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輕人的選擇(四)藹琳:唔應該睇勝算 揀一個想幫嘅人 就係咁簡單

2016/9/1 — 18:02

藹琳

藹琳

【文、圖:朝雲】

主角:藹琳(社工)

心水:黃浩銘(新西)

廣告

***

問:你從何時起認識和參與民主運動?

廣告

藹琳:從中學起受老師啟蒙,教我們代議政制,要多點思考。中四時認識六四,覺得民主值得追求。所以就和同學一起去六四晚會,遲去坐草地,仲未好明係咩,還說不上熱誠。

輾轉沒去兩年,回到平常生活。但到港專讀社工,不免接觸更多民生、社會議題,令自己思考更多,自問能夠做什麼?遊行其實是綿力,可以的話便參加,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

去到碼頭工潮,我更進一步,第一次參加留守,也受到其他學校的社工學系影響,行動力比以往更強。

雖然家人不太鍾意,應承了爸爸,求學時遠離政治。但想做更多,就不斷踩線,讀完書就更隨心所願。

***

藹琳在2014年參與社運,堅定的眼神,被外媒拍下。

藹琳在2014年參與社運,堅定的眼神,被外媒拍下。

問:是因為什麼緣故,你被拍下那張經典*?記得當年許多外媒都採用此照,眼神和氣氛絕配,一看難忘。

註2 )

藹琳:2014 是六四廿五周年,六月一日舉辦民主大遊行。我們系會的同學,用紅色膠布封嘴,身上掛著兩個牌,前面寫著「思想的巨人」,後面寫著「行動的侏儒」。

那年我們嘗試在港專擺放民主女神畫像,標語是想提醒和激勵同學實踐。當時封嘴掛牌的其實是同學,休息時由我接力。一個老外攝影師叫我望著她,就在一秒間拍下那張相,其實好偶然。

***

問:你為何支持黃浩銘?

藹琳:讀書時已經知道邊個係長毛,受媒體的印象影響,覺得他出位粗魯。我問老師,「到底長毛係咩人?」老師答,「你有機會自己去認識喇。」自此一直留意,但說不上什麼聯繫。

到區議會選舉,沒任何人找我,是我主動問認識黃浩銘的的朋友,他夠不夠人。因而加入了團隊,幫他搞街站,但還未熟悉他。

好多人覺得社記冇人適合做區佬,難以選區議會,都不看好選情。但在競選期間,見得愈多,愈來愈認識阿銘係怎樣的人。

他有做區佬的心。每次擺街站,出過力,即使他好累,依然好在乎要和所有幫過手的街坊食飯;一起過馬路時,他突然停下,懶叻地問我們,有咩地方唔同。冇人答到,他說:「嗰支街燈壞左。」叫助手提醒他跟進。

他好愛禾輋村,他長大的地方。洗樓有時會被人鬧,有些義工燥底,他沉住氣勸義工冷靜,真心地善待每一個街坊。

***

問:不過幾年前,調查大學生對政黨的支持度,社民連高踞榜首。如今時代遽變,風雲流散,年輕人多流向本土。為什麼你不改支持?

藹琳:我的本土,也許與別人的本土不同。

我覺得本土冇錯。本土是形容香港美麗的文化、值得擁護的價值和權利。捍衛沒有問題,但若果用踐踏別人的方式,只會傷害本土的美麗。不斷排擠不同的人,結果流失眾多本來可以同一陣線的人。

依個世代,可能好多人離棄佢地,但我會留係依度。

***

問:如今連長毛的選情也垂危,其他人更沒起色,取勝無望,「滅黨」的譏刺不絕於耳,你擔不擔心?

藹琳:當初在區選,我就是因為阿銘勝算不大,所以才幫他。我認為唔應該睇勝算,揀一個想幫嘅人,就係咁簡單。

我願意接受訪問,就係因為擔心,所以想做更多。

我依然記得區選點票,我們都好緊張,票數追得很近,結果只差三百票落敗。阿銘擺出一副淡定的樣子,但我偷偷看他,其實他很不開心。

覆核票數時,他忍不住說:「點玩,真係唔識玩。」票數核實,他透了一口氣:「唔駛緊張,愈嚟愈近。」已經是第二次參選,第二次落敗,但票數開始拉近。

有義工已哭得一塌糊塗,我卻保持平靜。電視台的記者問他感想,他說「嚟緊又有一場大仗。」我心諗咁快講立法會?但料定他說,立法會選舉是下一戰場。

但原來他是說:「下一場大仗,係全民退休保障。」我終於崩塌。

佢真係唔係為左議席,而係為推動政治議程。但電視台從沒有播這段訪問出街。

雖然他年紀細,有啲玩世不恭,但都只是他裝出來的外表。

 

(原題為〈年輕人的選擇(四)〉;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