絕食過後莫紹文仍堅持留守。

絕食過後莫紹文仍堅持留守。

 

從加拿大來港的藝術家Miso也是村民之一。在內地出生,20多歲移居加拿大,之後一直周遊列國,Miso最後選定香港為落腳點,方便他來往亞洲各國。來港15年的他讚賞香港人「了不起」,為民主自由奮加抗爭,決意與港人站在同陣線,以藝術支持香港。本月1日民陣遊行前,他為遊行通宵趕畫「大中細黃伯」的畫像。他說這裡是個大家庭,年三十晚他會和村民一起過年。

本月1日民陣遊行前,Miso為遊行通宵趕畫「大中細黃伯」的畫像。

本月1日民陣遊行前,Miso為遊行通宵趕畫「大中細黃伯」的畫像。

藝術家Miso

藝術家Miso

 

添美新村,還有不少關心香港的訪客。小時候曾在香港生活的Bosco,中七後便移居加拿大。身在異地的他仍心繫香港,警察在「928」施放催淚彈當天,他擔心得睡不著,整晚在看facebook、香港新聞。他說「香港始終是家,是獨一無二的」,縱然佔領行動已完結,但他仍想來金鐘走走,想不到仍有人在添美道留守,他不明白為何政府對市民訴求仍充耳不聞。

內地遊客張先生與不同的村民聊天交流。他說在內地看過很多佔中的報道,又翻牆了解雨傘運動,今次來港,決意「來看看佔中到底是什麼回事」。他說佔中沒達到目的,未有成功,但港人實在精神可嘉。

村民陳姑娘說,年三十晚仍有人留守,她會為他們炮製團年飯,與村民一起過年度歲,還會煮糖水與大家分享。細黃伯聞言,即說「我今晚食過團年飯,9點幾10點再出嚟食糖水」。

從加拿大回港的Bosco特意來到金鐘了解雨傘運動。

從加拿大回港的Bosco特意來到金鐘了解雨傘運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