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人們有種致命的認真

2019/7/2 — 12:38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2019 年 7 月 1 日,示威者一度佔領立法會。

我已經是廢中了,不了解年輕人那種絕望感的來源,也許是這些年來在社會打滾,累積了一點點的社會資本。但那些以生命來喚醒社會的人,那些對自己未來再沒有希望的人,那些認為自己已經了無牽掛豁出去的人,大抵都有一個共通點:不是年輕,而是已經一無所有,nothing to lose。我們看到很多年輕人,只是因為大抵他們都有種致命的認真,不像大人們般懂事和世故。

如果要我為他們書寫這次行動的意義,而他們又不認為被一個沒有上場的廢中騎劫的話,我會這樣寫:這晚是香港歷史性的一晚,因為佔領立法會的行動,象徵著經歷百餘年殖民統治、主權移交後沒有民主普選的香港,已經徹底地和過去虛擬自由主義的議會政治告別。這些進入立法會的人,相信主權在民,雖然他們未必懂得如何好好疏理出來,但他們以行動告訴我們議會及政權一直以來的欺壓和不義。

我們這些在舊政治和社會制度長大的人,一直未能突破政治制度的窠臼,多年來權貴一直全方位地打壓公民社會,肆意DQ民意代表,官商勾結合謀出賣香港前途,而我們的回應方法,隨著真普選的希望被狠狠地打碎之後,沒有一個政治領袖可以告訴我們出路在何方。我們見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出賣、被凌辱、被踐踏,年輕人見到的,是權貴的獠牙利爪如何延伸到我們生活的每一個領域。

廣告

當每天逼西鐵上班時、當看見社區資源如何一點一滴被略奪時、當議會尊嚴如何一次次被各式各樣的修例和釋法被鞭撻至體無完膚時,當二百萬人上街而這個殘酷而冷血的政府仍然無動於中時,當警察已經向和平示威的人開槍發射催淚彈胡椒噴霧而無人問責時,面對力量如此懸殊的對決,如果這樣絕望的吼叫和無視坐牢十載的自殺式行為也算是對決的話,我們要去保護、理解和愛的,為什麼不可以是傷痕累累的、為義憤而走出來的一班普通人,而是一些掌握絕對權力,由始至終都沒有任何悔意的權貴?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