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初一砵蘭小販尋食記

2016/2/9 — 20:35

圖片由讀者提供

圖片由讀者提供

【文:嘉曦】

鎗聲之前的砵蘭街朗豪坊對開,人潮如鯽,滿街的攤檔售賣魚蛋串燒粉腸,已是新年期間不成文的庶民風景。同街的龍津同樣在賣的地道小吃乏人問津,大家都愛車仔的油益味,這種對夜市的偏愛,其實一直潛藏在我們心裡,即使政府從八十年代起已說小販影響市容乞人憎,可是小販在每一代港人心中還是佔重要位置,昨夜在警方如臨大敵要把小販趕盡殺絕之際,我就親耳聽到少女說「我唔驚差佬,只怕冇得食串燒」。

昨夜魚貫蛇餅,潛入砵蘭街找了檔賣串燒的阿姐,一人駕馭面前數十個洶湧食客,後有警察突然拉司令台殺到,只見阿姐冷靜自若,眼裡只專注面前的串燒,每一面是否熟透。等候的人兵分兩路,有繼續排隊的,有走到前線看情況的,按事態發展或進或退。小販中有老有嫩,一家大細出動的,父子擋的,或如阿姐般單人匹馬的,也按現場情況來回奔走,一見可以開檔,翻起蓋布,串燒燒賣繼續賣,完全示範何謂臨危不亂。

廣告

這個賣串燒的阿姐一直冷若冰霜,容許我這樣形容,就算我很多事的叫她要小心,她只是回我一句「你要咩」,半句也不多,就算有零星抗爭者指著阿姐媽媽聲問候,說如果不是我們你們沒得擺檔,為甚麼不推串燒車跑到前線抗爭,她也只是遲疑停下,沒吭半句。每個人都可選擇自己的抗爭位置,有到前線勇武的、有在後防整路障的、有first aid、有鍵盤戰士,這些你們這次所守護的小販,也用他們每天的日常生活,運用權宜之計,創造可以在城市生存的空間。由1950年代大量難民湧港,沒學歷沒技術的他們紛紛投身小販,這個基層生存方式一直存在,自己弄架生木頭車,聯群結隊,聲東擊西,每天把握最佳的時間開檔,也要看準市場趨勢,跟著潮流時刻變幻貨式。他們的身份跟生活方式,就是對權力一個很大的反抗,頂著罪犯的污名 (2006年鍾麗幗就稱小販為罪販),為口奔馳,其實他們跟大家一樣,都是「搵餐晏啫」。小販為社區帶來的多元與活力,在這裡不多提,只是在抗爭現場,面前的滾油跟熱炭,小販為保生存工具與保障安全退離防線,絕對有理有節。其實這種「走鬼」怎會陌生?「走鬼」正是他們面對食環及落後的小販政策的對應策略,沒有「走鬼」就沒有小販了。

香港人有多愛小販?已成為食環及民建聯眼中釘的「桂林夜市」恐難再現;政府整色整水外求美食車,卻不好好珍惜香港的民間智慧手推車;食環於新年期間沒得休假,要「零容忍」地把小販趕盡殺絕,究竟政府對基層經濟的打壓可以何時停止?可否正視市民大眾都珍視地道小販的渴求?一邊幫著阿姐把串燒檔往太子方向退守,一邊極渴求串燒的小姐一邊追著車,一邊嚷著要雞肉及牛肉,我提醒她「而家抗爭緊喎」,她回說「唔得呀我要食 (後加一串粗口) 」,這句「我要食」,道盡多少香港人心聲,這時只見阿姐即時笠起面前的牛雞串往紙袋裡一塞,串燒剛熟食得,小姐遞我50元大紙我「吓」了一聲「仲要找?」,對面的阿姐已拿出20元遞給我,乾脆利落,不慌不忙,只餘下我騰騰雞雞繼續往後退。

廣告

鎗聲響起後旺角四處慌亂,人群到多處包抄,小販退到後巷,有檔賣魚蛋的年輕仔女見我跑進來,又不慌不忙叫我「不如整串勁辣魚蛋先,唔收你錢」,完全啖啖定,有錢淨。轉過彎又見阿姐,我著她小心,還是收檔好,可是迎來的是帶點點不屑的眼神,好,果然老鍊!下次再搵食,希望重遇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