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人的選擇(六) 前土盟成員:他以一人之身 結合了創意、論述和行動

2016/9/3 — 21:12

受訪者 Claudia(前土地正義聯盟成員)

受訪者 Claudia(前土地正義聯盟成員)

【文、圖:朝雲】

主角:Claudia(前土地正義聯盟成員)

心水:朱凱迪

廣告

***

問:你從何時起認識和參與民主運動?

廣告

Claudia:在小學和中學,已經跟爸爸去七一,此前也去過六四晚會,但持續的關注,是從反國教開始。到得大學,參與的渠道愈來愈多;社會的氣氛亦推動我們有更多參與。

***

問:為什麼你會投身土地正義聯盟?他們往往會被批為「左膠」?

如果你問我咩係「左膠」,我唔識答。它是一個稻草人,你唔認同對方,或者政見不同。就會扣上「膠」這個標籤。

比如民主黨,它的保守政策根本屬於右翼。所以我好難為這標籤辯護,因為本身就是不公平的說法。

雖然香港有不少社會運動,但很少以環境、土地為主導。其實農業、房屋、迫遷等眾多議題,歸根究底,背後都訴諸土地正義。但一般人熟知的環保組織,卻不願沾上政治。

我在大學讀人類學,因機緣巧合加入土盟。現在談左翼的理念,每每被視為白痴。但左翼就是爭取平等,反對霸權。

我認為土地不應該商品化,不應由少數人壟斷,背後來自權力的不公。大家要平等地生活,就一定要從土地和政治著手。

***

問:你為什麼支持朱凱迪?在逸東街市的抗爭,你甚至和朱凱迪一起被捕。

Claudia:首先他有完整的綠色政綱和鄉郊政策,可謂絕無僅有。

由環境、單車、農業、動物到鄉郊的官商黑勾結,過去都較少人講,但阿迪已經下了多年功夫。不是到周永勤棄選,才隨之起哄。朋友都知道他擅長尋找資料,爬疏條例,鉅細無遺。

他本身住在鄉郊,承受好多壓力,一直無人在意下耕耘,到大家關注的時候,他才能夠厚積薄發,點出問題。

之前闖入高鐵地盤,撥款既已通過,市民已不再如當年在乎。但他不甘心,依然要繼續行動,而且他準備充足,非常熟路。就算已經事過境遷,就算已經沒人陪他,他依然會堅持下去,感染其他人投身其中。

他以一人之身結合了創意、論述和行動,會和大家一起抗爭。我想不到有幾多候選人可以做到。

***

問:時代變得很快,很多素人的民望,比耕耘逾十載的朱凱迪更高,你為何矢志不渝?

Claudia:朱凱迪有制定議程的能力。我們每遇鄉郊議題,就會代入《竊聽風雲》的套路,用「原居民惡哂」一句蓋過。只有朱凱迪能拿出詳盡的實據,有論述交代癥結。

年輕人都想求變。朱凱迪的 record 清清楚楚,過去做過什麼,將來也做什麼。除了政治上的自決,他更兼備社區和民生面向,後者才是自決的基礎。

最近搬到長洲居住,穿著「土地正義」地的 T-shirt 做運動。伯伯見到就問:「土地正義?係咪朱凱迪呀?」

如今「深耕細作」似乎已成難聽而老土的字眼,但他之所有咁多義工,就是靠深耕細作換回來。

 

(原題為年輕人的選擇(六);原刊於作者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