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年青一代對所謂「收成期一代」的回應

2019/9/2 — 21:51

2019年7月26日,市民於香港國際機場發起集會,當中的一塊連儂牆

2019年7月26日,市民於香港國際機場發起集會,當中的一塊連儂牆

(作者按:最近收到一位年青人的文字,也反映出年青一代對所謂收成期的一代的回應,對香港的現時的困境,為何引發這困境,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在這裏分享供大家參考。)

文章題目:回應林奮強〈盛衰關鍵〉8 月 2 日
作者:Jeff
日期:9 月 2 日

最近喺親戚 WhatsApp 群組收到一篇以「非常中肯,值得細讀」為開首轉發林奮強先生於 2019 年 8 月 2 號發表名為〈盛衰關鍵〉嘅文章

廣告

我想對呢篇文章發表下我嘅睇法。

轉發開首所形容嘅嘅中肯,我認為實際上並唔成立因當中嘅論述喺邏輯上實在有講唔通嘅地方。

廣告

✽ㅤ✽ㅤ✽

首先,
頭三段所描述嘅社會現況並唔係因為有人示威而出現,
大家千祈唔可以 倒 果 為 因。

近年香港政府一直漠視民意、肆意破壞三權分立。

行政機關方面:

曾硬推多項富爭議性大白象工程,
推出後並無執行其應有嘅監察責任,任由天價工程延誤超支、不按標準施工。
更在被揭發後試圖混淆視聽以合理化錯誤。難免令人覺得有利益輸送或包庇之嫌。

立法機關方面:

由直選得票總數較少之保皇黨(誤稱為建制派,實際並無建樹亦視制度如無物)及小圈子選出之功能組別佔據大多數。
選舉過程中嘅種票、配票、賄選亦人所共知,近年更由選舉主任以粗暴嘅行政暴力剝奪民選議員嘅議席及被選舉權;喺保皇黨本身以較少票數佔據大多數議席嘅情況下,透過更改議事規則將議會應有嘅代議功能破壞,令選民意見無法有效透過立法機關表達及實現,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

司法機關方面:

近年因不同人嘅政治背景濫控嚴重控罪,企圖配合行政及執法機構濫捕扼殺抗爭者表達嘅權利。

另外文中所講嘅其中一點,
「外出時要小心選擇衣服」,
呢個絕對係事實。
但其主因係大量手持國旗或口中高呼愛國嘅人士手持武器對身穿黑衣嘅抗爭者施襲,最先於 7.21 元朗站手持藤條木棍無差別襲擊到後期更出現刀手於連儂牆及集會區域斬人。

綜合以上可見,香港社會禮崩樂壞及道德淪喪絕非由示威產生。引致示威日趨激烈嘅主因係政府對和平示威視若無睹,議會失效,人民嘅聲音不被尊重及接納。若果喺呢一種執政者賤視人民及其民意嘅環境下生活到今天先發覺受影響,只能夠講「針唔拮到肉唔知痛」。

✽ㅤ✽ㅤ✽

第二,
文章中段對「時代革命」嘅理解屬單一及流於表面。
引用劉奮強先生於文中所講:
「『革命』嘅本質係推翻現有體制並以一個更好嘅體制取而代之。」

我認為劉奮強先生忽略咗一個重點,其實革命要先有一個前設先會發生,就係當權者並無意或無能力由上而下改變社會體制入面嘅問題去推行「改革」;人民先會選擇以由下而上嘅抗爭方式改變社會,推翻現有體制,爭取應有之義。「革命」從而誕生。

至於實質短期政策建議其實已列於五大訴求。當中至為關鍵嘅就係立即實施真.雙普選。只有透過普選,人民先有方法選出一個可問責及必須直視民意嘅政府。只要人民有實際權力監察政府,我喺文中開首所講嘅社會及施政問題及民怨就會得到妥善嘅處理。

至於「破舊立新」,抗爭者要「破」嘅,係漠視民意,企圖以執法濫權濫暴及司法濫控去消滅異見聲音嘅專權政府。

而抗爭者要「立」嘅,係一個會接納民意,以香港人民共同願景而進行長遠發展嘅政治體制。

✽ㅤ✽ㅤ✽

第三,
若以數據作論述,我認為林奮強先生文中所引用嘅數據大多為流於「生存」嘅層面。
而以下嘅數據就足以反映現今香港抗爭者所面對嘅「生活」問題。

有 全球 最高嘅工時
香港每週平均工時約 52 小時,在全球 77 個城市中排名第一。

有 全球 最難負擔樓價
國際公共政策顧問機構 Demographia 發表 2018 年全球樓價負擔能力報告,香港已經是連續第 9 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的地方,樓價對家庭收入中位數比例進一步惡化,由 2017 年的 19.4 倍上升至 20.9 倍,即是說要不吃不喝不消費 20.9 年才能買樓,再次成為該調查歷來最高水平。

有 全球 排名第二嘅貧富懸殊
香港每 5 年公布一次嘅堅尼系數,最新公佈的數據是 2016 年的 0.539。貧富懸殊排名世界第二

有 全球 第一嘅生活成本
美世人力資源顧問公司調查全球近 500 個城市,綜合多個項目開支,當中全球生活成本最高的頭 5 個城市,就包括:香港、東京、新加坡、首爾,及蘇黎世。而當中香港單單租住房屋成本已遠遠拋離第二名及第三名的紐約及東京

有 全球 罕見嘅青少年自殺率
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曾公布一二至一六年的港人自殺數據,發現在十五至二十四歲的全日制學生中,四年內嘅自殺率急增七成六。

有 全球 尾七嘅快樂指數
淨快樂評分只有 29 分,與南非、土耳其同分。香港排名較 2016 年跌 5 位。

若只著眼目前經濟收益而漠視青少年人面對嘅生活及前景問題,只會將自己安放於既得利益者角度,掩耳盜鈴。

✽ㅤ✽ㅤ✽

最後,文章中筆者所講 6.12 之前「五大訴求」肯定不在活得更愉快等等之列。此乃邏輯上嘅謬誤。

打個比喻,一個未患重病嘅人試問又點會有想重病痊癒嘅諗法呢?

由 2019 年 6 月至今,由逃犯條例修例所引發一連串嘅事件,已經將過去多年政制不公義導致嘅問題(例如:警察濫權濫暴,視警例如無物、三權合作,香港政府以為假意釋出善意再武力鎮壓提出問題嘅人就能夠解決政治及社會問題、等等)展現於人前。如今遮醜布被撕開,睇到問題嘅人唔去怪責呢個壓迫人民嘅政權,反而去聲討因被壓迫而反抗嘅人,係絕對講唔過去。

最後我想以香港人嘅身分再次重申:
光復香港ㅤ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ㅤ缺一不可
寧作飛灰ㅤ不作浮塵

香港人 Jeff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